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街上人声鼎沸,无忧面带郁色的牵着宋燎恩走过了布市,米市,骡马市,直至到商市还未曾停住脚。

  也不是她不想停下,这一通的冷风吹下来,脑中的热乎上头劲儿早就被吹散了。

  细细琢磨了一番,刚刚的念头便像是幼时好容易捡个肉包子,却被街上的大黄狗抢了去,心酸不甘的很。

  按理说这人哪里有跟大黄狗抢肉包子的不是?可她还偏偏这样做了。

  眼下这肉包子是到手了,却是个疯狗馅儿的,谁知道这一口吃下去,那疯狗会不会知晓了自己的金贵,蹬鼻子上脸,从此作威作福的奴役自己,想想便觉着难熬的荒。

  无忧缓缓放慢了脚步,暗觑着宋燎恩,想着若是他停住脚步,她便也停下来,毕竟是他走不住了,自己便体贴一回,也不算失了颜面。

  可往往便是事与愿违,宋燎恩依旧走的是昂首阔步。直到自己的双脚如同针扎,无忧这才一狠心稳住了身行。

  她猛然转过头望向宋燎恩,莹白的小脸上满是委屈,“脚痛。”娇糯的语气中尤带着几分哽咽。

  宋燎恩瞧向欲哭不哭的娇额,暗自顿了顿喉咙,强忍下渐展的唇角,低沉道,“不走了?”

  摇摇头,“不走了。”

  自己又不是傻的,她算是瞧出来了,这疯狗体力好的很,再走下去她怕自己这双脚走废了,他依旧是一脸淡然。

  宋燎恩嘴角擒笑,垂手揉了揉无忧的额发,温声道,“天色不早了,我背你回府吧。”说着,顺势蹲下了身子。

  可等了半晌,身后娇娥仍是未有响动。

  宋燎恩只好抬抬下巴,示意娇娘动作一些。

  “不成,你这臂膀还伤着。”

  “不碍事,”纵横沙场十多载,作为将首自然是言一无二的。

  宋燎恩又等了半晌,可身后的娇娥依旧是未动。

  薄唇轻抿,他抬首瞧了瞧那依旧纠结的小姑娘,掌心握了几下,终究还是松开了手。宋燎恩眸色微深着,觉着此生的耐心似乎都给了这小姑娘,若是旁人怕是早就一杆银枪透了胸腔,可遇上这小姑娘却偏偏下不去手。

  因着这股子下不去手,宋燎恩终是又破了自己的底线。

  忽而站起身子,曲臂便将娇娥打横抱起。

  “哎,哎,这是长街,莫要这样。”无忧怕自己跌了下去,忙伸出双手勾住宋燎恩细长的脖颈,失声轻喊道。

  边城虽是民风开化,可在长街上便是这样亲昵,自然是不妥的,更何况自己这身份本不便过于张扬,低调些总归是没有坏处。

  “搂好,你也知我这臂膀受了伤,若是再这样折腾,这痂怕是又要裂开了。”

  头上传过宋燎恩略显沙哑的声音,他抬手将娇娥往怀中紧了紧,便大步流星着走了起来,

  无忧无法,只好将头扎进了宋燎恩的怀中,借着他那宽阔的挡挡风寒,也遮遮羞。

  鼻息间萦绕着淡淡好闻的檀香气,优而不烈,倒是带着股子清冷。

  无忧缓缓呼了几口,面上无意中染上抹淡粉色。她忽然觉着自己这女登徒子的名号倒是白叫了,疯狗竟然比她的脸皮还厚,果然是京中来的贵胄,这脸皮都不是旁人能比的。

  街上行人纷纷,望着这匆匆而过的一对男女,一个个均是抻长了脖子两眼巴望着。

  拐角卖炊饼的大娘更是气不过,抬起粘满白面的手便在自己汉子头上来了一掌,“老娘我算是白活了,跟了你这老头子一辈子,别说是抱,连背也是不曾有过。”

  那汉子伸手揉了揉花白的头,这婆娘劲头大的很,一掌下去可真是疼。

  他瞧了瞧白胖的媳妇儿,龇牙咧嘴的回道,“你瞧瞧你那体格子,我想抱抱的起吗?”

  “呸,那男女也是伤风败俗。”

  “伤风败俗?”一旁卖糖葫芦的老者顺顺花白的胡须,“老头子没瞧错的话,那男子就是宋大将军啊。”

  “啊”汉子忙拍拍嘴巴,紧接着又回了一句,

  “那大将军同夫人还真是恩爱的很。”

  不久,这边城便传出了苏夫人生的是国色天香,惹得大将军尤为疼爱,就连在街上也是抱在怀中恐被旁人瞧去半分。

  日子如行云流水,闲来无事时,过得也就是格外顺遂。

  粗粗算起,这已经是从长街上回来的第六七天了。

  已近腊月,冬日的北疆又格外寒凉,匆匆一场雪,无忧也就没有了出去闲逛的念头,整日里便是窝在新搭建的土炕上嗑磕瓜子,再打打盹的。

  实在是闲得慌了,就约上几个小丫鬟打打叶子牌,只是时常将那几个小丫鬟输的是美眸垂泪,讲什么也不同她打叶子牌了。

  这牌再打下去怕是连过年的银钱都要输的干净。

  自那天从长街上回来,宋燎恩便是忙的紧。这人虽是再府中疗养着,可军中的大小信件,却是一封又一封的传进书房里。

  陈庆同颜济也是常常往来府中,往往便是三人将书房的门一合,一待就是半日,絮絮叨叨的也不知密谋着什么。

  瞧着就像是画本子中反派似的,神秘的很。

  彼时,无忧又闲得慌了。

  她四仰着身形,瞧着棱窗上被吹着细簌的霜纸,悠悠叹出口气,无聊,实在的是无聊的紧。

  正当空儿,红柳挑帘从院外走了进来,手中端着漆木托盘,望着无忧笑眯眯说:“夫人,您要的莲子奴婢寻来了,”说着,便将托盘往小桌上一放。

  无忧一骨碌从土炕上翻起来,爬到小桌前抬起青葱似的长指,捏起一颗莲子来,轻车熟路的将莲子一扭,莲心便被整个儿拨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