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梦,再睁开眼时天已是大亮,纷扬了两日的落雪也终见停歇,暖阳稍露出一点子光来,只是雪化之日寒意更甚。

  天寒便也有天寒的吃食,寒冬时节,北疆素来有食羊汤的习惯。羊肉伴上大骨,满满的熬上一大锅,三两个时辰后,但见汤汁浓白,入口喷香,再配上刚出锅的馕饼,呼噜噜吃上一大碗,只觉着身体通透,满额淌汗,连寒气也近不了周身半分。

  今日膳食,食的便就是这羊汤配馕。

  小丫鬟低垂着头,手脚麻利着将羊汤端到了桌上。

  盘大的阔口海碗,满满的盛上羊汤,浓白的汤汁上又漂浮着几缕小葱花,浓白翠绿,色香味具是全矣。

  许是好久未曾吃这汤,一时见到怪是想的很。无忧接过丫鬟递过的银勺,顾不得烫便匆匆舀上了一口,鲜嫩的一入喉咙,好吃的令她眯起了眉眼。

  待她要吃第二口的时候,这才堪堪察觉出不妥。

  她扬起小脸儿瞧看了宋燎恩一眼,眸色转了转,歪过头对小丫头吩咐道,“去灶上寻陈妈妈,让她打壶酥油茶,再送些清淡雅致些的吃食来。”

  小丫头领了令,忙起身退了出去。

  因着宋燎恩不喜太多人贴身伺候,小丫鬟一走,空大的书房,一时间便仅是余下了他们二人。

  “不和胃口?”宋燎恩端起茶盏,淡淡饮了些清水,晨起后刚吃过汤药,现下嘴巴里苦涩的很。

  无忧摇摇头,“这羊汤做的很是好吃,只是羊肉乃发物,夫君暂且还是不要食用的好。”

  宋燎恩剑眉轻轻扬,眸子中罕有的带着些暖意,瞧看着面前的娇娥,薄唇轻启,“那就听忧娘的,为夫不吃这汤。”

  声音虽是低沉,可偏偏带着股子轻佻味儿。无忧落下眼帘,暗中扯了扯嘴角,她觉着这疯狗的颠病像是越发的重了,军营中瞧着稳住的很,可私下却愈加不着调。

  她撇了宋燎恩几眼,晃晃手中的银勺,便垂下头来大口喝着羊汤。

  呼噜呼噜吃的甚是香甜,再咬上口焦香酥脆的馕饼,无忧砸砸嘴巴,发出声舒畅的喂叹,“香!真是香!”

  这腥膻的羊肉落到了娇娥口中,竟像是在食龙肝凤髓。

  落在宋燎恩的眼中,也不禁让他起了兴趣。他滚动着喉结,凑到无忧眼前,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小白牙来,“好吃么?”

  “当然好吃,香的很。”说着,又咬了口馕饼,咯吱咯吱嚼着。

  无忧眸色狡黠的舀出一勺羊汤,送到宋燎恩的唇边,柔声道:“夫君,你也来尝尝。”

  宋燎恩眼角轻扬,掩不住眸低的得意之色,傻乎乎的小傻子,倒是善解人意的紧。

  他张开口,刚欲含住银勺,可娇娥手腕一转,又将羊汤送入了自己口中,吧唧吧唧两口咽了下去,还不忘眉眼弯弯的说道,“忧娘忘记了,夫君不宜食这些发物,夫君还是食的清谈些好。”

  清丽的面容宛若春日的骄阳,笑得极其明艳。

  宋燎恩抿抿薄唇,抬手在娇娥的青丝上抚了抚,哑着嗓子道,“那为夫便听忧娘的。冬日食羊肉益于进补,忧娘多食些才是。”话落,又在无忧脖颈后抚了抚,这才锦袍一撩,从新回到圈椅上,拿起茶盏慢慢吃着。

  无忧咽咽喉咙,只觉着脖颈上起了一连串的鸡皮疙瘩,眼前的羊汤也瞬时没了滋味。

  她悄悄歪给头,压下眸子暗觑着宋燎恩,只见他依旧是一张亘古不变的冰川脸,看不出喜恶来。

  无忧将身子往圈椅上团了团,觉着今日像是摸了疯狗的屁/股来。虽说他许久未曾发癫了,可保不齐哪日疯病又上了头,若真像昨夜梦里的那般,那还真是自作孽啊。

  她垂下眸子,想上前讲几句暖心话儿哄哄这疯狗,可这样做却未免太失了她的骨气。心中满是纠结,只能暗暗祈祷送膳的小丫鬟快些回来,好破了这尴尬的处境。

  一口,两口,直至将手中的馕饼食了多半,这小丫鬟才匆匆打帘进来。

  “夫人,陈妈妈让您莫要见怪,她又从新熬了鸡肉粳米粥,让奴婢给您端来。”

  无忧摆摆手,随口说道,“无事,鸡肉壮/阳气,冬日里食些倒是好的,快给将军盛上一碗。”

  小丫鬟得了令儿,急忙拿过勺子盛了满满一碗鸡肉粥端到宋燎恩桌前,“将军,请用粥。”

  肉粥在鼻端散出阵阵香味,可闻到鼻端却没有丝毫食欲。宋燎恩眼神幽暗,打磨着无忧的那句鸡肉壮/阳气,不住暗暗蹙起眉头来。他忽然想到这已是纳了无忧的第三个月头,一直忙于营中之事,鲜少能回府过夜,难不成…

  宋燎恩望向无忧唇角微翘,抬手接过肉粥便吃起来,清粥配上小菜也倒是顺口的。

  待将粥食,无忧又倒出杯酥油茶递上前,“夫君尝尝看这酥油茶。”

  宋燎恩接过茶碗一饮而尽,乳味香醇,茶香四溢,恰巧解开了口中的苦涩,“这酥油茶倒是头一次吃,味道不错。”

  “这茶不仅好吃,还强身健体哩。昨个儿夫人领着奴婢们打了三四个时辰的牛乳才得出这一盆子酥油,夫人当真是手巧的很。”

  小丫头忙不迭的搭上一句话儿,她望着茶壶舔了舔唇,昨日喝的乳茶似乎还绕在唇边,甜津津的,又暖又好吃。

  宋燎恩撇过小丫鬟,他原是不喜别人胡乱插话儿的,可今日这丫鬟的话儿却莫名的并不惹人嫌。

  他将手中的茶碗放回到桌旁,“忧娘手巧,做的这些子甜食更胜京中膳房一筹。”

  得了夸赞心下当然是高兴,虽未曾去过京城,可这京城卧虎藏龙的,若这些子甜食当真如此好,除了酒肆之外,那倒也是一条出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