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凉如水,宫闱内四下静默。

  偶有清风拂过院中的玉兰树,树叶沙沙作响。

  忽尔一白羽信鸽飞过,落在了那半开的悬窗外。

  鸽子啄着琉璃窗面,咕咕叫了两声,便从窗内探出只带了攒丝金镯的手。

  烛影稀疏,许是天热的缘故,近些时日即便是入了夜,偏依旧是无心睡眠。

  彼时梆声早已响过三回,太后却依旧穿着身莲花底纹织锦寝衣,她正半靠在春枕上,借着寝帐外透过的斑驳光影,垂眸看着手中的半册佛经。

  书页翻动,手腕间的紫檀佛珠琳琅作响。

  姜麽麽木着脸绕过红木雕福挂屏,匆匆行至拔步床前。

  她福身将手中的信捧给太后,小心着附耳道,“娘娘,世子妃娘娘回信了。”

  寝帐中的烛光稍许暗了一瞬,太后眸色轻动,她轻喘着气,似是心中一块大石将将落下。

  太后放下手中的半卷佛经,垂眸看向姜嬷嬷。

  烛火氤氲,将她的半张脸隐匿在暗处,看不见甚清晰。只寝衣上的莲底金纹,散着淡淡幽光。

  _

  帝后大婚,普天同庆。近些时日里,京城四处尽是张灯结彩,上至高官,下至百姓,无一不在忙着此事。

  端亲王府因着领着个无实权的虚差事,倒是乐得消遣,忙里尚能偷得浮生半日闲。他也就唤上些同僚挚友,借着夏日里莲池中的荷花开的娇艳,便在府中摆了场赏荷宴。

  参宴之人,除了些攀庸附雅,世家大族之辈外,自然也有着几许眉骨深邃,身形伟岸的武将。

  只端亲王自来闲云野鹤,相交甚广,前来参加宴席的人又多,这几许生面孔或走或留,便也没能引起旁人的注意。

  世家大族置办宴席自是极重礼数,男女分席而坐,也好在端亲王府的水湖足够大,赏过了荷花,女眷们有那不喜好锤丸投壶的,便又随着端亲王妃移步去戏楼听戏。

  三层漆木雕廊的独栋戏楼,女眷们对桌而坐,锣鼓一响,扮相美艳的名角便踱着莲花碎步自幕后而出,月白水袖一抛,便咿咿呀呀地开了嗓。

  无忧自是也在其中,这京城名角难得一见,她乐得来凑这个热闹。虽是位置被安排在了稍远的地方,可不同那群端庄典雅的贵妇人们坐在一处,她也是乐得自在。

  要讲这名角儿自是不同凡响,不论身段还是唱腔,皆是端尽了派头。无忧抓了把瓜子,眯着眼随着锣鼓声摇头晃脑地打起拍子。33??qxs??.????m

  台上名角儿咿咿呀呀,从那四郎探母,到贵妃醉酒,而后不知是谁又点了出墙头马上,姑娘这一坐,便足足听了近两个时辰。

  坐的她的小腰都有些隐隐发着酸。

  无忧伸出柔荑暗中揉了揉腰,借着端盏饮茶的功夫,她向红柳轻轻张了张。

  红柳见了,忙俯下身,她贴着姑娘的耳畔轻声问,“夫人怎么了?”

  姑娘抬指点了点门外,又对红柳做着口型,太闷了,出去走走。

  红柳点头会了意,她微微打眼儿瞧了一圈儿,见众人依旧是在聚精会神听着戏,丝毫没注意到这边儿,便忙又弯下身子将小姑娘扶起。

  主仆二人踮起脚尖,顺着戏楼的边侧,走的悄无声息,竟是全然没有注意到暗中窥着的一双眼睛。

  无忧特意走的离戏楼稍远一些,今日王府宴请,宾客随从也是众多,能在月门外寻得块无人的地方真属不易。

  见四下净了,她才一把扯下臂间的披帛,塞到了红柳怀中。

  她勾着手,浅浅伸了个懒腰,也将一身的惫懒散了个净。

  “你说那群夫人怎么这么喜欢听戏呢?”姑娘纤指附在唇边浅浅打了个呵欠,她也喜欢听戏,只这一出接一出的听,还真是累死人了。

  红柳笑了笑,浅扶着人往湖边散着步,“夫人是喜动的,现下又怀着身子,坐久了自然不舒坦。”

  无忧点点头,及是认同。

  一缕清风拂过湖面,吹乱了她鬓间散落的几缕青丝。

  她伸手将发丝别在耳后,日光照过她长长的睫羽,姑娘眉眼弯弯,唇角含笑,一动一嗔,皆似融入了廊外的暖阳,让人望之便化开了心肠。

  忽闻细碎扑通声沉入水底,无忧起了性子,她双手轻抚在栏杆上,踮起脚尖,向廊外探身去瞧。

  只见几只拇指大的小青蛙,正坐在荷叶上,扑通扑通往水中跳着。

  那片荷叶离岸边很近,细细瞧去,不止叶面上有着青蛙,水中竟还有几尾小金鱼,橙亮亮金灿灿的,瞧着甚是喜人。

  “走,去扑水玩去!”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说着,便寻了条小路从游廊中走了出去。

  红柳忙追上前,主仆二人沿着湖畔寻到块儿略显平整的石头坐了下来。

  无忧微躬下身子,伸出双手,捧着湖水玩。

  晶莹的水滴从指尖滴落,在湖面上晕出涟漪。鱼儿受了惊,忙摆动起尾巴,便连同那青蛙也四散逃开了。

  姑娘咯咯笑着,她弯起腰,又垂手从湖边的石头上摸了几下,抓出了几只大螺蛳。红柳瞧了也忙扯了片叶子,将几只螺蛳包了起来。

  主仆二人自打入了王府难得玩的如此开心,阵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也从湖畔远远传到了月门之外。

  而宋燎恩此时正负手立在蔷薇影壁下,他面色沉寂,正听着张副将禀报起近日京城内外的军事变动。

  “进军中钉子传出话来,说陛下将尽数兵权从季首辅处揽回了手中,现下禁军皆听命于陛下。”

  “三大营呢?颜济可有将人送进去?”

  说到此处,张副将不免扯唇笑出了声,他憨着一张嗓子,忍俊不禁道,“颜将军已是将人送进去了。”

  “那几个人倒还真是能吃酒打混的,仅这么些日子,在营中就混的如鱼得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