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禾无法只能咬牙上前,她紧贴着石壁一点点挪动着,眼瞧着整个身子便要绕过假山,曝/露在人前。

  似是不死心,万禾又泪眼汪汪的回过头望着李文瑶,却依旧是得了记白眼。

  李纹瑶跺跺脚,万禾便只又抬袖摸了摸眼泪,这才一咬牙,真就向那正在赏鱼的主仆二人扑了上去。

  她脚上用力,跑的极快。本想是将那站在湖侧的无忧直接扑进潭里。只要一落水,那早就埋伏下的护卫就会扯住她的脚,将她活活溺死。

  偏人算不如天算,在万禾刚要伸出手去推人时,膝盖却不知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疼的她险些背过气去。

  她脚下一歪,只听扑通一声,自己却跌进了深潭中。

  “救,救命啊!”红柳在水中拼命挣扎着,水花四溅,淋湿了潭畔上无忧二人的裙摆。

  主仆二人见此场景,一时竟不知该讲些什么好,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大眼对着小眼,面面相觑。

  这坏事做的也未免太过拙劣些。

  那万禾恐怕也是个不会水的,她在水中扑腾久了,吃了满肚的生水,眼瞧着人也没了活动劲儿,似是要沉了下去。

  红柳忙指着问,“夫人,这人是救还是不救呀?”

  无忧勾了勾手,要说这人害她,她是万般不想救的。

  可左右想想,也不过是个可怜人,听命于人罢了。

  红柳忽指着深潭惊道,“我滴个乖乖,夫人,她要沉底了!”

  无忧忙跟着看了一眼,只见人似乎真是扑腾不动了。

  她望着假山外不住抖动的树枝,又听着那簌簌间,杂着几句含糊不清的咒骂声,一个抿唇,终是拉起了红柳的手头也不回的匆匆跑了。

  而待二人的身影消失后,李纹瑶这才从假山后跳了出来,此事行得不光彩,她也没带上多少人。

  李文瑶站在岸旁,低声唤了几句,却见侍卫迟迟不露头,好在她身后的老嬷嬷会水,这才将万禾救了下来。

  性命虽是无忧,可吃了一肚子生水,又受了惊吓,怕是也要躺在床上许久下不来床。

  奴婢失足跌入水中,本算不得什么大事。可在水中又捞出个黑衣刺客的尸身来,这倒是在整个王府里引起了轩然大波。

  端亲王先是连夜下命撤换掉了整个王府的侍卫,而后又听下人禀报,说晌时曾看到苏姨娘在潭边扑青蛙玩。

  他眸色微变,扫过在场的每一人,最终也只是让侍卫加强巡逻,此事府中不许再有。

  端亲王坐在高座上挥挥手,众人忙躬身拜别,起身出了堂厅。

  月上中梢,月夜清冷,忽迎面吹过了几缕凉风,拂起了无忧臂间的缂丝披帛,她轻轻打了个寒噤。

  宋燎恩似是有所觉察,他将她的小手握进了掌心里暖着,“冷了?”

  无忧摇摇头。

  她不冷的,只是她真是有些怕了。

  若说今日她曾想过世子妃想推她入水,却从未想到过她居然还会命人埋伏在潭中取她性命。

  这京城所有的人情世故似是都与她格格不入,无忧眼睫颤颤,现下大宝联络不上,她真要再寻个法子离开这吃人的地方。

  如水月光洒落于合欢院的每一处,长廊下烛光摇摇,婢女们垂手而立,今日府中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人人皆是自危不已,唯恐下个被查换掉的便是自己。

  宋燎恩一路无话,他牵着无忧的手将她送回到房中,又为她脱下绣鞋,待看着人熟睡后,方才又起身。

  他眸光沉沉,修长的手指弹过衣襟间的些许褶皱,眼底的一丝温润,也随着褶皱而消逝不见。

  宋燎恩又看了看熟睡的无忧,沉声吩咐道,“看好你家主子。”

  婢女们忙垂首应是。

  一阵珠帘声过,满室的威压也随之不见,众人终能瑟缩着身子舒了口气。红柳抬袖擦了擦额上的薄汗,她抬头看着那扇轻轻做颤的珠帘,嘴唇动了动,竟是头回生出了逃回北疆的想法。

  皂靴踏过鹅石小路,男人负手在暗夜里行着,冷月映在他的面容上,远远望去,整个人仿若置于三冬中,竟比平日里更添了一份薄凉。

  竹林动了几下,似是幽风吹过,忽而从暗处走出个蒙面黑衣人,抱拳行礼道,“将军,已是有眉目了。”

  “与世子妃暗中勾结之人乃是太后,今日那侍卫也是太后安插在世子妃身侧的暗卫。”

  黑衣人说着又从袖口中抽出叠书信,双手捧给了面前人,“世子妃与太后以飞鸽传书,这些是属下截获后誊写下来的内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