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忙,便忙到了天已大暗。

  因着军务在身,颜济同陈庆也不便多做停留,以至于还未来的及用晚膳,就迎着寒风,匆匆打马而去。

  别过二人,诺大的书房便只余下宋燎恩自己。

  影影绰绰的月光自雕花棱窗映射进房室,将满室的书卷渡上一抹韶华。

  宋燎恩坐在圈椅上,单手做拳状,缓缓撑着头额。烛光氤氲,将他半合着的长睫,拉的浓密而纤长。

  睫影纤纤,落在如潭般幽暗的眸子中,破开了一汪宁静。

  “几时了?”

  小斯闻声急忙推开门扇,“回将军,大抵酉时三刻了。”

  “夫人那差人来过一通,说是晚膳已备好了。让将军莫要忘了去合欢院用膳。”小厮将双手背在身侧,如实的顺道。

  “下去吧。”宋燎恩挥挥手,那小厮便轻声退了出去。

  这几日原本是忙的,军中排除异己之事张罗的紧锣密鼓,他又让徐伯派出了几对人马,去悄悄探查京中谢家长子之事。这一来二去,吃住均是在书房,便也没了功夫去合欢院。

  原以为不打紧,不成想,那娇娥居然遣人来说想他的紧。

  宋燎恩展展唇角,想他的紧,这本该是耳鬓厮磨讲的话,娇娥却派人大大方方的传来。虽说于闺阁女子而言,这话未免过于赤/裸直白些,可偏偏听到他耳中却熨帖极了。

  那把娇柔俏皮的嗓子再生生喊上这么一句,“夫君,我想你了。”

  光是想想,心下便升起一股子的燥热。

  宋燎恩伸指勾开案几下的抽屉,又从里面拿出个丝绒盒子来,这才袍角一撩,披星戴月的向合欢院走去。

  合欢院

  红柳同几个小丫鬟一齐跨着漆盒走进了屋内,几人刚欲将饭食摆到圆桌上,却听到无忧懒洋洋的声音响起,“红柳,地下冷,还是摆到炕桌上来吃吧。”慵懒中又带着股子骄气,宛若冬日里贪暖撒娇的猫儿。

  “好,”红柳笑摇着头,招呼起丫鬟们将膳食又在炕桌上从新摆好。

  红烧鹿筋,清汁火方,仙人脔汤,水芝金钩,再配上几个来服胡饼,同那被熬制的软糯香甜的莲子碧粳粥,这刚一出漆盒,满屋子便飘起了饭菜的香气。

  无忧嗅到了饭香,一骨碌爬起了身,撑起两支小臂瞧了瞧桌上的菜色,眉眼弯弯道,“不错,味美又滋补,这几道菜最适宜夫君吃。”

  “夫人待将军真好。”

  “那可不,夫人不光人好,心思更是巧。就这火炕温温热热的,奴婢瞧着也是欢喜。”小丫鬟说着又抬手摸了一把火炕。

  这几日陪夫人玩叶子牌,几人在炕上一坐便是半日,主仆几人耍做一团,又暖又有小零嘴儿可吃,当真是来了北疆后鲜有的舒坦日子。

  无忧咧嘴一笑,“晚间我同夫君讲讲,赶明儿寻几个工匠来,给你们的屋子也搭上几个,北疆冰寒,女儿家是最受不得寒气的。”

  丫鬟们一听,皆是面露喜气,叽叽喳喳着又是感谢,又是夸赞的,好一通热闹。

  小女儿们均是差不多的年岁,这一朝有了如此多的玩伴儿,无忧更是乐的其中,同丫鬟们又说笑玩闹起来。

  清脆的笑声如四月轻鸣的黄鹂鸟儿,婉转,娇柔,又带着股子俏皮的娇气,恰巧落进了宋燎恩的耳中。

  宋燎恩身着月白锦袍,缓步踱进房室,面对着笑的花枝乱颤的娇娥,抬声问道,“忧娘不是说想为夫想的夜不能寐,怎的这会却笑得这般开心?”

  笑声戛然而止,无忧眨眼瞧瞧如沐春风的宋燎恩,一口气憋在了喉头,讲也不是咽也不是。

  她暗暗转过小脑瓜瞧向红柳,杏眼中满是疑惑,她何时讲过夜不能寐的话来了?

  只见红柳急忙摇头,她也不知道,她只是按照夫人说讲的如实传达了。

  二人暗搓搓的小动作被宋燎恩瞧在眼中,惹得他只能紧抿住薄唇,才能不让那渐展的笑声溢出唇角。

  “成了,这里不需要伺候了,你们出去吧。”宋燎恩大手一挥,丫鬟们这方喘过气来,忙踮起脚麻利着出了屋子,临了还不望将门板轻轻合上。

  烛光闪动,屋室内只余下烛心炸开的声响。

  无忧率先回过神来,忙不迭的招乎起宋燎恩上炕,“夫君忙了一日了,快来,忧娘伺候夫君用晚膳。”嘴上说着伺候,可身形却不见挪动半分,只是伸出两只小手来,一招一招的。

  宋燎恩撇了一眼脚下,又瞧瞧无忧,却见她依旧是窝在原处,唯两只杏眸弯成汪月牙,笑吟吟望着自己,丝毫不见下炕的意思。

  他忽而想起初次送无忧回小院儿的场景儿,同是在土炕上用膳,可娇娥伺候的却是无比贴心细致,一双青葱似的小手替他脱下皂靴,虽说手法极尽生疏,动作却甚为轻柔,极见其用心。

  可今日,却不同了。

  那小小一团身影大剌剌倚靠在桌前,丝毫全无作为姬妾的意识。

  “夫君,快些呀,汤怕是要凉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