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又平静如初的过了两日,随着京城落过了一场缠绵的夏雨,院中的合欢林也渐渐生出点点花意。

  乔木如冠,玉蕊含珠,偶有早开的几朵合欢夹杂其中,状如烟粉色云雾,极是温柔入眼。

  今日朝中休沐,本有几位同僚递了拜帖来,宋燎恩辰时与其见了一面,也就草草了事。

  他本就不欲贪欢,且又不在京多时,文官间番百无聊赖的场合也就是能推便推。间曲水流觞,攀庸附雅之事,陪同也便也就落在了端亲王身上。

  昨日落了雨,鹅卵石路上因着些许不平,还尚有些积水。

  宋燎恩负手进了合欢院,石青缎靴踏过鹅卵小径,四溅的水珠稍稍落在了他的靴面上。

  他住了脚,垂首看着那为数不多的小水洼。

  一旁正在洒扫的婢女忙供起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待看到那水洼伴着湿滑鹅卵石路时,面上惊惧,“世子,奴婢这就叫人将石路好好洒扫一遍。”

  宋燎恩微一颔首,才又抬步进了院子。

  刚跨过玉槛,便瞧见无忧正从摞了半人厚宣纸的书案上起身,她抬手丢开写炸了毛尖儿的狼毫,伸出细腕,边对身侧侍候的红柳道,“快给我揉揉,这折煞人的事儿终于算是写成了倘或再闷上几日,我真真是要疯。”

  红柳掩唇轻笑,她弯下腰,轻轻替无忧揉着手腕“莫说夫人,就连奴婢在咱们北疆府里呆惯了,这一朝回了京城,也觉着束缚的很。”

  “啧~对吧?”姑娘随声复着,待手腕的酸痛稍缓和了些,她忽而又似想起了什么,一双眸子水灵灵的问道,“大宝那儿,有回话吗?”

  一提到这儿,红柳又垂首摇了摇头,夫人交代的事儿她没有办好,竟是还没有联系上谢公子。

  无忧眨眨眼,这已经是第四回了。

  自打被罚在了院子,她虽出不去,但每日里总会让红柳去朱雀街上瞧瞧,可偏偏每次见着的却只是铺里的伙计。即便是她留下书信,这些时日过去了,却也没得到过大宝的回应。竟不知他在忙些什么。

  见红柳面露难色,无忧回过神,忙拍了拍她的肩安抚道,“没事儿的,明日你我一同再出去看看。”

  “哦?要去做些什么?”宋燎恩阔步绕过镂空黄梨插屏,一阵珠帘声音响过,身长如玉的男人便来到无忧面前。

  他一撩袍坐到了圈椅上,抬手接过了被红柳轻揉着的细腕,放在掌心中慢慢散些。

  红柳见了忙垂下头,回身将书案前一叠叠宣纸收好,又福身行礼,便抱着宣纸走出了内室。

  又是一阵玲玲的珠帘响声,内室里便只余下相对而视的两人。

  宋燎恩未在言语,只细致的揉捏起姑娘的手腕。他手上生着薄茧,力气又极是刁钻,不出几下,竟是将他白皙的手腕捏便红了几分。

  “疼的!”无忧一朝吃痛忙抽回手,她将细腕放在唇边轻轻呼着,含水杏眸觑着宋燎恩。

  这男人真是讨厌。

  而姑娘如此娇嗔的模样,反倒让男人不住提了提唇角,心情大好。

  他依旧是未曾言语,只一仰身,双手覆头,多半个身子惬意的窝进了圈椅里。

  无忧垂眸看着他,真是想一脚将他踢翻,什么狗男人啊,讨厌死了。

  她嘟起唇角轻轻吹着,试图缓和腕间的酸痛,心里更是暗暗将这摊在圈椅中的男人骂了千百遍。

  可吹着吹着,待那阵酥麻劲儿过后,她忽然发现,那因为执笔而酸痛的手腕儿,竟完全好了。

  她面上略带惊讶着,将手腕从新翻了个花,当真是一点都不痛了。

  “这…”无忧眼神炯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那人。

  却得了宋燎恩一记轻嗤,他一抬手将站在半臂外的人又拥进了怀中,枕着她瘦削的薄肩,轻笑道,“想出府去玩?”

  这为她医治手腕的事倒是未提。

  无忧忙别过头,温热的呼吸几乎喷扑到他的面上,她望着男人深如刀刻的半张脸,忙点点头。

  她是想出去,

  她的呼吸扑到面上略有些痒,无忧不用香,却自有着让人舒适安心的味道,就像是在日头下晒足光的锦被,深吸一口,让人及是心安。

  宋燎恩将头埋在她的颈间,又是一笑,“今日倒是休沐。”

  他只说了一句便又不讲了。

  这人就是这样,有时冰冷的近乎不近人情,他越是笑,却越是危险。

  有时又热情的让她想起了北疆长街上她喂养的那只大黄,成日里摇这个尾巴,你走过去,它还定要舔一舔你的手,瞧瞧是不是带了什么好吃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