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盆中熹微的暖光传进牢室,令这逼仄的牢狱内也有些稍许的暖意。无忧左手捧着缺了口的粗瓷碗,右手又拿个放了不知多久已经长出青毛的黑黄杂面馒头,她抬眼瞧看破碗里半勺清汤似的粥,数数米粒,估计还没超过十颗。她砸吧砸吧嘴,这比她当年流落街头还要可怜,那青毛馒头都酸臭了,这要吃下去恐怕是等不到断头就要活活被毒死吧。

  肚中传来雷鸣般的叫响,从昨日正午到现在滴水未进更别提饭食了,她好饿啊,此时若是给她一头牛都能吃的下,更别提那点不够塞牙缝的粥汤。

  无忧放下手中的青毛馒头,她深出几口气平复下肚中的饥饿带来的躁意,脸上换上个明媚的笑,冲那分发饭食的牢头轻声喊道:“狱卒大哥,忧娘和你讲个事成不成?”

  牢头闻言转过身,隔着老远放下手中的粥桶,蹙紧眉毛不耐烦的粗声说:“啥事,快讲,没看到我在忙。”

  无忧倒也不介意他的不耐,笑嘻嘻的将破碗从空隙中伸出来,“大哥,我这饿了一天了,你再给我捞一勺稠点的粥成不成?”

  牢头嘿嘿一乐露出满嘴黄牙,他踱步到监栏旁,打量起无忧,浊黄的眼,色眯眯道:“想吃稠的也成,拿银子来换。”

  无忧被牢头喷出的浊气熏的翻个白眼,她后退一步强掩住面上的不适,轻声说:“我此刻身上没银钱,待出去了再给您送来成不成?”

  无忧的神情落入牢头的眼中令他心生不悦,没银子还想吃饭,拿他寻乐子呢

  他张着鼠目,当即往粥碗里呸了一口:“不识好歹的泼妇,你还想活着出这监牢?实话和你讲吧,今儿一早,上头就传过话来,你这案子堂审都不用,明日午时三刻准时问斩。”他顿了顿,似是不解气般,又抬脚伸进监栏中,碾碎枯草上放着的青毛馒头,咧嘴一笑:“好好吃吧,断头前的最后一顿饭,黄泉路上莫要做饿死鬼。”

  无忧身形一怔,手中的碗打翻在地,滚烫的粥汤溅落在狱卒的靴面,她顾不得牢头的羞辱,双手扒在栏杆上,高声问:“你这话是何意?仵作未验,堂审未开,凭什么就定我的罪?”

  粥汤过于滚热,烫的牢头蹦脚高跳,他拿起桶中的铁勺气急败坏狠命砸向无忧软嫩的双指,“不知死活的蹄子,你信不信爷现在就打死你?”

  “砰”,铁器的碰撞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没有预想中的痛苦,无忧睁开紧闭的双眼瞧向贴护在自己指面上还在打着颤儿的重剑,那牢头竟然下如此狠手,倘若真的打在手上,这指头怕是会废了。她心绪烦乱,张张口,却是没有说出话。

  “滚。”身着玄色卫服的男子收回重剑,一声怒吼。

  狱头搓搓被阵麻的手腕,撇嘴哼道:“詹青你瞎吼什么?一个死囚而已,至于你动这么大肝火。”

  被唤做詹青的侍卫冷眼从怀里摸出一块令牌,甩手仍到狱头怀里。这狱头仗着个郡守宠妾大哥的身份,平日里在牢狱中横行霸道,专欺辱一切平头妇孺,獐头鼠辈,詹青觉着同这种人多讲一句话都是在浪费唇舌。他眼皮都没有抬,冷声道:“郡守有令,所有人想活命就闭嘴。”

  狱头讪讪的拿起怀中令牌,对着光细细察看了一圈,心下暗声埋汰,甚的郡守,还不是被他家妹子枕头风一吹就美的找不到北。他不情不愿着将令牌塞入袖口,弯腰捡起地上的铁勺,目光扫过靴面上的粥汤时,又暗唾两口晦气,这个詹青甚是无礼,哪日定要让妹子好好挑唆郡守打他个二十大板。狱头提起粥桶,狠命瞪着詹青一眼,转身冲旁余的狱卒们招招手,几瞬功夫便都跑了个没影。

  詹青扫看过牢狱确定没人后,这才提剑将监牢的铁链斩破,他阔步迈进阴暗窄小的监房,望着小小一团甚是单薄的身影沉声道:“姑娘莫怕,我是奉命来救你的。”

  无忧湿颥着眸子,经过牢头的一场闹剧,刚刚的惧意已被压制过半,她目色沉静,看向面前的男人。浓眉方脸,谈不上俊美却甚是魁梧,久未占水的嗓音略显沙哑:“公子是陈庆派来的人吗?”她握紧双手,指尖深陷入掌心,刺出些许血迹却浑然不知痛楚,若是大宝寻着了大哥,这事或许还有个变法,能来救她的人,怕只有那两个了吧。

  詹青面容刚毅,正声道:“上头派下的命令,姑娘还是莫要再问了。要想活命,按着我说的做就是。”他伸手将一个包袱递给无忧,“还请姑娘将身上所穿之物都替换下来,”他微低下头,又道:“珠钗首饰,所有细节之物也一并都不能留用了。”

  无忧接过包袱,詹青点头示意,侧过身大步跨出狱门,背身而站,将这一小方天地留给狱中人。

  来人虽未表明身份,但此时自己已是身陷囹圄,那碧若死的颇为蹊跷,如若真如狱头所言,未审就判,那她岂不是要当个冤死鬼?思及至此,无忧定下心神,事态如何只能自己先出了监牢再说。

  她蹲身将包袱打开,里面是成套的女子衣衫,襦裙,绣鞋,大氅甚至连簪钗也一样俱全。无忧背过身手脚麻利着将衣衫穿戴整齐,只是待换下绣鞋时却偏偏犯起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