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无忧挪回内室的时候,宋燎恩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小榻上歇食,玉冠将头发束的一丝不苟,可衣袍上的玉带却被扯落了几分,整个袍子松松垮垮的挂上身上,露出领口处一片麦色的肌肤来。

  无忧踱到圈椅旁伸手为自己倒了杯清水,又缓缓啜了几口,视线漂移中这才扫视到了大咧咧袒坐着的宋燎恩。大片麦色肌肤在略显昏暗的烛光下极为扎眼,她面上一红,脑中不禁又回想起了那日的梦来,瞬时觉着口中更为干燥了,只能拿起茶盏又猛喝了几口。

  宋燎恩瞥了一眼无忧没有说话儿,现下肚里鼓掌的实在难受,可是当着旁人的面却又不好表现在出来。他只能挪了挪身子,将袍子聚拢几分。

  整个房室内安静一瞬间陷入寂静,只听得到烛花偶尔爆开的声响。

  无忧窝在圈椅里,无聊的数着手指玩,一双眼匆匆瞥过宋燎恩的身影儿,却又是急忙着低下头。她突然觉着那人像他又不像他,梦中之人相貌与宋燎恩极为相似,可却少了他身上的杀伐气度,相反的,倒是莫名多出些书卷气来。怪的很,看来还是分房睡的好,这疯狗癫的很,挤在一处,保不齐哪日就真的舍身成仁了。

  这般想着,无忧便定了定心绪起身蹲到了榻旁,扬起一张明媚的小脸柔声柔声道,“将夫君,明日还是要早早出城吗?”

  宋燎恩微眯着双眼,若有似无的轻哼出了个“恩”,口中甜腻的很,他想去喝杯清水冲冲喉咙,可现在还真是懒得再挪动半□□子。

  无忧刚要张口,“吱呀”一声,门却被轻手推开了。红柳端着壶苹果山楂汤走了进来,她没敢走进内室,只是低着个头站在插屏外,小声说道:“夫人,汤已经煮好了。”

  “嗳,知道了。”无忧扯扯嘴角,只能先从红柳手中接过汤,待将又将她打发出去用膳后,这才翻身回到了内室中。

  宋燎恩依旧是大马金刀的坐在榻上,只是一双鹰隼般的墨眼早已睁开,正直视着无忧。

  无忧心下一抖,又忙稳住心绪,她扬了扬手中的汤,轻声道,“夫君,我让人煮了苹果山楂汤,解腻去积,喝上一碗效果最好了。”说罢,便倒出一碗送到宋燎恩面前,满眼欢笑着递给了他。

  宋燎恩嗤笑了一声,他不知为何自己刚刚便如中了降头般,胡吃海塞了好几大碗圆子,这东西就同那汤一样,又不是什么稀罕物。大抵是这北疆的天儿太冷,自己这脑子也竟被冻成了一团浆糊。

  “夫君?”无忧上前抓过宋燎恩的手,顺力将碗塞了进去,驽驽嘴巴示意他快些喝。

  宋燎恩垂下眼睫,山楂这东西酸涩的很,他甚是讨厌。

  “快喝,放了蜂蜜,酸甜开胃的。”

  宋燎恩依旧是僵着个身子无动于衷,无忧扫过他那渐隆的小腹,无声的叹了口气。为了不让这颠狗胀死,她只能以身试险了。

  于是在宋燎恩满目惊讶下,她弯下身子,就着碗沿轻轻吸溜了一口汤,然后眉眼弯弯道,“快喝吧,我替你试过了,真的是酸酸甜甜的。”

  已至后夜,合府中一片寂静,只余下寒枭偶尔的几声孤啼,伴着阵阵疆风,浓稠月夜显得格外寂寥。

  书房内,宋燎恩躺在小榻上反复翻着身,久久不能入睡。

  门外上夜的小厮听到了声响,心下不住叫苦,军营内平日中本就操劳的很,现在已是子夜了,可是将军还是不能安睡,着实辛苦。

  他轻手推开门,探头探脑着走至案边,问道,“将军,要不要奴去端碗安神汤来?”

  “不必,下去歇着吧。”声音略显低沉暗哑。

  待小厮将门关上后,宋燎恩也随即坐起了身,他卧靠在榻头,伸出一节长指一点一点的戳着眉心。

  今日冬至,军中一早便包好了饺子,合军上下准备一同好好的过个冬节。

  可这宴席刚开到一半儿,那长袖善舞的营妓便前来献舞。水袖飞舞,一抹抹浓重的脂粉香生生扑面而来,恍惚中,他却独独想起夜里萦绕于鼻息间的那抹淡淡女儿香。酒乐渐起,歌舞升平,可那清澈动人的一双眸子在脑中却是怎么也挥之不去。

  宋燎恩突然有些烦躁,本不过白白养个人罢了,自己反倒跟中了降头似的,心理乱的很。

  他揉揉眉心又躺下身来,本想继续睡去。可一顿折腾后,心中只有愈渐升起的暴怒,睡意却依旧不见半分。

  宋燎恩抬手便将帷帐扯了个粉碎,冰着一张脸着翻身下了床,也不顾上披上外袍,仅着着身寝衣便一脚踹开了房门扬长而去。

  “跨啦”,门板碎裂的声响将正在屋檐下打盹的小厮惊了一跳,他慌乱着爬起身,模糊中一抹霜色衣角在院门处一闪而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