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内,封后大典浩浩荡荡持续了一整日。因着是娶的当朝首辅之女,声势也就格外隆重几分。

  夜幕四合,天色蒋蒋暗沉时,宫里便点起了宫灯。灯光骤然,将整个皇宫照的恍如白昼。

  封后大典结束后,皇帝发令大赦天下,宫内文武百官更是大摆宴席。整个夜里,皇宫禁地到处都是一片喜气洋洋。季首辅被百官围在中央推杯换盏的恭维着,身为一品武将的宋燎恩自是也要上前。

  他手端玉盏,遥遥对着季首辅举了举杯,满面笑意,“恭喜首辅大人,”

  “不,应该是季国丈。”

  这话说的面上虽是恭敬,可圣上娶季首辅之女所谓何意,谁也不知?

  若非没有个太后在其中周旋,今日这婚事,定当不能善了。偏他季长青是辅佐朝政的权臣,却也是太后的裙下之臣。

  今日这事,便只能善了。

  季长青受了一夜的恭维,他眸色沉沉,可面上依旧是儒雅,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他举起杯盏浅琢了口,算是应下。

  两人面上皆是挂着笑,眼底更是带着沉沉杀意。待等转过身时,二人脸上的笑自是冷了下来。

  宋燎恩快步回到桌前坐下,他端起茶盏假意品着。灯晕下,一个宦官装扮的冲他点点头,他半片身影隐在阴暗里,让人看不清晰。

  宋燎恩面色这才稍缓了些,他暗下摆了个手势。那宦官见了,又点点头,转身便消失在人群中。

  此时宫宴已是到了鼎沸,大片烟火呼啸着直冲云霄。宫中人,上至百官下到奴才,无不丢了酒盏,探头拍手,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奢侈美景。

  而宫墙外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当烟火炸裂声在高空响起时,张副将早已是换上一身玄衣,他紧握住腰间重剑,行色匆匆,直奔合欢院而来。等进了院门,一眼便瞧见了早已等在廊下的主仆二人。

  张副将匆匆行礼,“夫人,将军命末将前来护送夫人。”

  此番早已是男人吩咐下的,无忧并没感到多少惊异,她点点头。张副将忙上前接过红柳手中的包袱,他在前领着主仆二人往院外行去。

  晨日里还热闹的端亲王府此时早已是一片混乱,奴仆们各自收拾规整的东西,相拥着各家主子上了马车。

  红柳见状忙将披风拉了拉,遮挡住自家主子的身影。她们二人跟在张副将身后走着,等走过了垂花门时,不巧碰见了曾有过几次交集的云姨娘。

  许是乱了心神又无处可去,云新娘正大呼小叫着不出王府,要等着王爷回来。

  她身旁的老麽麽劝了劝了,云姨娘依旧一副命死不走的样子。

  无忧稍停了步,她知道宋燎恩所做之事,无论成功与否,端亲王府接下来面临的可能就是一场灭顶的屠戮。

  “云姨娘。”她掀开披风,漏出了半张粉面,“要是不想给王爷添麻烦,你就快些走。”

  能救人一命便是善事,可冥顽不灵,便是谁也救不了。

  王府人多眼杂,话不能说的太过明白。无忧抚了抚隆起的小腹,眼神坚定,复又抬步,匆匆同张副将向外行去。

  端亲王府朱门打开,一辆俩奢华马车不短驶出,分不清里面坐的到底是主还是仆,好在借着普天同乐的掩饰,这面的动静还全部得惊人。

  张副将并未从正门而出,相反,他将主仆二人带到了后罩房小侧门外。

  门外停着的马车也不过是最简洁的样式,要搁平日里,花上二十个铜板就能租上一辆。

  红柳接过包袱,她望着这寒酸的样式,眉头不禁皱了皱。

  她轻扶着无忧上了车,等主仆二人坐定后,张副将也翻身上了车辕。他将斗笠带好,仔细隐去了面容,继而一扬马鞭,马车便向朱雀长街行去。

  马车很小,自然也放不得其他奢华的摆件。好在已将两侧长椅去了,又仔细铺了几层厚实被褥,人坐在上面倒是也不觉得颠簸。

  红柳见状舒展开眉头,她将姑娘仔细安顿好,又取了一旁的毯子盖在她身上,“夫人饿不饿?奴婢带了您最喜爱的点心。”边说,边从角落里寻来了茶壶,倒上盏温茶送到姑娘手边,

  “夫人多少用些?”

  无忧点点头,她接过茶盏先是润了润喉咙,又拿起荷花酥小口小口用着。

  见主子胃口尚好,红柳这才又放下心来。

  马车里点着油灯,小小一盏,豆大点的光晕,视野堪堪才能看清。红柳就着那点子光,指尖飞动,忙把剩下的点心从新包起来。

  她怀抱着包裹往无忧身侧蹭了蹭,等感受到她温润的体温时,方才微舒了口气。

  今儿个王府的混乱场景儿,真是把她吓到了,直到现在,她的两条腿儿还打着颤儿呢。

  “夫人,”红柳小声问着,“您说庄子离的远吗?”

  “今儿个主子们都进宫了,也不知道将军那里如何了?”她忙又摇了摇头,“这街上乱哄哄的,也不知能不能出了城,”

  “奴婢怕...”

  忽而天际中传来一记烟火炸裂声,红柳一个哆嗦,忽然就红了眼眶,她一把抓起无忧的手,闷着鼻子道,“不管怎样,奴婢都要跟在夫人身边,护着夫人与小主子。”

  车帘被挑来一条缝隙,只见张副将探过半张身子,他将车内的两个人影挡住,压低着嗓子闷声说道,“夫人,咱们要出城了。”

  “外面人多眼杂,恐生有变,还是先将灯熄了吧。”

  无忧点点头,当车帘关上后,整个车厢便陷入了一片的沉寂。

  车外人声鼎沸,一片乱糟糟的,而车内,却是能听到两人紧张的心跳声。

  主仆二人想对无话,无忧攥了攥掌心的薄汗,抬臂将抖成一团的红柳拥进了怀里。她紧密唇瓣,望着那虽着马车而一动一动的车帘,心中也在默默祈祷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