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板被轻手推开,除了灌进室内的寒气,没发出一丁点的声响。

  宋燎恩卧在床榻上,晨日里柔光洒落于他的面颊,终日萦绕在周身的戾气似是也淡去了那么几分。练武之人耳力极聪,且他向来又睡的浅,无忧刚进院子时他便醒了。只是昨夜未曾好眠,现下他没有那个心气去应付旁的事,仅是将身子侧过,闭上眼睛,不欲理会来人。

  无忧点着脚尖悄声将食盒放在黑漆牙桌上,动作轻柔的仿似一只猫儿。房内的炭盆应是熄了,室内的温度也冷上那么几分。

  “将军,起来吃早膳了。”她绕过圈椅,柔声说着。

  床上人欣长的身姿透过奎文插屏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还睡?再睡下去莫不是要浪费了这一盒饭食,无忧转转眼珠,浪费饭食可耻,浪费她的心意更是可恨。

  拍马屁就是要讲究个熨帖,她顶着大冷天的早起灶饭,不让谪仙看到她的诚心怎么能行。

  无忧顿顿喉咙,忽然又想起那日在军中所看到的营妓,一个个小腰一扭,媚眼如丝的让人心神直荡漾。

  莫不是这军中男人都不喜欢贤惠温润,反而喜欢那娇媚百态的作态,也是,她那生铁一般刚直的大哥不也是宿了那些营妓么。

  思及至此,无忧顺顺喉咙,又捏起嗓子喊道,“将军~~”

  声音娇柔的仿似能溢出一股水来,生生将她自己叫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半晌,房室内还是没有声响,插屏上的身影依旧没有丝毫挪动。

  莫不是昨夜踹了椅子还不解气,生生气死了呦?这,不至于吧。

  无忧捏住鼻梁思考了一会儿,她觉着还是要进去瞧瞧,倘若这大粗腿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她现在这不尴不尬还消了身份的黑户可怎么整。

  她伸出小手轻拍下起伏的胸口,“将军,忧娘可要进来了。”还是说一声的好,昨夜宋燎恩莫名而来的癫狂历历在目,她可不想一大早再触霉头。

  无忧轻声绕过奎文插屏,檀香的淡雅之气充斥于整个内室。室内布置极其简单,一张乌木雕花架床,一扇百宝嵌柜,皆是寻常之色,可细细看去做工却是极为精良,不似凡品。

  宋燎恩正躺在床榻上,安安静静,仿佛一尊玉人儿雕像。无忧按下心绪,几步走到榻旁蹲下身子,她先是伸出手探探宋燎恩的鼻息,又摸了摸他的额头,气息平稳有力,一颗心终是放下了肚。

  晨日中的亮光透过玄窗映进内室,落在霜色帷幔上,将宋燎恩寡白的面色映衬得更为刺目了几分。他本就生得极好,身高八尺,剑眉凤眸,平日里一身银白软甲披挂于身,言行间皆是凛冽如风的将相之气。仅是如今,安稳睡在床榻之上,周身的萧杀似也淡去了那么几分,反倒是平添出些许岁月静好来。

  无忧转过身子,清澈的眼眸像是汪着一湖春水,她扫过宋燎恩饱满的前额,俊挺的峰鼻,幽深的眼窝,直至薄凉的唇瓣,只是那唇似是缺了几分血色。

  她轻蹙起眉角,不知怎得,心中竟无端生出一丝心痛,平日中谪仙总似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不足而已之年却身居如此高位,怕是这九天之外也是格外极寒之地吧。无忧伸出手挽起宋燎恩额前碎发,又替他揶了揶被角,静悄悄的,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她摇摇头,暗笑自己只是来卖个乖抱大腿而已,怎的生出这些无端想法,难不成真是色令智昏,那谪仙一张脸长的是好,可架不住他那脑子却不正常啊,一脚能踢烂圈椅,实属危险的很,要不得。

  无忧跪坐在脚踏上,一会扣扣指尖,一会又绕绕袖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宋燎恩,毕竟拍马屁的目的还没达到,家主不点头,她也出不去将军府的大门啊。她又抬眸扫了一眼,榻上人眼底一片黑青,怕是昨夜没有睡好,这猛然叫醒他会不会又发病啊,无忧环视圈内室,没得圈椅,这次再踹估计只能踹床板了,希望那床够厚,别碎成末儿才好。

  她心下一横,随即伸出冰凉的小手颤巍巍抚上宋燎恩的面颊,

  软软的,滑溜溜,谪仙果真还是好摸的很。

  宋燎恩长睫微颤,猛然睁开眼睑,凤眸中尤带着一丝晨起的不悦。他本想敷衍了事,装睡不去理这聒噪的女人,没想到她反倒是一摸再摸,变本加厉摸上隐了。

  宋燎恩挑起眼皮,紧盯着床边无忧,没有说话,只是那阴恻恻的目光让人脚底生寒。

  无忧一怔,一种调戏良家俊男被抓包的尴尬感油然而生,她不由弯了弯手指,月牙似的指尖一不小心划过宋燎恩的面颊,在那寡白的面皮上留下一道猫抓是的红痕。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