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天刚刚亮,无忧便起了个大早,平日里懒得宛若猫儿一样赖在被窝里不肯下榻,可今儿却勤快的紧。

  简单梳洗过后,便罕有的坐到了妆台旁,拿起胭脂眉黛来细心描画着。

  淡扫娥眉,薄涂脂粉。

  本就是莹白清澈的一张小脸,浅浅妆过几笔,倒是显得整个人好似夏初的海棠,愈发娇嫩欲滴。

  红柳巧手为无忧绾好发髻,望着镜中的美人儿,浅笑问道,“夫人,今儿倒是个好日子,不若带支喜庆些的珠钗如何?”

  “好。”无忧甜甜一笑,随声又嘱咐道,“不必太过奢华,喜庆平实些的便好。”

  红柳得了令儿,从妆匣中寻出个赤碟玛瑙步摇来,轻巧的往髻上一簪,镂空的蝴蝶翅膀随着娇娥的动作而缓缓抖动着,羽碟栩栩,就像是头上趴了一只新鲜蝴蝶。

  “还真是新奇。”

  无忧抬手在蝴蝶身上轻轻拨弄了一下,碟羽颤的更甚了,惹得她不禁扑哧一笑。

  昨儿个午后,门房上派人通传有旧相识来寻,无忧一听,便顾不得穿上一件大氅就匆匆跑了出去。

  自入了将军府,事多繁杂得她也就鲜少出门,这猛然见着了旧识,也就愈发的开心起来。

  以及于平日里要走上半炷香的路程,昨儿个就生生仅用了多半盏茶的时辰。

  来府上寻人的是小猴子,虽未曾见着大宝,小猴子却带给了她一个好消息。大宝做皮毛生意的铺面已经找好了,寻了黄道吉日,明个就敲锣打鼓的开张。

  说起来无忧也算是半个掌柜,故而大宝便特意差了小猴子来送请柬,同她讲明个一定要去捧彩头。

  大宝同猴子有了正经营生,自己又捡了个甩手掌柜,无忧当然高兴,忙不迭的应下了,直言明日定然到场。

  故此,这才兴奋着早早便起来梳妆鬓发,又是黛眉,又是绾发的,收拾的简洁又体面。

  可齐整之中,却略有些不足。

  无忧抬手抚上了额前的疤痕,秀眉皱了皱,回转过身子对红柳问到,“这额上的疤能不能寻个法子遮一下?”一汪眸子水露露的,语气更是显得可怜。

  红柳摇摇头,她虽擅长梳妆,可这新碰的疤痕,又红又长的,她实在是没得法子,

  “夫人,不如带个抹额?还能遮一遮。”

  无忧摇摇头,抹额又勒又热的,她带不习惯。

  她伸出手指在额上比了比,不偏不倚,疤痕恰巧有一个指头的长短。

  这疤若是放在平日便是无碍的,仅是今日她不想这样出去,怕那些小子们平白担忧。

  无忧望着铜镜中的倒影儿,垂了垂眼婕,心下难过的很,却想不出个法子来,一双水洗的杏眼也暗了些许。

  一筹莫展之际,却忽而听到了清淡的脚步声,随后便是萦绕于鼻端的淡淡檀香。

  无忧好奇着抬起眸子,便看到宋燎恩身穿件霜色寝衣立到了自己身旁。

  虽是四目相对,可心下烦恼的紧,便不想讲话儿,于是仅是淡淡的看了几眼,便又垂下了头。

  却不料被两只骨结分明的长指轻手夹住了下巴。

  宋燎恩轻笑出声,哑着嗓子道,“哭什么?不就是个疤而已。”

  你才哭,你全家都哭。

  无忧撇了撇嘴角,想别过脸来,却被强有力的指尖紧紧捏住,动弹不得。

  “去,寻根小支的狼毫来。”宋燎恩淡淡的对红柳吩咐道,可一双凤眼依旧是落在了无忧的面颊上。

  瞧着那双水洗的眸子,他唇角微扬,抬过另一只掌心轻柔的抚了抚,“莫哭。”

  掌心略带着些薄茧,覆到眼睫上却不觉着刺痛,反而有些温暖。

  红柳来去极快,不过几瞬,便喘着粗气取来了狼毫,双手递给了上来。

  宋燎恩落眼瞧过妆台上的胭脂,接过狼毫轻轻沾了沾,又捏起无忧的下巴在她的额间描画起来。

  笔调行云流水,不过稍许,一只宛若天成的合欢花便绽放在了额间,淡淡的红色同额间的疤痕容为一体,即便是细细看去也察觉不出来。

  只会觉着娇娥塞雪的肌肤同合欢相映,更是娇艳了些。

  “睁开眼看看。”宋燎恩收起长指,伏身到无忧肩侧,哑声说着。

  无忧缓缓张开眸子,铜镜中绽放出的合欢花娇艳的极为瑰丽。

  她惊异着往镜前挪了挪,又抬指摸了摸合欢花,忽而转过身子来,扬唇便在宋燎恩面上落下轻吻,

  “夫君,你可是太厉害了。”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满是崇拜。

  宋燎恩轻笑一声,将狼毫随手扔到了妆台上,温着嗓子说,“优娘开心便好。”

  无忧眉眼弯弯,忙起身为宋燎恩端上杯清水,这才又转回到橱柜旁挑选起今日要穿的衣衫来。

  “优娘…”宋燎恩坐在圈椅上饮着水,有一搭没一搭地同无忧讲着话。

  “嗯…”

  而无忧却为穿哪件衣裳而发着愁,话语仅是匆匆过耳,却并未往心中去。

  今日本是喜事,可这绸缎过于奢华,而蜀锦又极不挡寒,绫罗锦缎更是过于铺张,她忽然觉着,这衣衫多了却也不是件好事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