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抬头隔着雪幕眯眼细细打量着,这白衣男子身姿挺拔,微微一笑,俊脸上还挂着一双梨涡儿,真是谪仙般的人物,而那着红衣的男子,她还从未见过哪个男人能把红衣穿的如此妖娆风流,目光流转着,眼神越发炽热起来。此时的她认为这两位就是王母娘娘坐下那发着光带着热的仙童也不为过啊。多年之后,无忧每每思及自己初识二人的想法,都想自戳双目,色令智昏!

  这二人也不知偷看了多久,自己刚刚的话被听去了几分,无忧回过神来,耳尖不住有些微微发红。

  她是不怕的,被人叫了十多年的女登徒子,面皮早就似铜墙般厚了,只是莫吓到了两位俊俏的小相公才好。

  无忧顿了顿喉咙,柔声说到:“两位公子瞧着面生,是初次来这北疆吗?”

  这小女子仅穿寝衣被外男看了却不羞却,反而大大方方的讲起话,早就听闻这北疆民风开放,颜济越发觉着眼前这北疆女人有趣起来,便调笑道:“是初次来,刚在房中吃酒,听姑娘报的菜名甚觉美味,打开窗才发现在下耳拙了,这不仅菜名美,雪中佳人更是妙啊。”

  无忧眨巴了下眼,琢磨着颜济的话,她觉着她好像被眼前这红衣狐狸男调戏了。这边城多久没出了这等人物了?上一个好像还是郡守家的大公子沈肆。

  那年她刚满十一岁,名气初显,边城中模样稍出挑的小相公大老远听着无忧来了,均是提起脚就跑,唯恨爹娘少生了条腿。

  这沈大公子当年也不过十三四岁,在书院中念着学,见同窗们被个小丫头吓成了这等样子,深觉伤了读书人的脸面,便以读书人自居,势必要教训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

  沈大公子的话不过半日就传进了无忧的耳朵里,无忧高兴的一蹦脚,苏念曾告诉过她民不与狗官斗,如此这般她才没找上沈大公子,没成想今日他便送上手了。无忧手中的酒也不沽了,甩着大脚片儿直奔书院而去。

  那沈大公子正巧下学被无忧堵在了院门口,见无忧来了,他便端起了读书人的架子,势必要教训无忧一番。无忧瞧着也不恼,笑嘻嘻的听,顺手摸了摸沈肆的俊脸,这沈大公子的脸软软的,滑溜溜,好摸的很哩。

  少年人及好面子,当众被摸了脸哪有不恼的,更何况是嚣张跋扈久了的沈肆,当即便用力推了无忧。

  虽说是读书人,也毕竟是个儿郎,手上的个把子力气还是有的,盛怒之下的奋力一推,瘦弱的小姑娘便只能脆生生的跪趴在了门前的青石板上

  无忧觉得疼及了,柔嫩的小手已是破了皮,棉裙下的膝盖估计也都青紫了。她眼中包着一捧泪抬眸望着沈肆,她只想和俊俏小哥哥们玩耍罢了,他作甚要推她。

  无忧倔强着小嘴,抬起袖口抹掉那欲落不落,半含着的泪珠儿,爬起了身,随手一招双猴探月,抓上了沈肆的绸裤

  寒风萧萧,孤鸟瑟瑟。。。

  众目睽睽下,沈肆哇的哭出了声,顾不得抓起绸裤,飞也似的逃走了,待众人从目瞪口呆中回过味儿时,脑中似乎只记下了那白花花,肥厚的两坨肉,一颠一颠的在风中颤抖着。

  自此,无忧的名声更是远上一层楼。

  无忧又眨巴了下眼回过神,嘴角的弧度笑得更是灿烂,道:“北疆的吃食略简单了些,公子初来,也定是吃不惯得,”

  又顿了顿,“不知公子来此是小居还是常住呢?”

  颜济听着这小娘子讲话慢条斯理,倒不粗鄙,提起了聊兴:“我来此任职,是要常驻的。”

  很好,是要常驻,无忧更是来了精神,“公子高就何处?”

  颜济张口欲要回答,忽觉小腿一疼,低头瞧,一只硕大的脚印在赤红短打上甚是明显,这腿怕是要青了。

  “我兄弟说话向来直白,叨扰到姑娘了。”宋燎恩抬眸紧盯着无忧,低沉着说。

  瞧瞧人家这谪仙似的男子,讲的话也跟带着仙气儿似的,中听的很啊,“不怪不怪,”无忧摇着小手道,

  “这位白衣公子倒是面善的很,今日太晚了,等明日来忧娘的酒肆里,忧娘做桌关内饭菜款待两位公子。”

  宋燎恩冷声道:“夜深了,姑娘请自便。”言罢,砰的一声关了窗,提步绕过颜济坐回圈椅上,拿出随身带着的银枪,用软布细细的擦拭。

  颜济抚着酸痛的小腿:“好容易寻着个有趣儿的解闷,你倒是怎么了?”

  这纨绔还真当刚刚的女人是那京中瘦马花魁了,宋燎恩凤眸微抬,薄唇轻抿,笑道:“今夜有正事,安顿了下来你再随着性子。”

  颜济想着也是,这北疆来日方长的,眼下会突厥人才是正经,便瘸着腿,挪步回了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