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街上人来人往,人声鼎沸,一声高过一声的吆喝此起彼伏的响着。

  小猴子身着一件青缎棉衫,上蹿下跳的指挥着阁里的伙计,

  “嗳,东子,把这狐裘理正些,这客人马上便要上门了,卷脚儿忙起来呀。”

  “还有你,虎哥儿,瞧瞧那红绸挂的,还不赶紧理正些,”

  “爆竹呢,爆竹备好了吗?”

  本就不算高的个头这猛然着急起来,声音便是拔高的尖锐,冲的人脑皮一怔一怔的。

  无忧伸手挖了挖被震麻的耳朵,瞧着那抓耳挠腮的猴子咧嘴一笑,“猴子,你这嗓门可比爆竹声还响了。”

  小猴子闻声转过身,今昔不同往日,从今儿往后大小也算是个裘暖阁的东家,这陡然被人当着众人面调笑了一通,心下自然是恼怒的很。

  可待瞧见那讲话人时,一张暴圆的猴脸顿时换成了朵灿烂的菊/花。

  他忙不迭的跑到无忧身前,抬手便在娇娥肩头捶了一拳,“都眼巴巴盼你一早儿了,你再不来,宝哥那对招子都要瞪掉了。”

  “这不是来么。”无忧嘴角上扬,露出两颗小虎牙来。

  她瞧瞧伸手揉揉肩头,心下不住暗念到,这猴子瞧着瘦巴巴的,手上劲儿头大的很,怕不是要青了呦。

  娇娥的动作显然是没有落入旁人眼中,猴子环视了众人一圈,面色兴奋着,急吼吼说道:“既然人都齐整了,那便张开吧,莫要”

  “咦,这位是?”

  眼前的锦衣男子惊才风逸,气度非凡,远远瞧上去便是知绝非善类。

  小猴子垂下眸子,缓缓往大宝身侧渡了几步,这男人他竟然怕的紧。

  “我是忧娘的夫君,贸然前来,还请小兄弟见谅。”宋燎恩走到无忧身侧,抓住了她的一只小手,薄唇微扬,带出摸浅浅的笑意来。

  这笑落到无忧眼中,她眨眨眸子,竟然觉着白日下的宋燎恩好像又多了那么一股子好看,大抵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谪仙更近人了一些。

  “怎会介意,既然来了便都是客,街上寒凉,还是移步阁内吧。”

  小猴子扯了扯大宝的袖口,又挤眉弄眼冲无忧撇撇嘴,

  这讯号便是几人一同久玩的小招式,小猴子天生胆小些,又偏偏跟只泼猴似的爱捣蛋,故此每次惹了祸,便均是用的这招金蝉脱壳,拉无忧去处理烂摊子。

  无忧落下眼睫,轻轻晃了晃宋燎恩的掌心,柔着嗓子说道,“夫君,咱们还是进阁子里瞧瞧吧。”

  “好。”宋燎恩温声应下,余光暗暗扫过大宝的眉眼,眸子中依旧是亘古不便的波澜不惊。

  瞧看着二人远些的背影,小猴子一颗揪起的心才算撂下肚儿里。

  他抬手又扯扯大宝的衣角,俯到他耳侧小声问道,“宝哥,忧娘莫不是中了情蛊了?还有这般娇柔的一面?”

  大宝转过神来,望着二人紧握的手暗了暗眼眸,他回头拍掉了猴子的手,沉声道,“莫要乱讲。”

  “这不是瞧着怪新奇的,宝哥,你说这大将军俊俏又富贵的,忧娘也算寻着个良配。”

  “知道他富贵,便看你的本事了,一会儿将库里的那两件紫貂摆上去。”

  猴子一愣,忙说道,“那紫貂不是你特意给忧娘留的?通共就那么两件。”

  大宝剑眉轻抬,早就不见了刚刚的疆直,“本就是忧娘的东西,既送了东西,又替忧娘挣了银钱,何不快哉?”

  他将手心的汗珠在衣衫上抹了抹,面上满是坚毅。许是宿命,前尘往事既然逃不脱,便只能继续过活下去,总归留着一条命,万事自有变数。

  大宝嘴角提了提,继而又换上了一副平日里和煦的面容,阔步轻台,向阁中走去。

  一时间热闹的长街便仅余下了猴子一人,他摸摸瘦削的下巴,反复咂摸着大宝的话儿。忽而猴眼一亮,忍不住赞叹着,“高啊,像宝哥这个生熟不分的挣钱法儿,那岂不是不出多久他便也称了边城大户了?”这大腿他可要抱紧了。

  如此想着,刚刚的不快便早就甩到了脑后,猴子顿顿喉咙,又将头上的小帽摆正些,溜眼瞧了一遍,觉着还算是体面些,这才赶忙手脚麻利着追了上去。

  裘暖阁的开业场面也算是顺当,这爆竹一响,整条长街的人便都是围了上来。店里的跑堂也颇有颜色,一个个吆喝着嗓子,前前后后跑着招呼起主顾来,

  “客官您里面进,”

  “您瞧瞧咱家的墨狐皮,顶顶的好,这小娘子穿在身上更是俏丽了。”

  嘴上的顺心话的顺溜,手上的糕点甜糖的也是递个不停,不消半晌,柜上的收益颇是客观。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