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影沉沉,甚是寂静,只闻得坊间偶尔传来的一两句梆子声,待宋燎恩回到府时,早已是入了后夜。

  门房小厮披着衣裳,手拿着一盏油灯,面上满是不耐烦,显然是被深夜的敲门声惊了美梦。他打着呵欠,嘴上念念有词,猛地一下就将门拉开了。刚要开口破骂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扰了人的清净。

  可话刚出口一半,就对上了一双幽沉的眸子。小厮手一抖,吓得他险些将手中的油灯打翻了,“将,将军!您回来了!”

  宋燎恩神色淡然,撇了小厮一眼,小厮也顾不得冷了,急忙走上前去接过了宋燎恩手中的缰绳。

  “夫人呢?近日府中可还好?”他抖了抖披风上的霜气,随口问着。

  “回将军的话,夫人在主院儿呢,这个时辰想来也睡下了,”小厮思索了一瞬,接着又满脸堆笑,试探着说道,“咱这将军府近日都挺好,也热闹了许多。”

  “将军您可曾用过晚膳,要不小的这就去各院通传一声儿?”小厮弓着个身子,毕恭毕敬的说着。但却被宋燎恩开口拦了回去。

  他回府不过是想看看小姑娘罢了,“不必。”

  待身上的霜气散的差不多了,宋燎恩这才抬步直奔主院儿而去。

  雕花月门被虚掩着,主院中只有两个小丫鬟蹲在长廊下围着火盆守夜。

  宋燎恩缓手推开了房门,雕花木门在寂静的夜中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月色如水,透过薄薄的宣纸,整个卧房似是笼在一片朦胧。宋燎恩没让丫鬟点燃蜡烛,他放缓脚步绕过了金樽插屏,便看到了正蜷缩着睡在榻上的小姑娘。

  几日未见她看上去似乎比寻常更瘦弱了些。

  小姑娘安安静静的躺在寝被之间,本就欺霜赛雪的肌肤在月光中显得更为娇弱了几分。及腰的长发未被盘起,便那么随意的散落在她的枕边。一张小脸未施粉黛,虽不见了平日中的明媚皓齿,但却是生出了几分温柔静好来。

  宋燎恩负手立在榻前,目光从小姑娘的脸上一路向下,略过她精致的锁骨。她今日穿了件淡妃色心衣,一双玉臂如柔蔓般从锦被中探出,轻轻的遮在了心口处。大抵是那心衣小了些,竟然险些包不住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

  宋燎恩俯身坐在了榻前,望着锦榻间那一抹春色,喉结不住滚了滚,幽深的双眸中不知何时竟染上了一抹欲。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长指,顺着小姑娘巴掌大的小脸一路划过。指腹间传来的柔腻触感让他兴奋的不住战栗出声。

  长指一路向下,划过尖翘的下巴,精致的锁骨,在那双雪谷停滞,宋燎恩半阂上双眸,感受着指尖传来的软糯温热。

  “暖暖,”他弯身府耳在小姑娘的雪腮旁,嗫喏着唇瓣擦过她得耳畔呢喃出声,那声音极尽嘶哑,但却未曾得到任何回应。

  她的长睫抖得厉害,呼吸也紧促了许多。

  自从那男人探手起她就醒了,他的心思昭然若揭,那冰凉的长指便就如同烙铁般划蹭她的肌肤,留下了一串串的燎泡,她有些怕,却又不知该如何去面对,索性闭着眸子安安静静得躺在那装睡。

  可宋燎恩显然是发现了,看着小姑娘灼若芙蕖的小脸儿,宋燎恩低笑出声,却是不急。

  长指滑动,修长的指尖犹如一尾游鱼摩挲游动,那一阵阵喷扑在面颊上的热气,终是引得小姑娘不住的战栗,呜咽出声。

  小姑娘一下抓住他肆意作乱的大手,清澈眸子在月色中湿漉漉的望着他,“不,不要动了。”

  宋燎恩唇边带笑,“何时醒的?”宋燎恩满目皆是宠溺,他翻身上榻,覆手将那柔荑捏在掌心里把玩。

  “刚刚...”小嗓子依旧是细细软软的,听在人的耳中似是能溺出一把水来。

  “唔,”宋燎恩点点头,他将小姑娘裹入怀中,一双大掌在那玲珑身段上摩挲了许久,似是要将那件小小的心衣揉搓成一团。

  他轻手挑/动着衣带,垂首抵住她的鼻尖。两道呼吸交促,帐内的空气似乎也燥热了起来,“暖暖。”

  暗夜中的他,似是剥去了白日里的云淡风轻,跌入了红尘的谪仙,也就如那野兽般狂热。

  他进她退,他是那般高大,将小小的她笼于身底,逃至无路可走。

  无忧别过了脸,紧咬住唇瓣,在他极强的攻势下却是不肯发出一丝声音。她心中更是委屈的紧。

  这几日她早就想通了,他和她一个在云端一个在凡尘,最好的出路便是一别两宽,此生也就别再见了。可偏偏还未带她说出口,今夜那人却又来招惹她,欺负她。

  她不喜欢,可双手却被他攥紧压在了头顶,想反抗却又反抗不得。

  小姑娘越想越委屈,金豆豆便也如同那断了线的珠子般,一滴滴落个不停。

  直至湿漉漉的泪珠洇湿了宋燎恩的臂膀,他才略有所感的停下了起伏。宋燎恩面色微讶,他捏过无忧的雪腮轻吻着她含水的眸子,低笑出声,“是我弄痛暖暖了?”灼热的气息喷在耳侧,无忧只觉着头皮一阵阵发麻。

  她紧咬住唇瓣拼命的忍着身下传来的战栗,依旧是未曾出声。

  她是不准备看他的,只是倔强的闭着双眸摇摇头。

  她知道他生的好,偏偏自己又随了师父是个好颜色的,她怕她这一看,便又狠不下心来,这是她自小学来的劣根,不能不防。

  当初见宋燎恩的第一面就觉着他风姿俊朗,状若谪仙,自己能同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自是欢喜。可现在不同了,她不想掺和进他这劳什子的簪缨世家。

  “哦?那便是为夫的不尽力了。”宋燎恩轻笑着,他呼吸沉重,本是暗沉的嗓音此刻更是沙哑了几分。他本来就不是个温柔的人,除去了平日里顶着的那张和煦面皮,床榻之上更是喜欢大张大合的攻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