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队疾驰的人马宛若条游龙,在蜿蜒的戈壁上逆风而来,星星火光,以燎原之势,驱散了雪夜的寒凉。善雅提刀静默的立于马背上,风雪渐浓,她只得抬手微遮在眸上,方才能看清那势如破竹般的北疆军。

  “你,还有你们,”她落手点了几个突厥兵,“护着马车快些走,这还未到部落的地盘,恐生有变。”

  几个突厥兵得了命令,自是三两分散护在车旁,护着那马车超小路自崖林间向部落奔去。雪路难行,马车绕过崖林彻底失了踪迹时,那宛若游龙般的一纵人马方才抵至面前。

  两队人马间大抵隔了两丈有余的距离,如刀割般的风雪自间隙而过,发出瘆人的呜呜声响。

  善雅肩抗弯刀,瞥眼瞧着立在队伍之前的三位男子。除去她熟识的谢子实外,那身披软甲,手纵玄铁银枪,生得风姿卓绝,却面如死水的男人大抵便是宋燎恩。

  善雅细细看过宋燎恩眉眼,只觉他生的太过俊美,少了些北疆男人的浩瀚之气,不禁撇撇嘴,为那能做糖果子的小姑娘高唱着不值得。

  可待她眸光顺势扫过第三人的面庞时,一双握住弯刀的手却不住抖了抖。

  善雅喜上眉梢,眼中皆是贪色。她将弯刀从肩上放下,刚要抬起刀指那男人时,却又深觉不妥。只又抽出紧握缰绳的手,冲陈庆轻轻一点,嬉皮笑脸到,“这位壮士,你叫什么?”

  陈庆被这女突厥弄得一怔,这一路上,他已在谢子实处得了消息,掳走妹妹的正是这嬉皮笑脸的女突厥。如今一见心下自是怒火中烧不说,女突厥言语间轻浮的流里流气,更是激的他勃然大怒。

  只见陈庆抬手便是一记重鞭,冲那笑意延延的善雅粗声道,“你个女匪,快将吾妹还来。”

  “我不是女匪,我是部落里的善雅公主。”善雅弯身躲过一鞭,满眼皆是认真,“那姑娘是你妹妹?怪不得我觉着面善。”

  她略思索一瞬,而后又极是郑重道,“我看上你了。不如这样,你来娶我,我让阿兄封你妹妹也当公主如何?”

  善雅这话说的极是磊落,可还未待陈庆从震怒中反醒过来时,却是得了宋燎恩的一记冷笑。

  只见那人眸色幽深,少血色的薄唇轻轻翕动着,“善雅公主说笑,我宋某人的内人,还不必做这突厥公主。”

  “呵!你的内人?”似是一朝被夺了话儿,善雅心下也生出些许不耐。她侧过身,于风雪中又细瞧了宋燎恩,当即便嗤道,“宋将军似还不知吧,”

  “那姑娘已应下本公主拿了这胎,待与本公主回了部落,就寻个真正的铁血男儿过日子。”善雅极是鄙夷的又瞧了瞧宋燎恩,她不喜欢这样的小白脸,与那陈庆相比,当真是没个滋味儿。

  眼前这般瞧着,心下也不住为那优娘感到不值惋惜。她虽不言,到善雅也能瞧出无忧同那日看猴戏时遇到的已有些不同了。

  这好好的姑娘家,若留在这草原戈壁,便是那自由翱翔的鹰。这若是进了深宅大院儿,估摸着,也就成了那三从四德,夫儿为纲的中原妇人。

  心中如此这般想,面上也甚是不耐起来。善雅不是傻的,事到如今宋燎恩还未身死,显而易见是哪里出了纰漏,大抵上她派出的儿郎怕也早已成了刀下亡魂。

  疆雪愈重,阵阵狂风卷着大雪在空中似是化做了千军万马,呼喝着要直冲云际。

  已经起了白毛风之势。

  善雅微眯起长眸,暗中握紧了手中弯刀。敌众我寡,再去招惹他已无任何意义。白毛风已至,现下天时地利,趁着风雪应是还有些许胜算。彡彡訁凊

  只听她重喝一声,“宋狗!还我突厥儿郎性命来。”提刀便要上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