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甚短,如白驹过隙般,散尽了春花,又舞起上柳絮。

  转眼便已入了四月末,草长莺飞,万物复苏的节气。这日天上依旧泛着晨曦无忧就早早儿起了床,婢女们端着铜盆香豆鱼贯而进,手脚麻利着伺候起梳洗上妆,待用过早膳后也才不过卯时。

  恰正逢镂花墙外眺进了第一缕光,许是晨起的缘故,空中依旧是着夹着丝冷气,激的无忧不住打了个冷噤,她忙抬手紧了紧大氅。

  红柳正挎着几个包袱走过来,她拍拍几个鼓囊的包袱,笑着对无忧道,“夫人,奴婢查了好几番,都装齐整了。”

  无忧点点头,几人方才踏着雾霭,坐上马车直往城门而去。

  好在时辰尚早,长街上行人也不算多,车夫勒着缰绳将软鞭伦的噼啪作响,马车飞也般在路上行着,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到商队要离开前到了城门口。

  还未待马车停稳,无忧便扶着车辕径直跳下车,她提起裙角边是小跑边对那端身坐在马上的郎君喊道,“大宝,莫走,先莫要走!”

  她步子跑得极快,只奈何声音太过娇小了些。郎君似是没有听到,垂首不知同身边的镖师讲着什么。

  姑娘眼瞧着是着了急,又颠起小脚更加卖力的跑着。身后跟着的一众仆从却被她这一通跑进出了冷汗。

  红柳挎着几个包袱,紧跑慢跑的跟在无忧身后,她喘着粗气对身后的仆从们大叫着,“快喊,快让谢公子停下。”

  一时间人仰马关口便高高想起了那一句句的谢公子,停下。

  正低头同镖师讲着话谢子实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忙回过头,映入眼帘的便是姑娘那抹越来越近的纤弱身影。

  谢子实忙同镖师颔首,撩袍下马,三两步便越过人群来到了她的面前。33??qxs??.????m

  无忧的额头已是浸出了薄薄的一层汗,她见谢子时走过来便住了脚,面上带着笑,一双眸子亮晶晶的。

  边伸出柔荑了擦了擦汗水,边对着站在对面的郎君笑道,“紧赶慢赶,终于让我赶上了。昨夜方才听到这商队提前了,竟是差一点错过。”

  谢子实掏出丝帕递给无忧,眸中满是温柔,“便知道你要早起,方才不告诉你,你却还巴巴的赶来了。”

  无忧摇了摇手,“你要去京城,那么远的路,送一送你我才安心。”

  两人说话间,仆从们大喘着气终是赶了过来。

  红柳面上带着焦急,他将手中的包袱径直塞进了身旁人怀里,三两步便跑到无忧面前,伸手抚了抚姑娘的腰身,似是都要哭了,“夫人,你怎的的跑的这般快?”

  “伤到了没有?”

  “有没有哪里不舒坦?您真真儿是吓死奴婢了。”

  她说的一阵儿委屈,无忧忙出声生安抚,“我无事,不过是跑了几步。”

  无忧拍了拍红柳的手腕,才又问道,“包袱呢?”

  见主子无事,红柳才又啊了一声,忙从侍从手中拿过包袱,红着脸将那包袱递给了谢子实。

  郎君体量修长,面冠如玉,宛若一株青竹。他伸出手接过那两个厚重的包袱,对着一脸羞涩的红柳颔首示意。

  举手投足间竟宛若世族,毫无商甲之人的俗气拘谨。

  红柳垂首刚想要说着什么话,却见谢子实已是转过了身。

  他对着无忧温润一笑,二人相识于微末,又相互扶持数栽,彼此之间早已是熟稔,无需一些虚头巴脑的礼数。

  “不是什么值当的东西,你路上许是用的到,便收下吧。”她眉眼弯弯,面上依旧是带着暖人心脾的笑意。

  谢子实点了点头,将包袱束在了马背上,转身又叮嘱了许多。彼时天色已大亮,城口间往来的人马更是多了起来。日头出来了,晨起的寒意早已不见,阳光甚是有些耀眼。

  几位镖师身挎长刀,步伐矫健行,到了二人身旁,兀一抱拳,对着谢子实粗声粗气道,“谢公子,时辰怕是有些晚了,再不上路,晚间怕是要过不了谷口了。”

  谢子实点点头,回首又是深望了无忧一阵儿,方才又提唇笑道,“忧娘,我走了。”

  “咱们京城再见。”

  无忧亦是笑靥如花,她冲着郎君挥挥手,“走吧。”

  谢子实撩袍上马,他回首又是深望了那一抹娇小的身影,才又决绝转身。长臂轻呼,一众几十人的车队,连着那镖师,在滚滚长烟中,便一同消逝在了边塞,直至成了那远处的一个黑点。

  无忧扬起小手,目送着众人远去,暖暖的春光映在她的身上,她微微颤动着长睫,仿若春日里开的一朵玉兰,极是清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