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朦朦亮,一声爆竹脆响划破天际,除夕这日转眼便到了。

  将军府里,一大早下人们便是忙的团团转,洒扫的,贴桃符的,还有灶上,更是飘出阵阵惹人垂涎的香气。今日除夕,平日里灰黑夹袄的仆妇们也是换上了身鲜亮的衣裳,小丫鬟们则是偷偷的在脸上涂抹上些胭脂,和府上下,更是一派的喜气。

  今日无忧也是起个大早,早膳过后,丫鬟们便替她换上了身大红遍地金的曳地望仙裙,更有那巧手的梳头麽麽,指尖飞转间,近乎绝美的近香髻悄然绽放于发额,再配上东珠颤枝步摇,远远瞧去,娇娥明媚皓齿,面色如莹,举手投足间,竟多了些讲不出的动人风姿。

  梳头麽麽望着镜中的美人儿,眉目带笑,“今日夫人这身儿打扮儿,老奴瞧着倒是比昆山上的狐仙娘娘还要美上几分。”

  北疆之人常年居在边塞,那昆山狐仙大抵上便是谣传中至美至善的女子。

  无忧闻得这一声夸赞,垂首抿嘴一笑,她抬头玩着步摇上颤动的蝶翅,娇声道,“麽麽还是莫要打趣我了。”

  麽麽摆摆手,“老奴委实不敢打趣夫人,”她抬眼在无忧身上一扫,瞧着眉眼弯弯的小女儿,惹不住又说道,“老奴在做梳头麽麽前曾当过多年的接生婆子,老奴瞧着啊,夫人这身板儿倒像是个好生养的,准能一举得胎。”

  逗玩蝶翅的素手不住一颤,无忧顿了顿喉咙,悄悄望着一室的人,脸颊上泛起了微红。虽说平日里脸皮厚的很,可终究是姑娘家,一举得胎这等虎狼之词,听起来着实脸上热的荒。

  “那那就承麽麽吉言了,”无忧招招手,一旁候着的红柳受意,急忙从内室捧出盘荷包来,笑意盈盈的递给房内众人,“今日除夕,夫人给大家均是备了赏钱的,拿去吃酒耍玩,沾个喜气。”

  得了赏钱的众人皆是欢喜,围着无忧又是作揖又是讲吉祥话儿的,好一顿热闹。直至管家派人前来通禀消息,这才将将散去。

  麽麽随着小丫鬟们边往外走边顺手摸了摸怀中的荷包,沉甸甸的一坨,大抵上有个十两银子,足够家里一两年的嚼用,头一回伺候夫人梳头,却得了这么大的赏,心下更是乐不可支起来。

  将将要绕过金丝插屏时,麽麽猛然一回头,嘴角笑到了耳根,冲着那轻拍胸/脯的娇娥又是一嗓子,“夫人丰颔重颐,又恰逢将军而立,甲寅之年,若是初日得子,怕是这天下顶顶儿贵重的孩儿。”

  瞧着无忧一脸的尬色,红柳急忙迎上前,牵起老麽麽的手,娇笑道,“托麽麽吉言,偏房早就备好了果茶,天儿这般寒凉,麽麽快去吃些去去寒气。”

  待红柳再折回屋子时,只见无忧正倚在小榻上,脸颊红红,施手装裹着昨日新做的松子糖。红柳走上前,将剩下的空荷包小心翼翼的收好,悄悄塞进袖口,“夫人,那老麽麽还怪是有趣的。”

  无忧不住点头,不光有趣,讲话还怪臊人的。她将手中的松子糖装好,抬头问道,“大宝送来的荷包还剩下多少了?”

  昨日晌午,大宝忽然派人送来了一盘装好的荷包,足足一大盘,讲是替她备好打赏下人的赏钱。无忧不曾入过深宅,自是不懂得这些琐事,直待大宝的荷包送到手边才幡然明悟。这送来的东西倘若退回,那便是白白拂了人的一片心意。无忧只好受下这荷包,心里盘算着往后那裘暖阁的分红便是不要了。自己几十两银子罢了,如今却被大宝起早贪黑做成这般大的家业,自己却实受之不武。

  “唔谢公子却是个心细的,这送来的荷包,您今夜打赏下人也是绰绰有余的。”

  无忧点点头,“我不是还有月利?你趁着铺子还未关门,去珍宝斋挑上两件玉冠,过了今年大宝也要若冠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