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想着,眸子便睁的更大了些,眨呀眨的紧盯着面前的男人。

  无忧的眸子本就生的极为漂亮,大大一双,杏核般的形状,细细瞧去极为精巧,可也有一样不好,便是存不住水儿,无论欢愉还是伤心,只要泪珠子一落,余下的泪水便是止也止不住。

  这么一眨,眼眶中的泪珠子便被眨了出来,一串串落在腮边,又顺势滑进了唇瓣中。

  鼻头微红,眼角带泪,可怜兮兮的娇娥望向自己,宋燎恩顿觉心下一软,他顾不得身下的疼痛,急忙坐起身子将无忧拥入怀中,抬手擦掉无忧面颊上的泪珠子,轻声叹了口气,又缓缓道:“莫哭了。”

  无忧眨眨眸子,眼角的泪珠子便又一串串的落了下来,她也不是想哭,只是止不住热泪罢了,这疯狗难道怕流泪不成?动作竟这般柔和。她觉着自己好像找到了同颠狗相与之道了。

  手中的泪珠儿越擦越多,

  宋燎恩心下诧异的紧,细细回想了这一阵子的作为,貌似是过分了些,不过是个爱哭的小女人罢了,为了那抹子暖和,以后还是莫要再吓唬她了,好好养到春日再说吧。

  ———

  因着军中事务紧急,不过晌午,宋燎恩便打马出城了。

  临行时,无忧将他送至门外,大宛马轻巧着跺了几下马蹄,马背上的宋燎恩却是瞬时黑了一张脸。

  无忧眼瞧着不好,转身就要溜走,却不成想宋燎恩却先开了口。他郁着张脸,干巴巴道:“我先回营地,你莫要哭了。”

  无忧点点头,这颠狗快走吧,再不走满院子的人可是都要被吓死了。

  可半盏茶的功夫过去了,宋燎恩依旧是迟迟未动。

  无忧向他挥挥手,满目带笑道:“夫君一路好走。”

  暖阳下,一双杏眸熠熠带光,落在宋燎恩的眼中,还算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好看。

  宋燎恩淡淡扫过无忧的面庞,眸色复杂道,“走了。”

  无忧摇摇手,“夫君好走。”

  马鞭刚扬出手,却又被卡在了半空中,宋燎恩回首又冷声道,“出府时多带上几个小厮。”

  无忧急忙点点头,不需要这颠狗说她也是准备出府的,被困了个把月,她都要憋出病来了,

  “夫君,你好走。”无忧又向宋燎恩挥了挥手,面上的笑容已经僵做了一团,她暗暗叫苦,若这疯狗再不走,怕是正张脸都要僵掉了。

  宋燎恩瞧看着娇娥的一脸媚笑,心下顿时生出抹烦躁来,他居高临下的冷哼了一声,软鞭一扬,便打马离去了,马蹄得得作响,甩开一地的浮沉。

  眼瞧着一人一马消失在街角,无忧这才收起满脸的媚笑,她抬手揉揉僵直的面颊,转过身对红柳问道,“出府的令牌还在你那没?”

  红柳忙从袖口中抽出令牌递给无忧,“夫人现下就要出去吗?”

  无忧将令牌在手中掂了掂,咧嘴一笑,“此时不走还待何时啊,走,带你去开开眼界。”说着便拉起红柳的袖口抬腿就跑,一溜烟儿,两人的身形便消失在了转角处。

  小厮们面面相觑,这夫人怎得跑的跟兔子一样,转眼就不见了,“管家,您说咱这是跟着还是不跟着啊?”

  徐管家抬腿将小厮踹了一个趔趄,“将军怎么吩咐的,还不快追。”

  小厮们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拍拍屁/股上的脚印,撒腿便追了上去。

  待一行人的身影皆是消失在转角,徐管家这才收回了视线,他抬头望了望晴空里的暖阳,忍不住叹了气。

  一夜不见,夫人与将军怎得都怪的很?尤其是那夫人,新婚燕尔的,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但他瞧着怎么好像不是那回事儿。瞧夫人那小手挥的,倒像是巴不得将军快些走似的。

  徐管家伸手顺了顺花白的胡须,忍不住摇头暗叹道,不成喽,老了,老了,真是看不懂这后生的情爱了。

  本章已阅读完毕(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