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美人儿生的极为艳丽,桃腮粉面樱唇小口,一双美眸更是顾盼流转,一身锦裙依旧挡不住她那婀娜的身段儿。

  美人儿半倚在门栏处,樱口微张,“哪来的丑妇,还不快让开?耽误了本姑娘伺候关副将,你可担当的起?”

  “大胆,伤到了我们夫人还敢这样讲话。”

  “夫人?”美人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无忧,忽而记起昨日宴席中宋燎恩匆匆离去的事儿,恍惚听士兵们讲起过大将军的贵妾来到了军营。

  美人将无忧打量了一圈儿,忽然嗤笑一声,满目鄙夷道:“原以为是个怎样的佳人,也不过尔尔嘛。”

  声音婉转而轻柔,吐出的话却极为刺耳。红柳刚要回声反驳,却被无忧一手拦了下来。

  无忧杏眼微眯,这女人她记起是谁了,那日来营中灶饭的时候她便曾见过,众多营妓中最美的一个,貌似叫做尤姬。

  天姿国色,却沦落成营妓的下场,讲话刻薄些也是常情。

  若是在平日遇上这等刻薄美人儿,定然要好好赐教一番,可眼下她却没有心思同这美人讲话,做了那样的梦,她心里莫名慌的很。

  无忧挥挥手,“我不打紧,姑娘还是先请吧。”

  尤姬抬手落在唇角,轻笑了一声,“那咱们就得罪夫人了啊。”说罢,蛇腰一扭,步履婀娜的将主仆二人挤开,向风雪中走去。

  “夫人,您怎么就这样轻饶了这种女人?”红柳瞧看着无忧那双手,心疼的眼泪直流,

  无忧弯腰拾起一把雪,覆住了那泛红的掌面,轻声道,“回头再说,同我去煮些姜汤吧,天寒夜冷的,将军这样出去一夜,恐怕要受了寒气。”

  主子既已发话,纵然心中有万般怨气,却也不能再讲什么。不过好在夫人是想着将军的,只要夫人同将军情深,其他的便也不重要了,红柳急忙垂首,道了句,“是。”

  主仆二人这才进了灶房。

  雪幕中,尤姬瑟缩着臂膀缓缓走着,冬衣太过厚重她不喜去穿,可单薄的锦裙却抵挡不住疆风的寒凉,冷的她只能尽力缩成一,快步向营帐跑去。

  灶房距关慈营帐并不算远,可着一路行的却不太平。

  落雪太深,尤姬脚下一个不小心便跌进了雪地里,头上的珠花也散了,身上的锦裙也湿了,这下心中便更为委屈起来。她抬头摸了摸脸蛋儿,泪珠子不住滚下来,自己这张芙蓉面却抵不上那粗鄙的妇人,竟让她得了大将军的青睐,飞上枝头做了凤凰。

  尤姬抽抽噎噎的爬起身,跑进营帐中,俯在圈椅上放声悲泣。

  美人终是美人,就连哭声也是甚为婉转,听起来甚是可怜,心疼的关慈将心肝都抽成了一团。

  关慈一把挑开帷帐,跑到圈椅前将尤姬环进怀中,粗声问道,“这是怎么了?这军营中还敢有人欺负你不成?”

  尤姬美眸含泪,委屈道,“还不是那大将军的夫人,怎么乌七八糟的丑妇人都敢在军营里给奴家气受。”

  “宋燎恩的夫人?”

  “除了她还有谁?”

  关慈眼光轻动,鹰目中闪过一丝狠厉。他轻声笑了笑,下巴上的胡须一抖一抖的,刺在尤姬面颊上惹得她一阵厌烦,她抬眸扫已近不惑之年的关慈,自己受了委屈这半老头子居然笑,心中更是升起一股子不悦。

  “莫哭了,那日你想要的红宝石头面我差人买来了,这就拿给你看成不成?”

  听得关慈的安抚,尤姬这才摸掉了泪珠子,可面上依旧是一副娇嗔,美眸娇竖惹得关慈心下更是一动。

  灶房上的灶头倒是好相与的很。无忧同他找来了生姜与红糖,一齐熬制成浓浓的姜汤,装在砂锅中,这才端回了营帐。

  银碳徐徐燃着,发出淡淡的蓝光,无忧蹲下身将砂锅放到了火盆上温着,火舌轻舔着砂锅盆底,发出滋滋的声响。

  回首瞧了瞧插屏上挂着的甲胄,无忧垂了眸子,幽幽开口道,“也不知将军那怎么样了?”

  “将军吉人天相,夫人莫要担忧。”

  红柳向前拉住无忧的双手,又寻出瓶药膏来敷到了她的手上,“奴婢瞧着夫人这是太好性子了,不同那贱婢计较。您瞧瞧您这手都伤成什么样了,将军看了定是会心疼的。”说着,又蹲下身子朝手上吹了吹气,满脸心疼道,“疼吗?”

  无忧摇摇头,不过是水烫而已,做掌厨时酒蹦刀切也是常有的事,这些小事不足挂齿。

  暗瞧着红柳的心疼,心中却是有暖流涌过。无忧自幼是个孤女,不知爹娘,只有师父同大哥陪伴着一起长大,能心疼她的人真是屈指可数。

  她抿了抿嘴角,眉眼弯弯道:“这伤但是其次,你这么心疼我,我心里就暖暖的。”

  红柳压下眼帘又吹了几口气,主仆的荣辱皆是与共的,再者能遇上夫人这样好性儿的主子实在也是难得,多疼惜照拂些也是做奴婢的分内之事。

  似是又想起了什么事,红柳面上一红,小声说道,“夫人,您也该早些有个孩子才是。将军,将军也会多疼疼您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