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黄水关,也算是进了京郊,到底是入了雨季的缘故,田地中新种下的麦子,也将将发了芽儿,放眼望去一片绿油油的,长势喜人。

  这几日无忧都是乖乖的窝在马车中,摇摇晃晃的,原本半月路,倒是走了一个多月才算到了京城。

  天子脚下,自然是不同别地的富贵,大渊当朝皇帝又极是尽靡,打进了城门那刻,那鳞次栉比的商街瓦舍,伴着京城百姓独有的那股子翘舌口音儿,她第一次才觉出,原这京城,比她想象中还要富丽堂皇。

  宋燎恩入京并未大张旗鼓,也不曾见什么人前来迎接。自北疆来的大批的兵马自然是不允许入城的,故此原是有近千人的兵士便留在了京郊外的营地中。

  宋燎恩和颜济也是在入城后就分别了,两家的府宅自不在一处,无忧初次入京,也自然就不知道那扶麟东街上的端亲王府与旁处有什么不同。

  城门入口,一身赤色软甲的颜济将手中的重剑翻出个剑花,他垂首与宋燎恩切尔私语了几句后,便调转了马头,往朱雀街的另一方行去。

  姑娘原是将纱帘掀开了一角,一双圆溜溜的杏眼正好奇的观望着街上往来的行人。却不知那颜济的脑子又搭错了哪根玄儿,似是光与宋燎恩拜别还不够,一个侧身又勒住了缰绳,冲着马车高兴的喊到,“忧娘,为尽地主之谊,哪日颜哥哥定请你上拾花苑纸醉金迷一番。”

  无忧长睫颤了颤,她自然不知道这拾花苑到底是什么地儿,可瞧宋燎恩当即对颜济飞出的一记刀眼,她也晓得了几分。

  纨绔搭淫_贼,便是那醉金迷的销金窟。

  小姑娘撇撇嘴,一落手便将纱帘又遮了上,整个人软软的又窝回了软枕里,不去瞧外面这两人。

  京城的街道似是无穷无尽,无忧窝在车厢中只知又走了好久,直至转了个弯,格外的喧哗便不见了,复又行了有一炷香的功夫,马车才算停了下来。

  身旁的静谧便也就不见了,似是有很多人,也可以听到徐徐的说话声,但那讲话声和人又极其有礼,听不出丝毫的喧闹。

  又过了大抵一盏茶的功夫儿,车厢门才被轻轻打开,却不是宋燎恩。

  一位身着素花锦缎的麽麽笑眯眯的站在车下,她对着无忧微一福身,恭谨中又带着股子世家豪奴自有的从容,“奴婢请苏姨娘的安。”

  无忧轻声应道,“这位是麽麽是...”

  她虽不喜这苏姨娘的称呼,只这一路上红柳在耳畔的徐徐叮嘱,她也自是晓得,京中的规矩和北疆大抵上极不相同,瞧这北疆的夫人一入京便成了姨娘。

  也好在她不尽在意,总归是要走的,称呼而已。

  麽麽见小姑娘生的峨嵋皓齿,虽是不同于大家闺秀的端庄典雅,但话语间也算是从容不迫。在这繁华落尽的京城中算不得什么绝世佳人,但是胜在有股子不同于京城女子的明艳灵动。

  不免也稍稍安下了心,她此番来便是来替王妃长长眼,瞧一瞧这边疆侍妾的模样。

  自打知道世子要从北疆带回个爱妾,王妃可算是操碎了心。

  王妃董氏出身名门,极是注重礼仪规矩,虽说她偏疼嫡子,这妾可不计较出身,可若是没有规矩,从那野蛮地儿抬进个乌七八糟的人来,她也万是不忍的。

  不过好在这小姑娘生的白白嫩嫩,看起来倒像个容易拿捏的主儿,也算是将将能入得了眼。

  麽麽心下此般想着,面上的笑容也不禁更随和了几分,“回苏姨娘的话,奴婢是王妃身边的麽麽张氏。”

  “王妃惦念着姨娘有孕辛苦,怕是初来乍到多有不便,特意命了奴婢来伺候姨娘的。”

  无忧点点头,便也没在说什么。

  府门前的热闹也要散了去,一众贵人在奴仆的簇拥下已是进了府。

  张麽麽瞧着也忙上前一步同红柳一齐将无忧搀扶下车,如今她已有五个多月的身子了,原本才微微隆起的小腹,经这一月眼瞧着又是大上了几分,竟是连宽松的襦裙也遮不住了。

  行动间已是有不便,但好在小姑娘人生的纤细,这身子瞧着倒也不丑,竟让人多了几番怜惜之感。

  宋燎恩在人前被前呼后拥的拥进了院子,端亲王妃只有这么一个嫡子,自幼更是放在了手心里疼。虽说已是个而立之年的男子,可架不住近乎于多半年未曾见过。

  这自打见到自家亲儿那一刻,便是再也端不住了。只一双眸子红红的,捧着宋燎恩的手,又是嘘寒又是问暖,恨不能将这多半年的北疆知个尽。

  当小姑娘走进院子中便瞧见了这一幕,男人被一位身着细纹罗莎,头簪缂丝如意金簪的贵妇人牵在身侧,而他的另一旁是位身着紫金蟒纹曳撒的高大男子,面容与宋燎恩有几分相像,只是相对于宋燎恩的棱角分明,他倒是多了几分书卷气,小姑娘心下明了,这应该便是端亲王与王妃了。

  环顾三人身后,也多多少少的站了几位打扮极其华丽的男女。瞧着这群人或笑或言,行动间极是谦卑有礼,有那保养得当的美妇,也有将要及笄的少女,无忧眸光微动,心下明了,这该是府中的姨娘庶子们。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