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是个大晴天,因着军中事务,早膳过后宋燎恩便打马回了营地。

  彼时已入腊月,年关正近,恰是疆军驻守最为繁忙的时节,这一走,也不知几许能回来。

  红柳打帘进了屋子,将怀里的红梅插到瓷瓶中,做完后,又屈身为无忧递上茶盏,这才缓缓笑道,“夫人,您瞧瞧,这腊月里的梅花瞧着多鲜亮。”

  尤余霜雪态,垂垂又欲开。

  鲜亮是鲜亮,可现下无忧并没有心思去细细端详。

  望着那点点红梅,无忧的面上不住染上几丝红晕。她放下手中的狼毫,抬手遮了遮颈上的红痕,“红柳,去瞧瞧我那有现成的凌风没?”

  娇娥面色本是皎白,微醺的红晕染在面庞,让人并不觉着突兀,反而更加了几分女儿家的娇羞来。

  红柳匆匆垂下眼睫,将眸中的笑意遮掉一二,这才回到,“前几日在裘暖阁买的紫貂皮子,昨儿到是被制成凌风送了来,奴婢瞧着”

  “倒是能替夫人遮一遮颈子用。”

  话还未落完,无忧便是一怔。她急忙睁起乌溜溜的杏眼盯着红柳,一抬手便拧住了红柳的耳朵,娇嗔道,“好你个丫头,如今倒是学会打趣我了。”

  虽是未用什么气力,可手上的劲头倒是令红柳也一时吃痛。

  红柳急忙委身捏住无忧的裙角,求饶道,“好夫人,奴婢的好夫人,奴婢瞧着您同将军情好也是高兴,您就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你还听到什么啦?”

  红柳展展唇角,昨夜她守夜时听到的可甚是多哩。

  什么一日不见夫君便似隔了三生,什么夫君英明神武乃天下男子之表率,更甚的是她还听到了夫人扬言要将将军绣到小衣上,揣在怀里,捂在胸口的。

  可偏偏那平日里瞧着冷情冷面的将军,不曾想却哑着嗓子应了,被夫人一次高过一次的五彩小马屁一拍,高兴的是喉咙中寒气都少了几分。

  想到此,红柳不住捶胸顿足,若是夫人没来月事,此刻肚子怕是已经有了小少爷或者小小姐了。

  也罢,此事也找不的急,至少夫人于宠爱上倒是开了窍,左右府中只有这一个女主子,勤勉些,子嗣上也是极快的。

  红柳收起面上的笑意,她扯扯无忧的衣角,央求道,“夫人,奴婢真的没有再听到什么了。您就放了奴婢,让奴婢去替您寻凌风来好不好?”

  无忧欲讲些什么,可待看到红柳那泛红的耳郭,不禁又住了口。许是长日做体力活儿的缘故,她的气力自然比旁人大些,一时恼羞上头竟忘了这茬儿。

  她讪讪的收了手,心下歉意的很。

  无忧顿顿喉咙,又说道,“那便快些去吧,你也去换件厚些的衣衫来,一会同我出趟府。”

  红柳得了话儿,急忙欢声应下,抬脚便往外走去。

  待回来时,却换了身娇艳的的海棠色袄裙,发髻间还特意别了朵鹅黄绒花,看上去娇丽又俏皮。

  无忧抬手兀自系好了凌风,待仔细瞧了瞧红柳后,她又眉眼弯弯说道,“你穿这颜色的衣裳还怪好看的”

  红柳面上一红,“北疆雪重,奴婢穿些俏丽的颜色打打雪气。”

  忽而帘帐又被轻手挑开,徐管家面带喜色的走进了屋子。

  无忧刚要起身相迎,却被徐管家扶手按回了圈椅上,

  “夫人不可,您这般可是要折煞了老奴。”

  无忧颔首,这奴才同主子的地位悬殊于她而言,本就没有过重的概念。生于北疆长于北疆早就是随性惯了的,可徐管家执意于此,她也不好再讲什么,只好替徐管家让了坐。

  “不知徐伯来有何事?”无忧抬手为徐管家斟上一盏茶,笑意盈盈的递给徐管家。

  徐管家急忙双手结果茶盏放到身前,又从怀中摸出个漆盒来,

  “老奴奉了将军的命,替夫人选好间铺子,您瞧瞧可还中意?”

  红柳急忙上前从徐管家手中接过漆盒递给无忧。

  巴掌大小的漆盒落在手中愈发显得一双小手更为莹白了几分,无忧好奇着打开卡口,只见里面是地契同几张大额银票。

  地契被舒展开来,才知是落于商街同花街交口处的一面三层铺子。那铺子她也知晓,原先是一个大绸庄,处在十字交口处儿,人来人往位置最是绝佳的,在边城中算得上是顶好儿的地段。

  “徐管家,这未免太贵重些,怕是用不上的。”无忧将地契同银票又从新塞进了漆盒。

  昨夜她也不过是趁机同宋燎恩讲了要开个甜食铺子的想法儿,毕竟自己现下身在府中,每日出入多有不便。

  自己这样讲,要的不过是他的一句应允罢了,手中的月利便已足够赁下个小店面。可眼下这又是庄子又是银票的,不是自己的东西,她捏在手中着实不安。

  似是看出了无忧的想法,徐管家忙道,“将军同夫人于北疆中本是一体,这铺子是将军的,自然也就是您的,夫人莫要忧扰才是。”

  言罢,便起身福了一礼,“夫人,老奴已命小厮驾车在外候着了,冬日路滑,夫人早去早回。”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