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渊的都城临近东面有一条护城河,这处原只是一个水渠,因着当今天子喜好江南风光,便命人耗时几年,人工开凿成了一处江南水乡。

  河面足有几丈宽,河水澄澈,夏时往往会绽放着大片的莲花,有那富贵人家的小姐郎君,便喜好在小巷口租个乌篷船,乘船赏莲,自是一番雅事。

  沿河两岸皆是些京城里甚好的酒楼茶肆,曲水流殇,临楼听雨,自是吸引了大批的达官贵人。

  马车在其中一处最是显赫的酒楼前停下,宋燎恩轻抚着无忧的小臂将她扶下车。

  大底应是这处的常客,一身绸衣的胖掌柜见着这宋府的马车便忙堆着笑迎了出来。

  掌柜在前躬身引着路,几人上了二楼的雅间。

  一推开门,那阵阵荷香。便从半开的支摘窗外透露进来,水光潺潺,圆桌上早是摆好了各色菜式,美景佳肴在前,自是一扫了刚才那一丁点儿不快。

  宋良恩向前几步将圈椅轻拉了出来,又转身扶着无忧坐下。

  今日这酒楼是他一早便命人定下的,所点的菜式也均是些酸甜口味,姑娘家欢喜的菜品点心。

  宋燎恩落座在姑娘身侧,他抬起牙箸亲自为她布菜。

  许是身子越发重了,无忧的胃口近些日子也越来越好。男人夹过的菜又都是她喜欢的口味,她不知不觉便多用了些。

  宋燎恩却是未曾动过,他胃口清单给我,本不喜欢这酸甜之物,只端起茶轻酌着。

  男人嘴角含笑望着她进的香甜。

  这雅间虽是在二层,到底是近水的缘故,在支摘窗开着时,便也能听到河面上的潺潺流水声。

  宋燎恩是面向支摘窗而坐,他耳力极聪,远远便似是听到了故人的声音。便也就借着放下茶盏的间隙,目光轻飘过支摘窗。

  乌篷桥小船轻划过水面,男人居高临下,只一垂眸,便瞧见了乘船同游的谢子实与李纹瑶。

  谢子实今日一身竹纹长衫,玉冠束发,极是俊朗儒雅。

  此时他正与李文瑶对坐在乌篷船中,两人之间一柄炭火泥炉,烹茶赏荷。

  状似一对儿佳偶天成。

  乌篷船只一闪而过,窗外便只余下了微波粼粼的水面,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宋燎恩剑眉轻展,薄唇旁也不住带上一丝玩味的笑。

  当初他不过是顺便提点一下谢子实,不曾想到是如此迅速,这才几日就真让那女人动了心思。

  到不知是这谢子实手段高明,还是那李纹瑶太过痴傻。

  啧啧,宋燎恩暗摇摇头,他眸底含笑,又抬箸为无忧夹了块儿淋了桂花糖的豌豆黄。

  -

  “谢郎,”乌篷船内,李文瑶眸色顾盼流转。

  她面上娇羞,仅纤指捧过茶盏,美人似涎玉沫珠,一颦一笑甚美,“来尝尝我烹茶的手艺。”

  谢子实收了折扇,他面上含笑,抬手接过茶盏,眸光却是顺着她纤细的手指看到了她新染的蔻丹。

  茶水顺着喉头涌过,是上好的陈年普洱,似是还放了些陈皮,滋味甚是浓郁。

  茶虽好茶,只他喝不惯,他还是喜欢清雅些的碧螺春。

  见谢子实将茶盏放下,李文瑶忙道,“如何?”她眸光闪闪,不肯错过男人面上的丝毫情绪。

  她记得那人曾最是爱同她赏荷品茗,他说她烹的双陈普洱,乃是世上一绝。

  谢子实微一颔首,眼眸中依旧是化不开的浓情蜜意,“滋味甚好。”

  李文瑶点点头,她樱唇颤颤,别开眼,去瞧着那被船桨推开的片片荷叶。

  荷叶在水中泛起涟漪,她尘封在午夜梦回的往事,也一幕幕不禁浮上心头。

  那是十年前,她不过刚刚及笄,便从宫宴上遇见了新科探花郎谢致远。

  她明艳动人,风华正貌,却依旧被那才高八斗的温雅男子吸引。

  虽是知他有妻有子,只那糟糠妻不过江南一富商之女,自古商假之流皆是下品,怎可敌她首辅嫡孙女的尊贵?

  她生来便骄纵,少女春心萌动,又是一眼万年之人,万不容匆匆错过。

  如此一来,几番相见,二人便有了首尾。

  春时赏花,冬时赏月,烹茶煮酒,对月吟诗,做尽了这世间风流之事。

  直至她发觉自己有了身子,不过刚及笄的少女,她就算是胆子再大,破了男女大防的底线,可就这突如其来的事儿,倒真乱了她的心。

  她哭着找到男人说了此事,又请时位宫妃的姑母去劝祖父,让祖父允许待谢致远休妻后,她嫁予他。

  本以为万事进展顺利,男人已是休妻,姑母也已经应下规劝祖父,偏在她最是高兴之季,男人因贪墨军饷进了昭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