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请”字口条上倒是讲的痛快,就连那蹲坐间的行礼也精细的不差分毫,可那股子由骨子里带出的傲气劲儿,却是怎么也遮掩不得。

  是以万禾面上虽是有礼,可语气中却带着些头等丫鬟说不出讲不明的傲慢。

  在这后宅里便是如此,主子若是有着权势,她的奴仆便就比那不受宠的姨娘还要体面些。

  可这股子傲慢倒是用错了主儿,无忧一来不是那子不受宠的姨娘,二在,在她心中早已是和这深宅大院儿画清了界限,不欲依靠男人,用这脸面身份过活儿,也就没了那些所谓谨小慎微的。

  无忧忽然想起她的师父,心中也万般感慨,她师父这一生哪哪都不靠谱,唯独却传了她一身手艺,足够她以此养活自己和孩儿。

  她眯着眼将口中的果核吐了出去,这才对着那趾高气昂的万禾缓缓回道,“我不去。”如此娇娇柔柔的一句话,不成想却着实戳到了万禾的肺管子。

  什么叫我不去?主母叫一个妾罢了,哪里还随她去不去的道理?当真是慌蛮地儿来的卑贱之人,竟是连基本的礼数都不懂,万禾在心中啐了一万遍,竟也不知世子爷瞧上这边地粗妇的哪一点了。

  她将脸微微抬起,随意冷哼了一声,这便就是敬酒不吃便吃吃罚酒了。

  “我想姨娘是初来京城还不懂咱们府里的规矩,”

  “世子妃乃是世子正妻,至于苏姨娘”万禾抿唇故作般笑了笑,“苏姨娘怕只是世子的妾,莫说请,就算每日里正妻要妾室晨昏定省怕也是正统的规矩。”

  “咱世子妃娘娘自是个宽宏大度的,没有挑苏姨娘的不敬之理,望姨娘也要惜福,要懂得感恩才是。”

  这话说的着实是难听了些,无忧眉头一挑,睨着那逆光而站的人。

  她依旧是纤细,可从她眸中迸发出的威逼气势却着实让红柳咂咂舌,那也太像大将军了,她有些怕。

  廊厅四下寂静,只闻得偶尔掀帘而入的半片蝉鸣。两人一站一卧,两两相视间,却终是得了无忧的扑哧一笑。

  她这辈子长在北疆,见过突厥人,也混迹过市井,那些人有好的,也有那一刀毙人命的,更有那唯利是从的。人来人往,不过是拿拳头的软硬来说话,还从未见过用舌而战的刁蛮之人。

  姑娘伸手揉了揉面颊,瞧着万禾秀鼻朝天的样式儿,倒是突然间对这养在金丝笼中的贵女来了兴趣。

  她手脚麻利的跳下春榻,对着乌眼儿鸡似的万禾笑到,“走吧,你带路,那就去瞧瞧世子妃娘娘。”

  万禾见这人上了道,便也就甩甩帕子哼了一声。到底还是奴婢,只仗着自家主子摆通威风也就够了,旁的事倒也不能做的太过,毕竟这人说到底还是世子的爱妾。

  她一转身也就走在身前带起了路。

  只走过月门时,倒是碰上了刚从秀起堂回来的张麽麽。万禾忙一福身对张嬷嬷行了礼,麽麽点点头,又侧身瞧了瞧跟在她身后的主仆二人。

  终日行在大院儿中的人,早已是修出一副火眼金睛,单凭这一眼,便也就瞧出个原委来。

  张嬷嬷不动声色,只恭顺的避身让出了路。远瞧着几人的身影消失在影门后,她才这五22222222又忙提脚出了院子。

  —

  这合欢院距碧彤院倒是算不得太远,行过抄手游廊,再绕过百莲池,不过多半炷香的功夫,也就到了地方。

  都是带个院字的名儿,可若要论起气派来,怕是要相差了北疆到京城的距离。

  无忧站在门槛外,瞧了瞧门匾上几个绘金镂玉的大字,不免又抬了抬眉。所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世上和皇族沾上关系的宗室,到真是富贵泼天。

  万禾见她止了步,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住瞥了瞥嘴角忙在前面轻唤了声,无忧闻声回神才同红柳方才又进了院子。

  当她跨进堂厅时,李文瑶正垂首同宋逸远在用着午膳。

  万禾恭身上前回禀着将人带到了,李文瑶却也不抬头,只轻嗯了句,万禾见状也知趣儿的退到了一旁规矩的立着。

  黄花梨木圆桌上摆放着各式珍馐,盛放菜点的盘子也是汝窑绘金纹瓷,象牙双箸,琉璃杯盏,无一不透露着精致奢靡。

  李文瑶轻夹了箸蟹黄毕罗放到了宋逸远碗中,又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后,这才抬眼望向静立在厅中的女人。

  天青色的洒花烟罗裙,面上未施粉黛,纯却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唯独头面却寒碜了些,只簪了只素银合欢簪子。

  到底是寒门小户出身,上不得台面。

  只这匆匆几眼,李文瑶便对这为自己的儿子带来轩然大波的女人定下了意。原以为是什么倾城的角色,如今一看才知不过尔尔的边陲小户罢了。

  她把象牙箸搭到筷架上,又抬起帕子点了点唇角,才不疾不徐道,“昨日府中匆忙,还未顾得上和你说上话。”

  “不知那合欢院你住着还习惯?”话虽是问出了口,可她未待人回应,便又说道,“那院子荒废了许久,也还是知道你会来京才让人又修葺了下,模样虽是旧些,但听说是王爷之前的爱姬所居之地,倒也算的上冬暖夏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