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头明晃晃挂在当空,天已近正午,商街上一派热闹非凡,经商的,走脚的,来来往往中吆喝声不绝于耳。

  三个身着半甲的男人从远处打马而来,一路风尘。

  “吁”,陈庆勒住手中大宛马,手脚利落着翻身下马,向随行二人抱拳一礼,“请将军稍待,末将取些东西便来。”

  颜济一身红甲,打眼扫过街市,无非是些寻常商市,他满腹疑惑问:“陈校尉去取什么?”

  陈庆微黑的俊脸稍红,声音中没了往日沙场男儿的傲气倒多出些温情来,他难为情的抓抓面颊,“优娘是末将的妹妹,她出嫁,做哥哥的定然是要聊表心意。”

  颜济点点头,侧过身瞧向马背上的宋燎恩,一双桃花眼中满是笑意,“擎苍?”

  宋燎恩面容依旧,看不出一丝欢愉和悲伤,他一撩长袍,也翻下马背,伸出一只大掌按在陈庆的肩背之上,“往后都是一家人,私下里便没得这些礼法。”

  陈庆忙抬起头,老实敦厚的一张脸满是震意。边疆儿女虽是不拘小节,可他从军也有数载,军营内不同别处,等级甚是严明。这白衣战将宋燎恩之名他早就有耳闻,天生将相之才,一杆银枪,扫蛮夷,震倭寇,未到而立之年,却可独守大渊半壁江山。

  今日一早,他本欲操练完后便去宋燎恩帐中多谢他肯出手救下优娘,可未等到他去,这二人便一齐寻上自己。起初时,他还不明所以,军营之中小小校尉没有八十也有一百,两位领将一齐找上他倒也是奇事。

  二位主将一入帐,那颜将军便一把搭上他的肩,笑道:“恭喜陈校尉。”

  陈庆本就一头雾水,未建军功,何来之喜。

  可待宋大将军开口时,他却惊得一时却不知该如何讲。

  优娘与大将军之事本就属巧合,这些天他在疆外也曾多有思虑,优娘与苏念的性子如出一辙,如同那边疆处急驰的骏马,受不得丝毫束缚。若那大将军一生镇守边疆,有他在,倒也无妨。可他私下悄悄差人打听,这大将军并非仅从军建业,他乃是端王嫡子,正经的世子将军皇亲国戚,那可都是要回京城的。深宅大院中的事儿他也多有耳闻,若优娘真随他回京城,以优娘的性子保不齐会再惹出任何篓子,他在边疆,山高水远可就真成了鞭长莫及。

  京城里一个砖头扔下去,砸坏十个人便有八个不是当官的,也与当官的撕扯不开。优娘一个孤女要去到那虎穴之地,陈庆想想便觉得心疼。他自小当眼珠子呵护着的妹妹,去到别处做小伏低,陈庆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榆木疙瘩脑袋一时上头,恁的瞎做什么主,凭优娘开心就是,上了谁的榻有甚重要,若这辈子她嫁不出去,他养着她便是了。现在好吧,人家要大张旗鼓的纳妾,还说是一家人,他真是把优娘推进了龙潭之中。

  宋燎恩无视掉陈庆的满脸郁色,“我同陈兄一起去,此番行事匆忙,倒是亏欠优娘了。”

  陈庆张张口,却未曾出声,他心下一横,罢了,若这大将军驻守边疆,他便建功立业为优娘争个体面,恐旁人也不敢轻瞧了去。若他调师回京,那他便舍了这身军甲也要把优娘留在身边。

  陈庆点点头,三人将马栓在石柱之上,便一同转了进了祥瑞庄。

  祥瑞庄乃是边城中最好的一家布庄店,说是布庄,所经营之物倒也是嘈杂。边城临近茶马古道,各族贸易频繁,南来北往的商队更是络绎不绝。这祥瑞庄便因此而其,汇聚了南北各处奇珍异宝,只要出的起银钱,好物皆是可得。

  三人一进店门,祥瑞庄的掌柜便一脸笑着迎出来。

  为首的陈庆他是识得的,那随后跟着的两位打眼瞧去身强体壮,气宇轩昂,所穿之物更是皆非寻常,恐怕就是新来的将首。

  老掌柜屈手一礼,笑呵呵道:“军爷安好。”

  陈庆回了一礼,“掌柜,我叫你备下之物,可曾都做好了?”

  老掌柜连连点头,“一早便寻人做好了,在库里存着就等校尉来取呢,”他招手,柜上的小二得了示意不久便捧出一套新嫁娘的衣裳头面来。

  掌柜拿出头面递给陈庆,“您瞧瞧,都是上好的东西。”

  陈庆拿进手中细细瞧看着,掐丝东珠合欢步摇与那大红遍地金绣合欢花喜服,红红火火,皆是优娘欢喜的样式。

  从优娘及笄那年起他便寻了这祥瑞庄准备上一套上好的嫁衣,没成想才刚刚两年便就真的用上了。

  陈庆瞧看那喜服喜衣,心中竟然升起股老父亲般的心酸和不舍,一想到儿时的小尾巴真的要做了他人妇,眼眶不禁酸涩难忍。

  “包起来吧,小心着些。”陈庆抬手抹了把脸,哑声对那掌柜吩咐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