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至微晨,残月未落,晨曦中,点点露光自天际刺破云边,将大地染上层层鱼肚白。

  北风愈劲,搅动着院中秋千起起落落,新绳与老木相拥,发出断断续续的声响,吱吱呀呀,在初晨中倒是极为醒耳。

  天色将亮未亮,正值一天中最冷的时候。

  无忧伸出手,将锦被向上拉了拉,遮住半张面颊,如碟的长睫轻颤了几下,碟羽之下是一双幼鹿似的眸子。

  她无声扫过桌旁的炭盆,红彤彤一片,燃得旺极了,可她依旧是冷,锦褥上一阵冰凉,身下的雕花床榻远不如小院儿中的火炕睡得踏实暖和,她是被冻醒的。

  无忧将脚下早已冷掉的汤婆子踢出被窝,她把身子往进被中缩了缩,换了个舒适的姿势,眯起眼睛回想刚刚所做的梦。

  近些日子奇怪的很,一向好眠的她,自打进了将军府后,这都是第二次梦到师父苏念了。

  梦中似是洞房花烛夜,苏念身披朱红嫁衣端坐在拔步床上,室内烛火氤氲,赤纱轻扬,圆桌上还整齐放着红枣,花生,桂圆,栗子等吉祥物,大红喜字摆在合欢锦被之上,一派喜色,更有几个丫鬟婆子上前说着恭喜的话儿,远远看上去,热热闹闹的,走进,却又听不太真切。

  不多时,房门被一脚踹开,身穿喜袍的高壮男子步履踉跄着跨进室内,一下扑在了苏念怀中,他拿起苏念青葱似的指尖放在唇边细细亲吻着,动作轻柔的像是对待一件易碎的陶土娃娃。

  烛光微动,将男人的身形隐在暗处,模模糊糊一片,看不清面容,只余苏念满含春意的笑眼,像是戈壁滩外最亮的繁星一般,让人挪不开眼。

  无忧拍拍脑门儿,自己这颗脑袋一天天光怪陆离的很,竟然做一些奇怪的梦。

  天色尚早,她反转个身,寻了个舒适的姿势,又睡过去了。

  当她再次醒来时早已是日上三竿。

  往日里清净的小院今儿倒是出奇热闹,

  “慢着点,莫要吵到夫人。”红柳声音爽利,正指挥着丫头们将房中素色帘帐地毯拖拽出去。

  无忧揉揉眼睛穿鞋下榻,来到桌边倒了碗凉茶揉揉喉咙,房中整夜燃着炭盆,干燥的很,她的嘴角都有些泛皮了。

  茶水入碗,叮铃铃的清脆声随即而起。

  红柳闻声转过身,看到圈椅上坐着的人儿,面色露喜色。她嘱咐好丫头后忙转身跑到桌前,一把夺过茶碗,柔声道:“夫人,这茶是冷的,莫要吃,恐伤了身子。”

  说着,边提起炭盆上的小铜壶,替碗中换上了热水。

  无忧看着一脸喜色的红柳,扑哧一笑,“今儿怎么了,一大早这么高兴?”

  红柳丢开往日里的稳重,一把抓住无忧双手,面色尤为激动,“喜事儿,夫人天大的喜事儿。”

  无忧转转眼珠,她所奢望的只能是出府了,莫不是谪仙突然开窍啦,那可真是天大的喜事。

  她眉眼弯弯,起身将红柳按坐在圈椅上,欢声道:“果真是喜事儿,容我去盥洗,一会儿我就带你出去逛逛。”

  红柳忙拉住无忧的衣角,笑道:“夫人,今儿可不成,等忙过了咱们在出去逛逛。”

  “忙什么?”

  红柳抽出绣帕捂住嘴角,欢喜的眼角泛红,“我的傻夫人呦,晨日里军中传来话儿了,说明儿将军摆喜宴,请了全城达官贵人来,要正式纳了您做贵妾呢。”

  无忧忙转过身,一双杏眼惊得溜圆,“你说啥?”

  红柳看着满目呆滞的无忧,喜的也流出泪花儿来。大户人家纳妾哪个不是直接一顶小轿抬进府便算了事,何曾为了个妾兴师动众。将军这次又是宴客又是披红的,这哪里是贵妾的待遇,这不就是平妻么,她家夫人真真是将军的新尖子,这般宠爱,还真是闻所未闻。

  红柳眼眶湿润着拉住无忧的手,抖阿抖地,她声音哽咽着:“夫人,将军明儿摆喜宴纳您入府呢!”她真是太高兴了,比自己出嫁都高兴,夫人这位置坐稳了,那她后半辈子也就不用发愁了。

  摆喜宴!!!

  喜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