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依旧是个大晴天,因着有约,无忧起的并不算晚。

  彼时才天不卯时,一缕悠阳自那月门跳进了院中,当她睁开眸子时,身侧又已是空无一人。近些日子宋燎恩也不知在忙着什么,早出晚归,除了召人在书房议事,便只能在晚上瞧见他。不过无忧也不恼,他忙他的事儿,她同善雅每日谈天说地,倒也乐得自在。

  红柳听到了床榻间的响动,忙上前收起纱幔,她笑着对那略有些睡意朦胧的姑娘说,“夫人,今儿早膳是将军特意吩咐的蟹肉小汤包,”

  “您可要多吃上几个。”

  无忧抬手揉了揉眸子,眯眼瞧着红柳那殷切的笑脸,微微打着呵欠应好。

  要说着京城来的厨子果真是不同凡响,这蟹肉汤包师父在世时也曾给无忧做过,只师傅料用的粗糙,就连那蟹子也是师徒二人赤着脚从护城河外摸回来的,同这澄湖里的大闸蟹相比不言而喻。

  早膳极是精致,小姑娘用了足足有六只包子,喜得在场的婢女无不弯起了双眸。

  当日头升过树梢时,小姑娘挺着微微凸起的小肚儿,头戴帷帽,同匆匆赶来的善雅碰了面,二人便一同出了府。

  今年的北疆天气也着实干的厉害,自春日的一场大雪后,已是两月有余,均不曾落过半点儿的雨渣子。若不是有着昆山的冰河,怕是连戈壁外的草地都要荒芜了。

  风沙有些重,小姑娘一路带着帷帽,直至进了缎庄才将帷帽摘下。

  这庄子在北疆还算是小有名气,一层售卖些普通百姓的成衣布料,二层便是达官贵人才能穿的起的锦缎丝绸。

  许是风重的缘故,今儿庄子里并未有多少人。几人才一进门,就瞧见那风韵犹存的掌柜正轻摇着团扇,同身旁的伙计讲着话儿。半老徐娘,倒是宛如开得正是浓烈的蔷薇,举手投足间是是风情,那一双眸子生的更是极美又极其精明。

  掌柜笑迎过二人,暗下瞧瞧打量过两位女子,一位身着织锦襦裙,连织边的花儿似是也掺着些孔雀翎羽。而另一位虽打扮的爽利些,可身上随意挂着的红玛瑙串珠,一瞧便知价值不菲。心下有了掂量,也就顺势将二位姑娘领上了二楼。

  “贵人们想看些什么料子?咱这儿有江南来的上好锦缎丝绸,”掌柜边说边纤纤玉指边指向琉璃展间的各式衣料,“还有这难得的丝凌,浮光锦,”

  “这纹路都是请蜀地绣娘们精心绣制的,若春夏裁成衣裳穿在身上,行走间就跟染了光一样,真真儿是极美,二位贵人可还入的了眼?”

  掌柜笑意延延,回头瞧着两人。常年混迹市井的人精,只眉眼淡淡一扫便瞧出见那略显英气的姑娘似是心思不在此处。那姑娘虽也瘦弱,偏一双搅在在身侧的指刚劲有力,眉眼略是深邃,本是蜜色的肤色不经意间却是泛着些许红晕。

  掌柜淡淡一笑,心下已是有了主意。她挥手招来二层的婢人,不多时,几位婢人端过了几身男子穿着的衣衫配饰。交领长袍,织纹曳撒,还有几身骑射胡服,更有些玉佩,蜜蜡等男儿家的贵重之物。

  善雅只是一看,便红了脸。她握拳轻咳了声,侧目对着无忧道,“你可知陈庆喜欢什么样式的衣衫配饰?”

  这话倒是被问住。若讲衣衫配饰,大哥十几岁便入了军营,军营里的汉子除了身甲胄,便是几件粗麻布衣,军户人家,穿得不过是讲个整洁便宜。

  昔日里无忧也曾为他添置过衣衫,只那丝绸锦缎大哥也不要,只最多要件细布衣,寻个舒适罢了。

  无忧摇摇头,“大哥对衣裳倒是不讲究,若说配饰,我瞧着大哥更是没有个讲究。”他那唯一的荷包还是上年年初,无忧花上十个铜板买的,只用来偶尔装上些碎银铜板罢了。

  善雅听着也是有些犯了难,她望着那玄色的,靑色的衣衫,只觉着哪件儿穿在陈庆身上都好看。

  前些日子她同陈庆并肩作战,那男人面上虽冷,又不善言辞,可一把长刀偏一直舞在她的身前,几次三番斩下前来叫嚣的敌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