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水关的汤泉不同于别处,它是从高山顶上一路留流下的,从山顶到山腹,是近百个天然形成的石英池。

  或是莹白色,或是粉紫,还有那淡暖色中带着些许晶莹的,放眼望去,整个汤泉山散发出耀眼的琉璃光泽,蒸蒸水汽,似梦如幻,宛若天宫离境,让人望之,不得不感叹于这世间的鬼斧神功。

  上山的路虽远倒并不算难行,两人一路行一路玩耍,到了汤泉时,恰正逢夕阳西斜。

  灼灼的暖阳此刻似卸去了一身戾气,与那翻涌的云儿缠做一团,夕阳散漫,天地间竟温柔的不像话。

  愈靠近汤泉,连空气似是都变得闷热潮湿上几分。

  马儿打着响鼻,蹄子刨着地面的草丛飒飒作响,大抵嫌这水汽是不耐往前走了。

  宋燎恩也就没有再勉强,他撩袍下马,又搂住小姑娘的纤腰轻轻将她抱下来。

  无忧本想自己走路的,可她垂眼瞧了瞧地上及腿深的草,便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草地这般深,殊不知有没有蛇虫鼠蚁,她自小最怕那起子东西,男人腿长手长,还是赖在他身上好了。

  她想着便就又抬手勾紧了男人的颈子,顺势将身子往上提了提,要咬咬这狗男人,莫要咬着她。

  宋燎恩虽不知这些小女儿家的心思,可怀中小姑娘香香软软的,这一动,女儿家的香气更是带着钩子般钻进了五脏六腑,如此贴着他,他不光心里高兴,连腿行更是雀跃了几分。

  宋燎恩不觉加快了步伐。

  原本还要半柱香的路程,仅仅用了多半盏茶的功夫,便就走到了。连无忧也不得不佩服这男人生的真是长腿长脚,步履如风。

  “宋燎恩,这里好黑,我看不太清楚。”

  宋燎恩将无忧缓缓放到一块平石上,她顺势坐了下来。

  夜幕四合,恰巧夕阳坠入了云层中,月儿交替间,抬手不见无指,四周一片漆黑。

  小姑娘轻轻捏着男人的衣角,侧耳去听那近在咫尺的泠泠水声,小巧的鼻子一动一动的,她闻到了那扑面而来的热气。

  她心下高兴,便伸出柔荑去扑,却得了一场空,这儿太黑了,什么也看不到。

  “宋燎恩?”

  “嗯,”男人声音略带上些沙哑,他抬手轻抚了抚小姑娘的发,似是安慰道,“在等等。”

  等什么?无忧不知这儿有什么好等的。只男人执意,她知这人总归又不会害了她。

  连日舟车劳顿,如此听听潺潺流水倒是也惬意,等那便等吧。

  只小姑娘还是有些怕黑,她将小脚收回来放到了石面上,又换了个姿势,整个上身轻轻偎着紧窄的腰身。

  水声潺潺,薄雾漫漫,日月交替间,当朗朗星子破过云层,如水的月光便也洒在了天地间。

  汤泉终是掀开了它的面纱,霜色石英竟在月光下翻起粼粼光斑,比漫天的星子还要亮,还要美上几分,一时竟像入了仙境。

  小姑娘的一双水眸忽因太过惊喜而睁得圆圆的,她丹唇缠动,望着那遍洒在汤间的粼粼星子,竟是看痴了去。

  好看,真的是好看,比师傅讲给她的瑶琳仙境还要好看。

  “下去试试看?”宋燎恩薄唇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他垂首望着无忧,声音中又是带上些不同往常的暗哑。

  无忧点点头,适才收回目光,她双手轻按在石头上,一用力便稳稳站在了地上。

  许是靠近了池边的缘故,这处的草并不算深,将将只没过绣鞋。

  小姑娘踏过草地,各式野花在烟纱裙裾间留下了缕缕幽香。

  大抵姑娘家生来都是美好的,不论几许,骨子里长着的柔情浪漫,纵然是被这浮世蒙上了灰尘,可仍旧磨不灭它淬出的花。

  一碰即绽。

  无忧瞧着这一汪汤泉笑弯了眼,俨然是忘了身后还有个男人。

  她脱下绣鞋,依坐在岸旁一双玉足一点一点的拨着水花儿。

  玩的高兴了免不得弯起唇儿来咯咯的笑。

  月光如水,为她欺霜赛雪肌肤渡上了一层荧光,本就生的冰肌玉骨的小美人儿,在朗朗明月下更是娇柔了几分。

  宋燎恩站在不远处眯眼望着小姑娘,他喉结滚动,小腹更似是生了团火,灼的他简直要炸开了。

  从前对这事儿他自认极是持重,也从未对女子生过什么旖旎心思。

  如他这路的人,男女之事,左不过多的是为权为钱,贪权好色,权货两益。或是送些姬妾讨得主事人欢心,又或是娶个正妻,世家结得姻亲,保的是家族利益。

  看的透彻了,也没得甚意思。

  宋燎恩从未想过这本该是棋子的小姑娘,却傻乎乎的一头撞进了他的心底。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