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刚入夜,北疆便变了天儿,竟与平日里月高星稀的寒夜截然不同。

  北风呼啸而过,冷风裹携着粟米般大小的雪糁子,卷砸在镂空窗轩之上,发出扑扑簌簌的声响。院中的秋千架也早已被疆风卷断了绳板,枯木在风中摇摇欲坠,天地似是要被撕裂了般,发出阵阵惊天声响。

  无忧蜷缩在床榻上,将身上的锦被紧了又紧,可以依旧是有些冷,一张小脸愈加显得莹白了些。

  红柳瞧了一眼狂风大作的院子,急忙弯下身子将炭火拨旺,又顺势灌了一个汤婆子替无忧塞进锦被中,“夫人,今儿这天儿怎得这般吓人?奴婢还从未见着过。”

  无忧将汤婆子搂紧,轻声安抚道:“起白毛风了,北疆冬日里常见的寒天儿,你也快些上榻吧。”

  红柳点点头,也顺势爬上了脚踏,用被子将自己裹紧只余出两只眼睛来。她自幼生长在京师,北疆这天儿,于她而言本就寒的很,更何况是连牲畜都能冻死的白毛风。

  室外寒风呼啸,室内虽燃着炭盆,却也是寒的厉害。无忧卧在锦被中,望着那豆大的烛光发着没趣儿。身下这雕花床榻虽铺着皮褥,可依旧是寒津津的。她还真是思念小院儿中的火炕,只要将木柴烧好,再冷的天儿,睡上去依旧是能暖出一身细汗来。

  “等明个天暖些了,咱们寻人来搭个火炕吧。”无忧团坐在床榻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吹着额上碎发解着闷。

  红柳将脸从棉被中探了出来,好奇着说道,“就像夫人小院儿里那样的?”

  “嗯,”无忧点点头,说道小院儿她又想起大宝了。

  今日那小子信誓旦旦的同她讲要给她挣金山银山,若真有了金山银山,那她岂不就是这北疆最富有的女人了。想到这儿她忍不住扑哧一笑,富有好啊,到时候她就用金子打一堆圈椅给那疯狗去踹,谅他还敢不敢随便发颠。

  “夫人,您在开心什么呢?”

  “没什么,”无忧收敛起笑意,这事儿是个秘密,还不能同旁人讲。

  她回转过头,望向红柳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忽而又想起什么,随即便又开口说:“大宝讲翠苗生了孩儿,明儿你同我再出府一趟,咱们去瞧瞧她。”

  红柳轻声“嗯”了一下,一抹红晕悄悄爬上她的面颊。她伸手抚了抚发烫的脸颊,急忙将头塞进棉被中,憨声道:“夫人,天色不早了,您早些安置吧。”

  无忧瞥了眼落影狂舞的窗框,又紧了紧手中的棉被,“也好,歇息吧。”

  言闭,便反转了身子向榻里挪了挪,心下暗暗盘算着这土炕要早些动工才是。

  直到榻上的呼吸渐稳,红柳这才将头从棉被中伸了出来,只是双颊上依旧是红扑扑的。

  她瞧了瞧熟睡的无忧,唇角更是禁不住的微微上扬,今儿那宝公子不仅生的俊俏,性格更是极为谦逊,夫人当真是好福气,有大将军这么个良婿不说,还有大宝那般人中龙凤的弟弟。如此这般想着,面颊上不住更红了。

  北风一夜呼嚎,到了第二日,更是下起雪来。

  落雪虽不算大,但是极为细密,天地于雪帘间一片朦胧,让人瞧不真切。

  今日无忧起的并不算早,落雪的日子人总是困倦的很,她也好喜如猫儿般赖到巳时才爬出被窝儿,现下正窝在圈椅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用着早膳。

  “府中还有牛乳吗?”无忧吃尽最后一口粥,侧头对身侧站着的红柳问道。

  “有的,今早奴婢瞧见外面新送了几桶来。”红柳如实禀报着。

  无忧眉眼一亮,抬脚便跳下圈椅,回身取了一件狐裘大氅披在身上,领着红柳便冲进了雪幕。

  雪路难行,大抵一盏茶的功夫,二人才来到了厨房。

  红柳刚打开棉帘,原本热闹的厨房瞬间便安静了下来。柳婆子抬眼瞧见了无忧,忙将手在围裙上蹭了蹭,笑容满面的向主仆二人跑去。

  当灶头的都喜好学些个新的菜式,这技艺会的多了月钱也才能水涨船高。无忧每次做的饭食均是让众人眼前一亮,若不是碍着主仆身份,这柳婆子恨不得将她绑来厨房,把无忧那些个新奇的玩意儿学个彻底。

  “夫人,您今儿个要做些什么?老奴来替您打下手吧。”柳婆子抖着一张白胖大脸,笑吟吟道。

  红柳扑哧一笑,揶揄到,“每次见到咱家夫人,柳妈妈倒是勤快的很。”

  被人道破了缘由,柳婆子不禁面上一红,忙低下头搓搓大掌,哂哂道,“夫人厨艺好,婆子若学上那么一两招,这灶上的功夫也就不再愁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