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燎恩突如其来的柔情令无忧摸不到头脑,直至穿过穿过壁垒前迎接的众人,又被打横抱进营帐后这才回过神。

  鼻息间日萦绕的淡淡血气令她心下不免一紧,

  “夫君,快放我下来。”无忧踢踏着一双腿想从宋燎恩怀中挣脱出来,却又不敢用大力气,恐怕伤到了他。

  宋燎恩略侧身将她放到了榻上,眉头微蹙起,双臂环抱,不明所以的望向面前的女人,

  这小女人时而呆笨时而跳脱的,心思难缠的紧。

  “怎么了?”清淡的语气自薄唇而出,倒是没了平日中的薄凉。

  只是此时的无忧一心均是扑在了淡淡的血气之,那血腥令她想起了昨夜的梦,心慌的很。

  她跳下床榻,伸出手在宋燎恩身上一通摸索,从下到上,不放过每个角落,直至够不到的头顶也要踮起脚来,急慌慌道,“快蹲下身,让我瞧瞧。”

  宋燎恩眉头渐深,虽搞不清楚面前人究竟是何意,却也是将身子蹲了下来,抬头问道,“到底怎么了?”

  手中的墨丝一缕缕滑过,头上没有伤着,可鼻端依旧是萦绕着淡淡血气。无忧紧抿起樱唇,眼中满是担忧说到:“昨夜做了个梦,梦到你被万箭射穿到了戈壁滩上。”

  宋燎恩嗤笑一声,心下不知该讲这小女人是傻还是呆。万箭穿心听上去虽不是什么好话儿,可话儿中的惦念倒是真切,听到耳中倒也是熨帖的很,心中却不免起了捉弄的心思来。

  他随即眉头轻挑,玩味道:“若是我被万箭射穿到了隔壁上,以世子的身份,恐怕你也要是为为夫殉葬的。”

  无忧娇俏一怔,一双杏眼睁成了个东珠大小。她望向宋燎恩,恨不得当即扯掉这柔弱的皮囊,上去坤他一巴掌,亏她还担心的一夜没有安眠,他却想黄泉路上搭上自己一程。

  呸个颠疯狗,还以为转了性子,怪不得师父讲莫要招惹权贵,这权贵都不是什么好人,她好想哭,银钱没了,俊俏相公也没买到,却和这颠狗成了一条线上的蚂蚱,不知现在走还来得及。

  “是我唐突了,大将军必定万寿无疆。”最好同那千万年的乌龟老鳖一样,人渣配老鳖,恰合的很。

  心中暗忖着,眼下便也没了心疼人的气力,无忧收回双手,抬腿便要走,却被宋燎恩猛然环住了腰身。

  “臂上受了箭伤,原是不打紧的,可为了忧娘的万寿,为夫也要照拂好自己。”

  此话猛然听上去极为妥帖,很细细想来却觉着哪里不妥,明知这疯狗不是什么柔和之人,此话一出,却是再寻不出由头来离去。

  无忧落下眼睫,无声的叹了口气,落到嘴边的脏话也话锋一转,变成了句,“快去躺好,我瞧瞧。”

  宋燎恩眸色幽深,唇边也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来,随即顺从的站起了身子,抬手将双色锦袍扯开,便躺到了床榻之上。

  这满布疤痕的腰身也看过几次,可眼下瞧着依旧是触目惊心。

  无忧轻手将姜汤捧给了宋燎恩,随后又打了盆清水来,为他擦洗着遍身的粘腻。直至擦到了臂膀处,拿着丝怕的素手却抖了几抖。

  只见臂膀处一片血肉模糊,翻卷的皮肉伴着早已干涸的血痕,红红白白的,仿似块烂了的猪脑花,让人无从下手。

  无语咬住下唇,拿起湿润的帕子在伤口处点了点,粘下一块儿紫红色血块儿来,“疼吗?”

  宋燎恩面色淡然的喝完手中的姜汤,额角虽浸出了薄汗,却依旧是轻轻摇了摇头,“擦洗吧,无事。”

  “伤的这般重,不若寻个军医来?”

  “军医不多,将士中又有受伤颇重的,待晚些再去寻吧。”

  无忧闻言不再言语,只是手上的力气放的更为轻巧了几分。

  待一炷香的功夫,才彻底将臂膀上的血痂清理干净,露出翻涌的皮肉来。

  宋燎恩寻了块干净布料将伤臂裹起来,顺势倒在了床榻上。撕杀了一夜,身上的气力早已用尽,刚刚不过是强打起精神来逗趣了几句。

  他反转过身子想要浅眠会,却又记起了娇娥身上的温暖,便又开口道,“上来陪我一同浅眠会儿吧。”

  无忧眼神犹豫了几分,最终还是爬上了床榻,隔着锦被,轻轻倚到了宋燎恩的背侧。

  她自幼长于边疆,自然知晓这突厥人的凶残,虽说这疯狗平日里对自己癫的很,但于边城百姓却是长生天般的守护,浅眠一会儿,倒是也无妨。

  无忧挪了挪身子想寻个舒适的姿势躺好,却反被一只大掌捞进了怀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