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吱吱呀呀的在向前行着,虽然不算过快,但偶有的颠簸也让宋燎恩不住的皱起眉头,他侧身接过了在红柳怀中不住嘟囔着“疏散疏散头”的无忧,轻声说道,“去告诉小厮声,马车放缓些,夫人醉了,受不得颠簸。”

  红柳应了,急忙掀开车帘同小厮耳语了几句,待她回过身子刚要进入车厢时,余光却瞥到了将军同夫人相拥的一幕,谁曾想叱咤疆场的大将军竟也有铁汉柔情的一面。

  只见他轻轻将夫人拢在怀中,夫人的头就枕在大将军的腿上,骨节修长的长指缓缓替夫人去了头上的珠钗,轻轻在她的头上抚摸疏散着。而夫人就犹如一只微醉的猫儿,一双小手不住的在大将军身上摸索着,从凤眸,到薄唇,过喉结,直至“嗖”的一下钻进了大将军的前襟

  紧接着便听到夫人软软的声音,“嗝,我这夫君,还怪是俊俏的。”

  一个未曾出阁的姑娘猛然瞧见了这幕当真是羞红了面颊,红柳手上一抖,急忙将车帘放了下来,她拍了拍胸脯稳稳心绪,这才将转身坐回了车辕上。

  一旁赶车的小厮瞧着红柳这模样不住丈二的和尚倒是摸不住头绪,他将声音放的极低,唯恐惊了将军的心头肉,“红柳姐姐,你咋不进去伺候?冷风冷气的,坐在车辕上干啥?”

  红柳白了这楞头小厮一眼,“赶好你的车,莫问。”

  小厮撇撇嘴,心里思忖着这夫人身边伺候的大丫鬟当真是风光的很,哪里融他这般风里来雨里去的劳碌命。

  可心里虽是这般想着,口上终是不敢说出来,只能垂首扬起了车鞭,将马车赶的四平八稳的。

  待马车驶入了商街的岔口时,红柳猛然记起夫人嘱咐的那句买糖果子的话儿来,她双手搅着帕子,好好一阵儿,这才捅了捅一旁的小厮,“嗳,我说,双福,”

  小厮回过头,满目的疑惑,不知这姑奶奶又有何吩咐。

  “先莫要回府了,直接去甜食铺子。”

  这一朝得了话儿,双福心里虽是好奇着,却也是不敢再问了,唯恐被这红柳姑奶奶惹了不痛快。他一紧缰绳,马车偏头向甜食铺子驶去。

  彼时已晚,万家灯火俱是已熄,偶有的梆子声就如同夜里的寒枭,惊鸣上几回,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幽幽荡荡的,在长街上此起彼伏着。

  长街到甜食铺子的距离并不算远,绕过岔路口,在青石板上再行上半盏茶的功夫,也就到了铺子前。因着是节庆里,甜食正是大售的时节,这铺子于初二也便开了张。忙活了一天,此时几个伙计正准备落钥关门,却发现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小伙计远远瞧着马车上的宋字灯笼,便知晓来人是谁了,他急忙放下手中的门板,跑到柜台前大喊道,“掌柜的,东家来了!”

  “你是说夫人来了?”翠苗落下手中的账本,略显疑惑的抬起头。

  “是呢,将军府的马车错不了。”

  “唔,”翠苗将账本收整好,起身便要走出门外去迎接,待走了没两步,她又似是想起什么来,回过头对伙计吩咐道,“将新制的点心拿出来几样带回家给娃娃吃吧,时辰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

  小厮呆愣了一瞬后,忙不迭的满含感激着点点头,做了伙计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宽厚的东家同掌柜,又是赏钱又是赏物的,就连着家里的小儿高烧不止,也是东家派人请来了大夫,救下了小儿一命,这心中自然满是感激。

  而这细末的小事做的多了,便就是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乃至整个北疆均是知道宋大将军的苏夫人乃是个菩萨心肠,当世的昆山狐仙姑,这份虔诚也成就了宋燎恩称帝途上的一大助力,不过这是后话。

  打发走了伙计,翠苗满脸笑意,急忙走出铺门外去迎接她这位手帕交,自打夫妻接了这掌柜的伙计,家里的日子也算是越过越好了。大抵同是贫苦百姓出身的人,也就更加理解每人在北疆讨生活的不易。倒如今有了甜食铺子这一处避风港,夫妻二人也就是更加的卖力的做起营生来,白日当掌柜,晚夜学计字,那更是样样不落。

  大抵是夜深了,万家灯火的商街,此时也只余下了稀疏的几盏笼光,明明暗暗映照在长街之上,偶有的几阵疆风拂过,笼影散的更为迷蒙起来。

  崔苗刚走出铺子,便听到“吁”的一句勒马声。通体雪白的大宛马也便止住了脚儿。紧接着,就瞧见小厮手脚麻利的跳下了车辕,“掌柜的,”

  翠苗含笑点点头,这小厮她识得,马车赶的好,手上又会些拳脚功夫,府间与铺上的往来也多是他在来回跑着。

  “夫人呢?”

  “夫人…”还未待小厮回完话儿,便听到马车中传来一道极尽低沉淡漠的声音,“怎的来了这里?”

  这语气虽是淡然索味,可听进耳中,便不觉让人心下一震,低沉中尽是上位者的强势与威严。

  翠苗攥了攥了袖口,不觉着捏紧了手心。讲话之人怕就是优娘的相公宋大将军了。二人虽未曾谋过面,可于这位传言中的大将军,仅仅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儿,她竟莫名觉着心悸的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