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啦”一声,绸裤竟被撕裂成了两半,露出男人两只纤长有力的大腿来。

  无忧望着那缩成弯虾的一团,红红着鼻头,甩掉手中的绸布片,泪眼婆娑对宋燎恩道,“夫君”一双杏眸中蓄满了泪水,瞧上去宛若一方波光粼粼的溪水,好不可怜。

  宋燎恩如鲠在喉,一瞬间竟不知是该怒还是该愁,他先是将跨间的手收了收,不至于春色外露。这才沙哑着喉咙道,“莫哭了,将锦被替我盖好。”

  无忧闻言点点头,乖乖的爬上床榻,将锦被严丝合缝着覆到了宋燎恩身上,只是一张芙蓉面此时已经是红到了耳根。

  刚刚绸裤崩裂之际,她迅速扫过宋燎恩的两条大腿,那腿虽是布有几条寸长的疤痕,可那却是陈年旧伤,不像她所为,况且那腿看上去极为壮健,她这点子气力,断然是伤不到他的。

  只是宋燎恩的两张大掌却是覆到了那物事之上,显然是伤了他的命/根子。她虽是未曾同人圆过房,但是在师父的教导下该懂得却是一点也不见得少。

  儿时淘气,总是追着人家男娃屁股后面打架。被欺负了,又总是哭哭咧咧着去找师父。

  师父就曾教她对付这帮臭小子最管用的招式便是猴子捞月,一脚飞天。

  她还真是靠这一脚打遍边城无敌手,泥猴子般的男娃娃们见到她就没有不哭爹喊娘,撒腿就跑的。

  无忧搔了搔耳垂,一双小手局促不安的按在身侧,面颊上更是红润的仿似能滴出血来。

  “夫夫君。”

  “嗯。”

  “那个很疼吗?”

  宋燎恩抬起头望向无忧,面上极为淡然,而一双眸子却是幽深的不见底。

  无忧被这眼神看的手足无措,她脑中一热,一双手边伸向了锦被,边结结巴巴道,“要不我我给你瞧瞧有没有踢坏。”

  宋燎恩面色一凛,瞪着眼道,“不必。”

  娇娥随口而出的“坏”字让他极为不满,他的宝贝怎么可能坏,若不是现下疼的紧,他真想现在就让这天地不怕的蠢东西试试什么叫做“坏”。

  无忧将头垂的更深了,她恨不得给自己这容易发热的脑袋一巴掌,还要给人家瞧瞧,真是,真是口不择言的蠢笨脑瓜,这不是要羊入虎口么。

  “夫君,我”

  “你什么?”宋燎恩凤眼微挑,咬牙切齿道。

  “我给你擦擦汗吧。”

  无忧三两下爬到宋燎恩面前,垂下手用袖口轻柔的为他擦去面颊上的冷汗,温柔的像是在对待一只易碎的陶瓷娃娃。

  这疯狗现在疼的紧,她倒不是怕他会爬起来发癫,只是,就这么伤到人家,她心里也是很难过的。

  若有似无的女儿香伴着淡淡的皂角味萦绕于鼻尖,宋燎恩轻轻嗅了嗅,胸腔内的怒火倒是平息下了几分。

  但他依旧是那个睚眦必报的宋燎恩,现下受了辱,若不是贪着无忧那一身温暖,怕是此刻早就一枪贯穿她的胸腔。

  他眯眼扫过无忧泛红的鼻头,瞧着那水汪汪的一双眼,心下稍许熨帖了些。

  “夫君,优娘不是经意的,你还痛吗?我去请大夫来瞧瞧好不好?”无忧低头讲着话儿,声音略显哽咽,倒不是怕的,只是她觉得这颠狗应该是痛的紧。

  宋燎恩看到她眼中欲落不落的泪豆子,轻声叹了口气,暴虐的心绪也完全消失殆尽,罢了,无非是个爱哭的小女子而已,许是不经意的,这次就饶了她吧。

  他微正了身子想抬手去抚掉优娘眼角处的泪珠子,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最后只是沉声落了句,“去替我寻件干净衣衫来。”

  小手一顿,无忧懵懂着望向宋燎恩,心下早已想好疯狗的千万种发癫,却唯独没有想到过他会如此简单便放过自己,毕竟刚刚那几句怒吼不是假的,山雨欲来风满楼,难不成似乎暴雨前的宁静?若真是这样,现在跑不知还来得及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