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天空中的玉尘虽是停歇了,天以破晓,可燃了近小半夜的爆竹,原本清朗的天空也略微染上了丝丝雾色,空气里闻起来略有焦灼的气息。

  宋燎恩一身白色短打,在点点晨晕中正舞着枪,寡白俊美的面颊随着舞枪的动作,而微微透上了一层薄汗。

  一套枪法结束,他将手中的银枪一掷,顺手接过管家递上来的布巾,擦拭着额上的汗珠,漫不经心的问着,“东西两院收拾妥当了?”

  老管家急忙一弯身,回道:“回世子,具已收拾妥当了。”他白须轻颤着,望着宋燎恩幽深冷漠的眸子,犹豫了一瞬,继而又说道,“姑娘们今日入府,那”他顿了顿,如今这般他着实找不出个妥帖的称谓来称呼世子房中的小姑娘。

  往日里,府中下人是以惯称那无忧姑娘为小夫人的,虽以礼不符,可世子对此也未曾置喙,再者边疆远离京师,只要世子开心,如此叫便叫了。

  可今后却又不同,年前世子在北地风光纳妾的事如风般传进了京师,除去了端亲王府,自然在宫中也是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端亲王的世子,堂堂正二品镇国将军,又与国舅李首辅的嫡次女李文瑶互为姻亲。自家与姻亲,单拎出来,哪一个不是京城中个顶个的权贵人家,真真的皇亲贵胄。

  按说年纪轻轻,又正执壮年孤身被派往北地,这纳妾也就纳了,顶多一顶小轿,从偏门抬进来就是。

  即便是世子荒唐些,大肆宴请了城中官宦人家,可这边陲小地的官宦又是哪个上得了台面的,无非是世子图个热闹,又给了那陈校尉一个体面。

  想到此处,徐管家不由暗暗撇了撇嘴角,也为那风轻云淡,兀自擦拭着银枪的的宋燎恩鸣起了不平。

  即便他是此般想的,可听说世子妃起初却是擦拭着眼角,委委屈屈的进了宫。

  世子妃李文瑶当初便是她的姑母当今的李太后钦点给世子的,家世显赫不说,入府头胎便得了麟子,深得王妃娘娘的喜爱。

  与世子相伴多年,虽未曾再次生养,却独享了世子多年的疼爱,后院中更是未曾进过一个多余的女子。

  如此这般,闻得了世子纳妾,她定然是第一个受不得的。

  当即便带着孩儿,进了宫。可说来也怪,不知那太后娘娘是怎样想的,自家嫡亲的外甥女受了这般委屈,她却规劝着自家外甥女:“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更何况那宋世子更是京城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他独宠了你这么多年,这便是难得的情分。如今他在那苦寒之地,作为嫡妻,你更是应该理解体贴他。”

  外人虽知其一,而永寿宫中,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其二。

  今年入冬颇早,后宫中也就早早地燃起了地龙,整个宫室里宛若春日。贵妃榻旁,兰釉嵌丝炉中徐徐燃着檀香,青灰色的烟从香炉上嵌挂着瑞凤的口中缓缓流出,满室的紫檀气息,静谧又沉稳。

  宫人皆道当今太后慈祥温和,生的宛若佛面,生了一副菩萨般慈悲的心肠。

  而此时,太后正刚刚礼完佛,身着一件褐底绣莲花纹褙子,轻歪在榻上闭目休憩着。

  忽而棉帘被挑开,姜麽麽领着李文瑶母子二人进了内室。她弯身行礼,温着嗓子道,“娘娘,世子妃娘娘到了。”

  本是闭目养神的太后闻声睁开了眸子,她在姜麽麽的搀扶下缓缓起了身,却并未看一眼身旁正抽泣着的,宛若芙蕖般的外甥女。

  太后慈爱的向李文瑶身侧招了招手,待那一直躲在母亲身后的小郎君走上前,她摸了摸小郎君的头,这才似是不经意的问起李文瑶,“远儿今年也**岁了吧?”

  李文瑶闻声收回了正擦拭着眼角的丝帕,她双目红红的望着宋逸远,眼神中尽是柔情,“姑母忘了,过了年远儿便是十岁了。”

  “是啊,都十年了,倒是哀家糊涂了,”太后收回了手,自顾自喃喃的说着。这两年她身子骨不好,又患上了头疾,很多事更不愿去理会了。

  太后年已近知天命,一张脸却保养的及好,宛若三十多岁的妇人般。

  她摸了摸自身那没有丝毫皱纹的面颊,沉吟了稍许,这才又对李文瑶说道,“近来做梦,总梦到当祥妃时的光景。先帝俊朗多情,这后宫女人,遍如那春日里的花儿,败了一朵,却怒放了另一朵,永远也没有凋零的那日。”

  “哀家虽相貌不俗,家世显赫,却并不是先帝最宠爱的妃子。上有皇后娘娘,下有如花儿般的新人,而哀家在诞下你四表哥后虽再无所出,”她接过姜麽麽递来的茶盏,用杯盖刮动着水中沉浮的茶末,氤氲的水汽遮住了她似是回忆的眼眸,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