京城到北疆山高路远,待宋燎恩接到信时早已是过了端午。

  边疆流民日复一日,越发多了起来。

  起初为了安置流民尚且能放行入城,可如今流民已是成灾,边城内外皆是人,流民不稳,整个边城也是苦不堪言。

  宋燎恩坐在高位上,长指解下密信,信上不过寥寥几字,“天子□□,百姓流离,需续继后,早日准备。”

  他只扫了几眼,便将信随手扔进了灯炉中。

  火光明明灭灭,待纸化为灰烬之后,男人方才又面色如常,负手出了书房。

  _

  这几日无忧真真是有些累坏了,城内流民愈来愈多,本就是抛家舍业的可怜人,为寻得个活路来到边疆,老的老,小的小,衣不蔽体,瘦弱的着实可怜。

  城中有的富户瞧着不忍,于是就自发的组建起粥棚来施粥,虽算不上些好东西,但好歹也能救上一条人命。

  无忧自然也是加入了这行列里,打着宋大将军的名号,建设粥棚,蒸馍馍,每日里来往奔波在城外和府邸之间。本就是瘦削的人儿,眼瞧着这几日更是瘦上了一圈。

  今夜宋燎恩回到卧房时,恰瞧见小姑娘正歪在榻上,就着琉璃灯盏下的一丝光,垂首算着账簿,一个丫鬟蹲在榻旁,替她揉着那有些肿胀的小腿。

  她瘦肩如削,眉目似画,琉璃盏中透出的一点子光晕,像是将她拢在一片祥和之中,宛如浮沉万世中的一点子光,让迷途的人终是寻着了归途。

  宋燎恩站在珠帘外,眯眸看了许久才无声的挥退了婢女,自己蹲在了榻上替小姑娘捶捶腿,捏捏小脚。

  男人的力道自与女子不同,况且他手上又覆着一层薄茧,无忧未曾回头,便也知晓了那人是谁。

  “你忙完了?”她将账簿又翻了一页,轻轻柔柔的问着。

  “嗯,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垂首看着小姑娘因为有孕而稍许肿胀的小腿,忽觉心疼,“那粥棚你明日便不要去了,”

  “若是喜欢做这些善事,便就交给徐管事,打着自家名号即可。”那京城的贵人无非都是这样做的,他自小便看在眼里。

  岂料姑娘却是摇了摇头,她兀自坐起,笑着问道,“你可知我为何要亲自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