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是个难得的大晴天儿,不过辰时,朝阳便透过窗棂射进了内室。

  无忧将醒未醒,她闭紧着眸子抻了个懒腰,如猫儿般又轻轻打了个呵欠。入府这么些日子,这还是头一回睡得这般舒坦。果然,不用抱大腿,不用应付那动不动就发癫的疯狗,这自由日子才是人过的呀。

  “红柳,今儿早上吃些什么?”无忧揉揉眼,慢慢爬起身来。昨晚上只用了几个圆子,现在肚里还真的饿了。

  可刚刚爬到一半,便觉着腰下不对劲儿,像是有什么东西束着般,挪不动身子。

  她微蹙着眉,一把将锦被掀开。

  只见一只手臂正环着自己的腰身,寻着那手臂向上看,便看到了宋燎恩那张隐匿在锦被中的俊脸。

  无忧心下一惊,这颠狗不是昨夜就气走了吗。

  昨晚她不过是帮他试了口汤,他便铁青着一张脸甩袖就走。落得她还独自纳闷了好一会儿,想着是自己哪里惹怒了这疯狗,招得他又发癫。

  无忧搔了搔面颊,既然回了书房自己去睡一张榻多好,这小床一个人睡正好,两个人睡属实是有些挤。

  心里这般想着,可面上依旧是不敢说出来。无忧顿顿嗓子,娇声说道:“夫君,时辰不早了,该起身啦。”

  接连叫了几声,宋燎恩依旧是无动于衷,酣睡如旧。

  无忧紧抿住嘴唇,她缓缓抬起宋燎恩的手臂,曲下身子一点点向外挪动着,昨夜喝多了山楂汤,现在不光是肚子饿,她还想去如厕。

  眼看着就要挣脱了束缚,可宋燎恩一个翻身,又将她死死的压在了身下。

  宋燎恩本就生的身高体长,八尺多高的壮汉,这用尽全力一压,无忧顿时便飙出泪花儿来。

  她红着眼眶抬手便推起宋燎恩,“快,快,快下去。”我要去如厕。

  可任凭她如何捶打,身上人依旧是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无忧哭丧着一张脸,她忽然觉着自己就像城外娘娘庙里的那只千年老龟,被万吨重的石碑封压着,真真是翻腾不出一丝水花来。

  “夫君~~你醒醒,快醒醒。”再不醒,我真的要生气了。

  宋燎恩终于懒洋洋的翻开眼皮,他眼下一片乌青,昨夜显然没有睡好。

  无忧强扯出一丝笑来,“夫君,莫压着优娘,优娘该起身了。”

  “不急,你身上暖和,陪我再歇息会吧。”宋燎恩哑着嗓子在无忧耳畔低喃。

  他微眯起眼,扫视着身下娇娥的一张玉面,欺霜赛雪的面颊上不知何事染上抹绯红,看起来甚是娇柔可爱。

  宋燎恩闭起眼来将又身子挪了挪,寻了个最舒适的姿势又睡了过去,娇娥身上传来的温暖让他舒服的发出轻轻煨叹。

  昨夜本是心烦意乱的无法入眠,可上了优娘这院儿却是一着枕头便舒适的睡了过去,更是难得的一夜好眠。

  宋燎恩突然觉着养着这个小废物也还好,除了偶有的不耐,冬夜里,放在锦被中却是暖和的很。

  鼾声渐起,不过转瞬,身上人又睡了过去。

  无忧摇摇宋燎恩的臂膀,唤道:“夫君?”

  依旧是无人回应。

  她轻翻了个白眼,将青葱细指捏的嘎嘣作响,一张小脸更是憋得通红。

  无语觉着许是这颠狗生的太过俊俏,偏偏她天生又欢喜这俊俏的相公,这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小伏地般忍耐,不曾动手回击。可眼下她实在是忍不得了,就算是真的谪仙下凡她也是顾不上了。

  无忧压着嗓子道:“将军,优娘要如厕。”

  锦被中暖融融的,宋燎恩早已睡熟,回应无忧的仅是那平稳的呼吸声。

  无忧眸色一暗,双拳捏的嘎巴嘎巴直响,面上更是难得的带有一丝怒气,她轻叫一声,“得罪”后,便是双膝一弯,顺势一个勾腿,直直踹上了宋燎恩。

  睡梦中的宋燎恩只觉□□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便是被人掀翻在榻,瞬间惊醒后,剧烈的疼痛咆哮来袭,他只能将身子弯成虾米状,来缓解那难挨的阵痛。

  额上爆出一层冷汗,待他将抬起头的时候,漆黑如墨的视线里只余下一个匆匆跑远的瘦削身影。

  净室里,鼓胀的肚子好容易得了疏解,无忧轻眯起杏眼呼出一口浊气,攥起的拳头也舒展开来,多亏跑的快,若是再慢上几分,真是要丢大脸了。

  她轻哼着小曲儿净过手,然后又施施然着走到了院子中。已至辰时,小院儿极为热闹,小厮丫鬟们或是低头洒扫,或是聚在一处叽叽喳喳小声闲聊着,还不时的传出几声憨笑来。

  无忧将手放至额前,眉眼弯弯着状似一弯月牙儿,樱唇上也带着丝笑意,冬日里的暖阳照在她身上,讲不出的舒畅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