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过一夜的风,北疆便就真算入了冬

  无忧轻手挑开帘帐,刚刚梳洗过后的莹润小脸似乎还挂着一层水汽,被这刺骨的疆风一吹,便如冰锥般划破单薄棉衣下的娇嫩肌肤,似是刀刮着,引起了一**的寒颤,这天儿还真是冷,

  她轻声哈出阵阵白气,伸出一双手环着那略显瘦削的双肩,低头快步在路上走着

  “忧娘,”男子暗哑的声音传来,

  无忧抬起被冻的略微泛红的小脸,循声望去,见宋燎恩身骑白马立在不远处,披着墨狐裘袍,满头青丝被一根玉簪一丝不苟的束起,面容温雅,笑若清风般望向她。

  这谪仙在白日看着还真是养眼的很,无忧眯笑起清澈的杏眼,两三步跑到了宋燎恩的面前,扬起头声音轻快的问道“将军,你这是要去哪?”

  宋燎恩嘴角轻扬,低头瞧着面前欢快的女子,仅穿了身样式简单的棉布衣裙,外套了件妃色绣合欢花的普通大氅,耳垂在疆风中被冻的都微微泛着红,好似待入狼口的小白羊,一脸的纯真,冒着傻气。

  温柔的说道,“陈校尉去巡疆了,今日我送你回城。”‘

  往日不是大哥随便叫个士兵就行了吗,今日怎么这谪仙将军亲自来送?无忧心里思忖,暗暗泛着嘀咕

  她转了转眼珠,“将军营中无事吗?”

  宋燎恩声音略微低沉,于马背上向无忧伸出一张手,道,“无事,恰好,我也是有些事要与你讲,天冷路滑,你与我共乘一骑如何?”

  无忧望着谪仙伸出的手,那掌面上覆着一曾薄茧,看起来宽厚有力,她眸光微亮着,这京城来的大将军果然不一般,上来就是共乘一骑大方的很,哪里像北疆的那些小相公摸摸脸就跑的不见了踪影,一群小气猴子。

  她弯了弯眸子,望着这送上门来的小相公柔声道:“忧娘怕冷,可以坐在将军身后吗?”

  她又不是傻的,坐在身前要吹着呼呼的北风,这坐在身后没有风又能摸摸小手小腰的多好啊

  宋燎恩眼光微深,唇边的梨涡渐露,“好。”

  无忧甜甜的报以宋燎恩一笑,覆着宋燎恩的掌心爬上马背。

  平日里见到小相公都是斗斗嘴摸摸小脸而已,这还是第一次与陌生男人同骑,她纂了纂藏在氅内的小手,怎么突然有些紧张了呢。

  “抓稳一些,莫要跌下去。”宋燎恩轻夹马腹,大宛马便扬起四蹄奔驰起来。

  无忧伸出双手穿过裘袍环着宋燎恩的腰身,狐毛轻抚过眉眼,细密的触感搔过面颊,她侧过脸半靠着宋燎恩的脊背,那淡雅的檀香瞬时萦绕于鼻间,抽动鼻翼轻嗅,这香味和昨日榻上的味道是一样的,好生奇怪,居然令她感到了久违的心安。

  疆风迎面吹来,无忧闭了双眼,将脸颊隐没在细软的狐裘间,奔驰的马蹄音伴着呼啸的风声在耳边猎猎响着,无忧轻喘着气,湿濡的气息透过裘衣喷扑在男人的脊背,胸腔内似乎是揣了只小鹿般狂跳不止,

  她攥紧了手掌,她想这军营真不是个好去处,只去了一夜她貌似就病了,这心窝跳动的好生厉害,脸颊也是燥热的很,这病来的好突然,也不知道重不重,回了城定要去医馆好好瞧瞧,她的小相公还没买到,莫要像师傅一样红颜早逝了才好。

  宋燎恩腰背挺立,手握缰绳纵着□□的马儿,他眼角微垂,瞥着环在腰身上那一双愈加收紧的小手,薄唇轻轻勾起,这颜济平日里聒噪的很但有一事却说的对,他宋燎恩这芝兰玉树的面皮倒是极为好用。

  疆风渐起,放眼望去荒芜的官道上一片清冷,大宛马飞动着蹄脚呼啸而过,惊动了那稀疏几个匆行在路上的百姓,扬起了片片积雪,几个行人嗔怒的拍着身上的落雪,抬头望着那早已远去的大马,一骑两人,是一对男女,除了这嚣张惹人的做派,远远望去那男女似乎还是登对的很

  一只通体玄黑的寒鸦落在了院内那棵高大的合欢上,它站在干枝上抖了抖羽毛来回跳动着,似乎也受不得这冬日的寒气般呱呱呱的大叫起来

  “去去,别在这叫”大宝推开了厨房门,厉声驱赶那聒噪的寒鸦,

  “晦气的很”他扬手揉着冷的发红的鼻头,低声喃喃着。

  赶走了寒鸦,大宝抬眼扫了一圈院子,干干净净的,似乎该干的活儿都干完了。今儿他一大早儿便赶过来了,先是开了酒肆的门查过帐后,又喂了老黄牛,烧了主屋的炕和那暖室的火墙,这一顿忙活下来,他估计也都快晌午了。

  大宝眯眼望了望那渐正的日头,心里不尽泛起了嘀咕。往日里这个时辰忧娘早就回来了,今日是怎么了,都已经这个时候了,按说有陈大哥在营中,忧娘应该是不会有事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