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如水,无忧躺在雕花木榻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睡,身下的锦被过于丝滑,触手绵软,让她有一种不真实的虚浮感。她翻转过身,望向室内夜明珠发出的淡雅柔光,呼出口浊气。

  半眯在脚榻上的红柳闻声睁开了眼,她轻手挑开烟纱床幔,床上人肤白盛雪,一双杏眸宛若初生婴孩般清澈单纯,全然不似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她俯身依在榻旁,“夫人,夜深了,睡不着吗?”

  无忧眸色微闪,她坐起身子。

  屋外疆风呼啸,可室内却宛若春日一般,终日里燃着银炭,一点也不冷。红柳上前将锦被小心翼翼的披拂到无忧身上,她虽不知无忧的来历,可将军吩咐好好照料之人,她心细做就是了,终归是错不了的。

  无忧弯眸一笑,将红柳拉坐在身侧,“你不要忙活了,我不冷。”

  红柳点点头,声音格外温柔,“夫人是有心事吗?”

  无忧秀眉轻蹙,过往十七年中都不曾有今日这般忧愁,她抬起湿颥的眸子看向红柳问道,“你伺候在将军身旁多久了?”

  红柳道:“前几日才被将军带进府里,奴婢是官婢,家中老爷落难,奴婢也被从京师发配北疆。”

  无忧点点头,犹豫着问,“红柳,你在京师时可曾听说过大将军?他,他家中应是娶妻了的。”她伸出指尖双双戳动着,有些烦躁。

  大宝曾提起过谪仙,讲他已是有妻有子。谪仙纵然是好的,相貌俊俏,身份贵重,又于她有救命之恩。可为人侍妾确是无忧从未想过的事,况师父去时的惨状与教诲她早已铭记于心。但是自由肆意,误入世家,这两样东西从明日起,也均会离她愈加遥远,毕竟明日无忧就要消失于这个世上,余下的仅是苏姑娘而已。

  无忧轻咬住樱唇,她头疼的紧。自己这是什么命啊,非要逞一时之能做什么?这下好了吧,与人为妾,还是那样出身的男人,怕不是这辈子都要夹着尾巴过日子了。她好想抽自己一巴掌,让你手欠,让你整天惹祸。

  红柳看出无忧一脸的郁色,她上前抓住无忧的双手,轻声安抚,“奴婢之前虽未伺候过将军,可也是曾听人讲过,将军是重情重义之人,京中仅有一位正妻,大夫人是宰相滴亲的孙女,是个端庄贤淑的性子。夫人莫怕,将军待您非比寻常,抬您做贵妾,您”

  她望向一脸纯真之态的无忧,语气稍顿,转瞬又面容带笑道,“您只要安心侍候好将军,来日生下一男半女,这辈子也定然能安稳无忧。”

  无忧眸光暗淡,扯出一抹僵笑。她又不傻,这高宅大院如若真的那么简单,她的师父苏念也不会只身远走边疆落了个那样的死法。与人为妾,怕是一辈子要备受磋磨吧。

  罢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重要之事是要抱紧谪仙这根大腿好好活下去,其他的事儿以后再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实在不成,她也学师父一走了之,海阔天空,她又有酿酒早饭的手艺,终归是饿不死的。

  无忧暗戳戳的想着,心中郁结也终算将将放下,她松开红柳的双手,往榻里滚去,将整个身子蜷缩进被中,小小的一团。

  红柳摇头笑笑,还是个孩子心性儿。她上前替无忧将被角揶好,俏声落下床幔,也浅浅睡去。

  时值初冬,风雪频繁之季,一夜疆风,竟洋洋洒洒带来了边疆第二场大雪。

  昨夜心绪不宁睡得颇晚,无忧醒来时已至辰时。她睁开双眼看着满榻的丝帛,才想起从今日起她便只能是苏姑娘,将军府的二夫人了。无忧伸出双手揉搓面颊为自己打气,不管怎么样,要好好活下去呀

  无忧翻身下榻,走到桌前倒杯茶润润喉咙,水是冷的,晨间还未来得及换。

  红柳听到室内的动静,端着洗漱的脸盆,笑盈盈的走进来,“夫人,外面落了好大的雪,足足有到小腿呢。”京中虽也下雪,但极少像北疆这般大,红柳觉着惊奇。

  “才初冬,隆冬时会落得更大些。”无忧弯动起眉眼,状似月牙。

  夫人没有了昨日的颓疲,眉眼似乎更娇柔了些。

  红柳眼中带笑,将脸盆放在架上,搅了帕子细细为无忧擦着脸:“夫人今日心情似乎不错。”

  无忧轻按住红柳的手,接过帕子自己梳洗起来,她自己洒脱惯了,不习惯身边有人伺候。

  “将军救下我的命,能活着当然要好好的活。”

  她放下手中锦帕,“将军呢?”

  红柳道:“将军天还未亮便去军中了,还留下话儿要奴婢好好照料夫人。”她转转眼珠,将军的原话可不是这样讲的,他说要她随身看好夫人,今儿街上乱,莫要让她摸出去惹乱子。若让夫人摸了出去,那她这个贴身婢女也不要当了。红柳忆起宋燎恩讲话时那冷若冰霜的脸,小腿止不住的发颤,那样芝兰玉树的一张面皮,却莫名让人怕的紧。

  “哦,”无忧点点头,“红柳姐姐,我今儿能出去吗?”大宝那里不知什么情况,也不知道青苗有没有被吓到,还有那替身死囚,她心里总归是有些歉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