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了一夜还未停

  清早儿,无忧半瞌着眼推开房门,寒风便一股脑儿的卷着雪花从半开的门板中钻了进来,清冷冰凉的风,透过棉布制成的单薄寝衣扑到了肌肤上,冷的无忧打了一个激灵,清晨里仅剩下的一丁点朦胧睡意瞬间也不见了。

  “真冷啊。”无忧双手环着肩上下错动着喃喃道,抬脚,进了东侧的小厨房。

  这是一个临街的套院,门面开着酒肆,后院便是无忧的住处。

  院落不大,统共三间屋子。主屋住人,左侧厢房在冬日里连天的烧着火墙,地上铺一层厚土,种着冬日里难得的绿菜,右侧是间不大的厨房。

  院内种着棵合欢树,这个时节,树上的叶子早就没了,光秃秃的树枝上积着厚厚的一层雪,北风一吹,雪噗噗拉拉的落了满地。余下的雪花也颇为淘气,借着风力,吹进了院子西角儿老黄牛的窝棚里,老黄牛抬眼瞧瞧,往里稍稍挪了挪,大约也是嫌天冷,不愿意动,又睡过去了。

  厨房里

  灶里的炭还有着余温,无忧蹲下来鼓起腮帮,大力的吹上两口气,又填上了些柴,火便燃起来了。打水,洗漱,动作爽快麻利,一气呵成。

  她伸手从碗柜中拿起昨日煮肉留下的肉汤,下了一碗面。汤汁浓白,面条均匀,再切上几片卤肉,撒上一把翠绿的小葱花,顿时整个厨房变得喷香扑鼻。

  无忧双手捧着面碗,快步回了房中,坐在热坑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每年落初雪的日子,无忧不去沽酒也不去掌勺,都会早早的起来为自己煮上那么一大碗长寿面,边吃着长寿面边缅怀她那英年早逝的便宜师父。

  无忧是个孤女,小时长在市井里,自然也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吃着百家饭长到了三四岁的样子,被初来北疆的苏念捡了回来。用苏念的话讲就是小小一颗豆芽菜一样,细胳膊细腿顶着颗大脑袋,她不捡回来,恐一阵风就吹到了城外的戈壁滩上去。

  总之,无忧就是在那个时候和苏念回了家,苏念说既然初雪相遇,那每年落初雪的日子便定为无忧的生辰,就这样简单草率的,无忧有了生辰,有了师父,也有了家。虽然吧,这个师父也不咋靠谱,无忧三四岁时让她捶腿捏背,七八岁时命她洗衣煮饭,终于等到她长大了,以为可以反抗苏念的时候,没想苏念又变了个法子,不做内务了,开始带着她溜街逛巷的寻找俊俏小相公。每每寻到了,苏念也不动,都是命无忧上前深刻的“关怀”下小相公,

  “这位小相公,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这位小相公,你怎生的如此俊俏呀?”

  “小相公,你这面皮生的好白这手摸起来更是滑溜溜的,忧娘好喜欢。”

  “小相公来让忧娘亲一亲”“哎哎哎,小相公讲的好生生的,你怎地走了。。。”

  在苏念引以为傲的教导下,年仅十岁的无忧,便有了个于这边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称号“女登徒子”。

  无忧又大口吸了箸面,她想着,师父应该是爱她的,毕竟师父就是那个样子,一日为师终身为母,她像师父也不为过。况且师父虽去了,也留了这个家当给她还教了她通身的本事,对,师父一定是爱极了她的,无忧嚼着嘴巴里的面更加确信了。

  其实这个苏念也算是个奇女子。十几年前独身闯来这北疆,当厨子,开酒肆,养孩子,行起事来那叫一个风风火火,又是美娇娘一位。单说这边城,突然多了位娇花似的美人那有多少富户,军户惦念着,就连着守疆的郡守大人也硬是想一台小轿抬了去做贵妾。怎成想苏念刚烈的很,一把酒壶敲破了郡守大人的狗头,破口大骂:“老娘来这北疆不是做妾的,此次敲破你的狗头为戒,孟浪之辈,再敢如此,下次就断了你的狗腿!”

  天高皇帝远,更何况这当官的皆不肯贵足踏贱地的北疆,郡守在这北疆就如同土皇帝般的存在,此等大亏何时吃过。定是心有不甘。软的不行来硬的,在这边关,环境恶劣,常有突厥来犯,男子为生尚且困难,何况她区区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纳进府里,抬个贵妾给她,锦衣玉食的,哪个女子不会为此所动?如此这般想着,反复了大半年,直至苏念的一柄短剑生生的抵在了郡守的喉管上险些被要了命,他才明白苏念这等女子,就像是疆外赤壁上的野马,虽俊美,却不是他能驯服的,慢慢也就熄了心思。

  而后的几年,大野马带着小野马,平时拿酒掌勺,闲时调戏良男,给这略显寂寥的边城,倒也是填了诸多乐趣,只是可怜了那长的稍俊俏的后生们,每每见了那个小的,没有哪个不拔腿就跑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