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这倒是学好规矩了?”

  毡帘随声被挑开,宋燎恩身着墨色云纹鹤氅阔步而来,他面上是一如既往温润随和,大抵是夜雨有些重,打湿了他束得一丝不苟的发丝,面色还依旧是常日间的寡白淡漠。

  面上虽是不苟言笑,可那声音略带着常日里的慵懒,显然这厮近日心情却是不错。

  无忧垂首抿了抿唇,却是并未着急起身回话,她纤指微动,不着痕迹的将小几上的账本归拢起来。

  宋燎恩看到了,倒是也未曾多问。他三两步便踱步到小姑娘的面前,长指绕过系带,顺势将被淋湿的鹤氅脱下挂到了嵌磲插屏上,这才一撩衣袍坐了下去。

  婢女们见状急忙送上锦帕和热茶,待房门被轻声关上时,整个屋子就只余下了相对而坐的两人。

  宋燎恩端起茶盏啜饮了一口,透过袅娜氤氲的水汽笑望着怔坐着的小姑娘,她微别着头,烛光下那双秋水眸子更是潋滟上了几分,杏眼桃腮,算不得美艳,可看在眼中却是熨帖极了。

  小美人儿面上虽是温顺,可心中显然是不服气的。

  宋燎恩见状轻呵一声,他忽而俯身抬手为她拢了拢耳畔的发丝,“怎这般晚还未歇息?”

  他问的温柔,动作间更是轻柔的仿似能能溺出抔水来,就如同这世间所有的相爱男女一样,仿似这只是家长里短的温馨小事儿。

  可待那厮的掌心抚上面颊时,无忧却不觉打了个冷颤栗。

  她忙别身子,嗫喏着唇瓣不再看那厮的脸,只规矩的起身福以一礼,“将军。”

  小姑娘半垂着眼小脸微凛,做的是规矩,可面上甚是严肃,这倒是惹得宋燎恩一笑,这显然还是生着气呢。

  他倏然间身子前倾伸出双臂将小姑娘紧紧拥入了怀里,垂首在她耳畔蹭了蹭,“暖暖这是还气着呢?”

  无忧别过脸不想看他,这男人虽好却不是她的良配,不如便快刀斩乱麻,当断则断。

  宋燎恩倒也不急,他幼时曾训过鹰,那越是自在惯了的野物,若想它真的变的乖顺,那便需要熬。熬化它的野性,再熬断它的反骨,打一棒子给个枣儿,一点点,再烈的鹰那也会变成笼中的雀鸟。

  出自肺腑,宋燎恩舍不得去熬怀中这小姑娘的,可这事儿也只能怪她自己。

  世人那么多,她却撞进了他的心底,又独独被他发现生了一身反骨。

  这活于深渊中的恶鬼,一朝尝了人间烟火气,便是再也不可能放的,或生或死,便只能同他一起。

  房内烛光袅袅挪挪,橙淡的光,照在小姑娘一段纤细的白颈上,显得极是温柔。二人相拥未言,倘若不看小姑娘面上的倔强,便真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暖暖,”宋燎恩紧拥着怀中的小姑娘,灼热的呼吸随着起伏而游离的那段白脖上,他口中呢喃,“暖暖便是这般吃为夫醋的,好生是无理。”

  “那不过是皇帝送来讨人欢喜的玩意儿罢了,开心便留下,不开心送人也是有的,算不得数...”

  “暖暖为了这等小事儿冷着为夫,当真是僭越了..”

  “不过这次便罢了,下次这没有来的飞醋,暖暖可是吃不得了。”

  宋燎恩的声音越说越低哑,环绕在身侧的长指,也似游蛇一般,愈缩愈紧,一路儿上,似是要缠住了那一双幽/深,更是逼得无忧呼不上气来。

  在要溺死间,她想着,她和他果真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大户人家本是没有什么一生一世的,就连他们的美人姬妾原来真如同画本子里般,当个物件儿送来送去,可任凭人发卖处置。

  她本就不是靠着以人取了为生,她有手有脚,若是离了这北疆,也可凭这自己沽酒灶饭的手艺很好的活在世上,凭什么该过这笼中鸟雀般任由人宰割的日子。

  无忧心里想的透彻,就连眼神上也更加坚定了几分。

  而拥着娇人儿的宋燎恩却是不知。他那双骨节分明的长指依旧是一路而上,就在它要探过薄薄的纱衣肆意作乱时却猛然间被一双柔荑紧紧攥住,止住了去路。

  “将军,”小姑娘眼眸湿润,顺势撑开了环着她的长臂。

  她垂着首委身福了下去,几瞬之间,再抬头时面上早已经不见了刚刚的慌乱。

  只见小姑娘檀口微张,眸光坚定的说道,“将军,请给妾一封放妾书。”

  声音依旧是娇娇弱弱,可偏偏听在那人耳中便成了冥顽不灵,不知变通的硬骨头,甚是刺耳。

  一时间房内安静的可怕,两人就那么相向而视,支摘窗外几不可闻的莎莎雨声,如今也成了鼓雷般一下下捶打在小姑娘的心间。

  无忧脊背挺的笔直,倔强的昂着头,可藏在宽袖下的指甲却早已是深深掐进了肉中,她自然是怕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