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室中早早便燃起了炭盆,炭火徐徐,暖和的仿似春日。

  无忧微微倚靠在浴盆中,她轻抬起两条藕臂,拘出一捧清水来。水花自指缝间游走,肆意的挥洒在莹白面容上,剔透的玉珠自唇瓣间滴落,缓缓滑过纤细脖颈,狭长锁骨,娇挺,直至又坠进了浴盆中,化作一汪香潭。

  净室中烛光萦绕,雾气氤氲下,美人入浴,恰似溢出那么一些岁月静好来。

  红柳倚在一旁,抓起锦帕轻轻为无忧擦拭着肌肤,恐怕多用上一分气力,便将这如玉的臂膀碰红了几分。

  “夫人,您真好看。”

  听到别人夸奖自己自然开心,无忧歪过头,柔声问道,“哪里好看”

  “奴婢也说不出来,只是瞧着便好看。”

  无忧扑哧一笑,一双眸子宛若天上的星星般璀璨,“你这双小嘴惯会讨人开心。”

  她拢了拢渐湿的长发,又轻声问道,“将军呢?可叫人去请大夫了?”

  “将军派人传过话来,今夜宿在书房了,大夫,大抵也会派人去请的,夫人您莫要担心。”

  无忧点点头,沉身将整个臂膀没进了水中。氤氲的水汽在长睫上凝结成雾珠,索性就闭上了眼睛。

  待梳洗好躺上榻时,已是近了亥时。

  昨夜未曾睡好,现下一着枕头便径直眠了过去。

  可这一觉睡得甚短,未曾睡倒天明,便又背噩梦惊醒了。

  梦中她看到宋燎恩被突厥人所伤,径直倒在了戈壁滩上。她想上前去救,却怎么也碰不到他。心下焦急的很,直至眼前一黑,晨起的戈壁变成了漆黑的午夜。

  戈壁滩上狂风大作响起阵阵狼嚎,那早已成了尸身的宋燎恩却猛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抓住自己的臂膀,张开满是血痕的大口阴恻恻说道:“忧娘,黄泉路上为夫甚至孤单,你来同我做个伴儿吧。”

  尸身早已是一片血肉模糊,在荒寂的隔壁上又桀桀怪笑着,喷扑出浓重的腐臭血气,那悚人对的场景儿,险些害的自己湿了罗裙。

  无忧躺在榻上翻来覆去,越想越觉着不对劲儿。

  那疯狗平日中癫的很,不是踹椅子就是扬袖口的,这两日怎得突然转了性儿?变得格外温柔,这莫不是风暴前的一片祥和?

  一定是这个样子,那疯狗如今受了伤,她却躺在榻伤睡觉。若他活了还好,大抵是一通发落便好了,可若他死了。莫不是真将自己送去陪葬?

  心里这般想着,更是难眠了。无忧猛然做起身,汲上缎鞋就向外跑去。她自来便不是个坐以待毙的性子,与其这样躺在榻上乱想,莫不如赶上去瞧瞧。

  凭着一股子火气,也顾不上这连夜的大雪,径直便冲进了宋燎恩的书房。

  房门一推开,迎面却是一股子汤药的苦味儿。

  无忧抽了抽秀鼻,书房的苦味似乎更重了几分,不知怎的。心里对的火气也漠然被浇灭了几许。

  她轻轻将房门合上,打眼瞧看了圈书房。

  只见房内布置极为简洁,成册的书籍被齐整的码在木架上,还有书案上摆着的半本兵书同未曾收起的狼毫,大抵均是那疯狗的喜好,简洁中透着股子贵气。

  无忧摇摇头,将脑中不相干的想法抛弃的远远的,随后又抬步绕过镂花屏风径直来到了内室。

  单见药炉上煮着汤药,咕嘟咕嘟冒着泡,阵阵苦气正从砂碗中溢出。

  她快步上前将砂碗中的草药向下压了压,以防药溢出。

  秀美微蹙,无忧几步踱到了床榻旁,垂眸瞧见宋燎恩面容潮红的躺在锦被中,平日里气宇轩昂的一张谪仙面,此刻竟虚弱到令人诧异。

  瞧着宋燎恩恹恹的模样,竟也是焦急的很。无忧急忙坐在榻旁,伸手便探上了他的额头,心底的那点子不愉快也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手中一片滚热,无忧轻咬樱唇,忽而记起营中所讲的金汁来,心下更是焦灼万分。

  “夫君,夫君。”

  软糯细腻的声音在耳侧响起。

  练武之人耳力极其清明,在娇娥刚刚跨入书房的一瞬宋燎恩便醒了过来,只是头下晕沉的很,身上又凉飕飕的发着抖,不欲去理会罢了。

  可终究还是没有挨过娇娥的絮叨,他翻起眼皮,哑着嗓子说道,“在的。”

  听宋燎恩出了声,无忧心下的心头也落了地,这疯狗还能讲话便好,若真死了,那她也不知现下跑路还来得及。

  无忧浸湿张帕子放到了宋燎恩的额顶,又轻声问道,“像是高热了,我去寻个大夫来?”

  宋燎恩摆摆手,“不必再去,此番受伤的事莫要再惊动他人,”说着,又抬手指指桌上的药炉,“将药拿过来吧。”

  无忧点点头,乖巧的走到圆桌旁,把药汁倒进小碗中。药炉滚热,将她的手都烫红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