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府邸布局颇大,四进三出的院子,今日更是一片喜红,奴仆往来间络绎不绝。

  无忧抬脚出了自己的小院儿,左右一看,却犯了难。她来府中不过几日,统共去过的地方除了小院儿便是宋燎恩的书房和灶房,这个堂厅到底在哪?

  她停下脚,扶扶额,院子大了也不好,还不如她的几十见方小院来的实在。

  无忧四下张望正准备寻个人带路时,身后的红柳总算追了上来。

  “夫人,夫人,莫跑了,您等等奴婢。”红柳一双莲步小脚追的颇为艰难,她微喘着气将大氅披到无忧身上,“夫人,咱们缓缓走,不急的。”也不知夫人哪来的力气,再追下去可真是要了她的小命儿。

  无忧面色一红,扫过红柳小巧的绣鞋,她倒是忘了,束过脚的女子皆是走不快的。

  “好,那你在前面带路,咱们这就过去。”

  红柳拍拍起伏的胸脯,待顺过气后,这才搀扶住无忧的手臂,二人一同往前厅走去。

  抄手游廊上悬着红绦,疆风吹过,檐顶上皑皑积雪随风而下,红绦飘摇,落雪纷纷,配上赤金喜字,倒真是有了一丝嫁娶的喜气儿。

  主仆二人穿过游廊,又走过花园儿中的石子小路,园中红梅正盛,阵阵清梅香气迎面而来,沾染在无忧的肩头,发梢,璞玉似的美娇娥倒是平添上些许芳香。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这才来到了前厅。

  不待守门的小厮通报,无忧就一把将肩上的灰鼠大氅撤下塞到红柳手中,三两步蹦进了厅内。

  “大哥,大哥。”少女娇柔,婉转似黄鹂鸟的声音响起。

  厅中正在吃茶的三人闻声皆是放下手中的茶碗,抬头一齐瞧向门口。

  一抹素色身影如风般一闪而进,还没待看清,便一头扎进了陈庆怀中。

  “大哥”无忧抬起一双清澈的杏眼泪眼巴巴的瞧看着陈庆,平日中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一时见了亲人却委屈的酸红了鼻头,

  她哽咽几声,“大哥,你怎么现在才来瞧优娘,优娘优娘差一点就再也看不到你了。”

  自家的妹子是个什么性子陈庆是知道的,自小起受了欺负只会抡起拳头讨回来的硬茬子,若不是委屈极了断然不会这般哭的。

  陈庆眼眶一红,两条剑眉拧成一团。他伸手将无忧圈进了怀中,“莫哭,大哥这不是来了。”声音低哑中透着股子心疼。

  无忧紧紧抓住陈庆的玄色半甲,当即嚎啕大哭起来,哭声断断续续,瘦削的肩膀一抖一抖的,像极了迷路的猫儿,可怜极了。

  颜济被眼前一幕惊得一怔,茶碗一抖,滚热的茶水便洒到了裤腿上。他慌忙起身打落身上的残茶,大腿上火辣辣一片,大抵是烫红了。

  他接过小厮递过来的帕子草草擦几下,便悄声踱步到宋燎恩身侧,眉眼一挑,用气声问道,“宋擎苍,这人来你府上貌似还没有几日吧,你是饿到她了,还是毒打她了,怎的好好的一个美娇娥竟委屈成这样?”

  颜济伸手按了按耳朵,这优娘哭声太瘆人,震得他耳朵嗡嗡发疼。他又揉揉眼睛,扫看过那一抖一抖的娇小身影,真是不敢相信,骗他吃辣子小面儿的女魔头居然也会委屈成这样,这宋擎苍到底是做了何等惨绝人寰的事情啊?

  宋燎恩冷眼扫过抱在一团的兄妹二人,本就少血色的薄唇此刻更是寡淡疆白,他缓缓闭上双眼,只觉眉角突突直跳。

  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掌伸开又攥起,攥起又伸开,许是太过用力,掌心处早就青白一片。这优娘倒是好本事,上一个如此落他颜面的人,怕是早已轮回了不知几次。一个小小孤女,几次三番做出这等让他厌烦之事,他此刻真想一枪挑开她那呆笨的脑壳,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何物,竟然如此恼人。

  颜济觑过宋燎恩的脸,见他梨涡渐起便觉不好,他伸出手忙按住宋燎恩的肩膀,“擎苍!”

  宋燎恩闻言睁开双眼,眸色幽暗,眼瞳中竟冰冷至没有一丝属于常人的温度,唇边梨涡渐深,本是温润的面庞此刻看上去竟然让人不寒而栗,仿似从深渊中爬出的恶鬼般,充斥着厌倦与暴戾。

  颜济身形不由一震,这样的宋擎苍他也从未见过。他扫过不远处抱做一团的兄妹二人,好在优娘止住了哭泣,二人尚未发觉,否则这明日的喜事怕是要变成丧事。

  他手上用力,按住宋燎恩的肩膀,“擎苍!”

  宋燎恩闭上双眼,待胸膛起伏平稳后,这才深深吐出几口浊气,

  “无事。”声音依旧低沉暗哑,“去叫仆人上菜吧,午时了。”

  颜济细细瞧看过宋燎恩恢复如初的眉眼,这才放下心来,招乎起小厮上菜,又安排兄妹二人落座。

  灶上人手脚颇为麻利,不多时一桌子的菜便上齐整了。

  酒酿清蒸鸭子,桃仁山鸡丁,酥油豆麦,砂锅煨鹿筋,攒丝儿鸽子蛋再配上碟子醋烹金鲤,鸡皮虾丸汤,搭上雕功精巧的桂花萝卜为小食,一桌午膳,有荤有素,色香味倒是极为齐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