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济话语间略显郑重,他站屋子中央,紧握住重剑,似乎是蓄势代发,就那般等着宋燎恩的回应。

  而房内竟是陈静许久,只听得到狼毫行在宣纸上的细微簌簌声。

  无忧眉头微动,她不知这帝后大婚意味着什么,只那句回京倒是让她心下颤了一颤。大宝走时曾说过的话儿,不禁跃然于心底。

  “你不是不喜欢如今这身份?到时候我趁机带你去江南,去过你欢喜的自在日子。”

  去到京城,寻到大宝,她便又可以回了从前般自在的日子。

  姑娘心中这般想着,不禁也兴奋的暗抿住唇角。

  若说离开北疆最让她放心不下的便是陈庆,可如今陈庆已有了善雅陪在身边,二人算得良配,更是情投意合。他孤苦半生,余生终是有了可心人陪伴,那她这个妹妹也就不再担忧了。

  这唯一的不舍已无,余下的路她想为自己而活。她越想心下越是颤栗,一双腿更是都兴奋的打着颤。

  刚刚颜济说他们要回京城,这不就是个天赐的好机会?

  她心底默默盘算着,只面上不显。这男人太过精明,若想悄无声息的离开,她不能让他瞧出一丝丝的痕迹来。

  “若想行字流畅,下笔定要决绝。”

  “暖暖,你这手抖了。”宋燎恩挽着小姑娘的手落下最后一笔,锋发韵流的一个暖字跃然于纸上。

  手起笔落,字间极是犀利。

  “许…许是握久了笔杆,手上乏得很。”小姑娘愕然回神,她捏喏着樱唇,轻轻柔柔的说着。

  一双水杏眸若有似无般瞧过男人的脸,见他面上无异样,心下方才又稳妥。

  “将军,”无忧在男人怀中微挣了挣,方又红着张小脸儿说道,“忧娘身上乏了,想去小憩会儿。”

  她一张小脸红的好看,仿若朵盛开的芙蕖。

  宋燎恩抬眸看了眼颜济,这才又轻拍了拍小姑娘的手以做安抚,“去吧。”

  姑娘冲着二人微一福身,便就绕过了金丝楠木插屏,进了里间。只她躺在榻上却是未曾入睡,一颗心全被外间两人的话儿吸引了去。

  “皇帝续后定的是季永川的嫡女,那意思可想而知?”

  “你可有何安排?”

  宋燎恩不疾不徐,他长指缓绕过茶盏几圈,才又沉声问道,“那路引的事儿你办的如何了?”

  颜济顺势撩袍坐在了圈椅上,他侧眸望过金丝楠木插屏,却见宋燎恩一派淡然,仅是掀起玉盏浅酌着清茶。

  他眸光顿了顿,方才回到,“按照你的吩咐,已是换做精锐,拿路引进了京。”

  “怕是头两批人已经到了。”

  宋燎恩点点头,“就圣旨恐怕还有时日,让余下人抓紧入京。”

  二人对视一眼,自是心照不宣。

  自先皇后病逝,这后位已空置了许久。国不可一日无后,纵然如今这皇帝荒唐无道,可这母仪天下的位子同那背后的权势,也是各世家所乐此不疲的。

  如今这位子落在季首辅嫡女的身上,倒是不得不让人深思这背后的意思。

  谁不知当初太后还是个不得宠的宫妃时,传言同这位季首辅二人便有了首尾。

  太后母家势大,可她所生的皇四子却资质平平,生性胆小,偏又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在诸位皇子中都排不上名号。

  而先皇又极其忌惮太后身后的势力,恐外戚专权,这四皇子自然便不得宠。

  可架不住他有个强势聪慧的母亲,对外她暗中笼络诸位朝臣,对内又是暗箱操作,几年间皇后突发癔症病逝,太子又深陷巫蛊之中,就连先皇的病逝也不禁让人唏嘘,这身后到底多少真假。

  这世人只知,昔日佣兵两广的季都督以一己之力拥护四皇子登基,然这位极人臣,且正在壮年的季首辅,却在正妻死后并未续弦,膝下只有个滴亲的女儿,奉为掌上明珠,身份贵重自然不说。

  有那好事的,曾传言这位首辅千金生的眉眼极似太后。而这位季首辅,更是出入太后的寿康宫如若无人之境。

  且这只是人说,其中的端倪,自然不必深究。

  只让这首辅千金入宫为后,竟不知是谁人的主意。

  “旁的事无需担忧,只这北疆,”宋燎恩语气稍顿,“你我走后,倒是需要人来守得住。”

  接下的话儿宋燎恩倒是未曾再说了,无忧只知他与颜济一同又回了军营。

  这话儿虽说的云里雾里,小姑娘却是也听出来了,这男人竟私自佣兵入京!

  只她不愿去细想其中章节,她一早就只他非池中物,她自己倒是俗人一个,不想同谁一道鸡犬升天去。

  这天到底升到各处她不管,当下,她只想寻这个机会同男人一齐进京。只这机会要如何寻,话又要如何讲才不能被男人发觉,倒是要好好规划一番。

  当晚宋燎恩回府后,小姑娘也并未说什么,男人照例又是拥着她温存一番。

  此般过了几日,除了他同几位心腹常呆在书房议事外,倒也没什么不同。

  直至几天后,那圣旨果真传进了军营里。

  帝后大婚,普天同庆。宋燎恩又是被派往边疆后的首次回京,所要准备的东西自然也多。

  府中上下便也就忙碌起来,一路山高水远,采办购置更是无需多言。

  徐管事整日忙的脚不沾地,可这府里的忙碌,却与无忧所居的正院儿无关。

  整个院依旧是平平静静的,小姑娘每日里睡到日上三杆,用过膳食,便就去喂喂鱼,练练字,也不怎么出府了,只好好的在府里养着胎。

  眼前这距离启程的日子越来越近,红柳终是坐不住了。她整夜的睡不着,每日里搅着帕子胡思乱想。

  如今姑娘身孕已是四月有余,胎象稳固,按说赶路也不大碍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