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才至半晌,可天依旧是灰灰蒙蒙的,疆雪一副欲落不落的样子。

  陈庆嘴里衔根枯草,铁塔似的身躯蹲成了一大团,他倚在门桩旁,望着来往间喜气盈盈的士兵们出着神。

  前几日,他刚刚从隔壁寻疆回来就突然被告知立了大功,一朝从末等九品校尉连升两级,成了疆军中的七品副尉。升官明明是个好事,可这几日细细琢磨起来,倒是越发的心里难安了。按说这巡疆不过常事,何来苦立军工之说?

  心里有了这心思,陈庆这几日可算是食不下咽睡不安寝,苦思冥想了好几夜,连眼底都青黑上了几分。直至昨晚,才蓦然想通无功无绩难不成将首是看到忧娘的面子上提拔的自己?倘若真如此,这官不升也罢。他征战沙场无非是想凭着自己双手成为忧娘的倚靠,这靠人赏来的官位说不上有多光彩,保不齐还成为世人柄垢忧娘的尖刀,这可万万使不得。

  思极至此,陈庆眉头一凛,张口将草梗吐到身侧,他转头瞧了瞧,远远叫住宋燎恩的亲卫,“大将军人呢?”

  卫兵被这粗声粗气的一嗓子吓了一跳,待他抬头瞧见是陈庆时,满溢出心窝的怒火竟被生生逼了回去,这可是大将军一手提拔的左膀右臂,明眼人都知道,现下的陈副将可是惹不得,

  “陈副将,大将军刚刚说要回城,您现在去营门,怕是还能遇的上。”

  “成,多谢小兄弟了。”陈庆说着便起身直奔营门而去。

  步履甚是铿锵,就连身上的黑甲也是沙沙做响。九尺多高的汉子,跑起步来便似带起了一阵旋风,就连亲卫也险些被刮一趔趄。

  亲卫手手扶长矛稍稍稳住身形,望着那飞奔而去的陈庆,不住咂舌,“怪不得能入了大将军的眼,冲这力道,日后怕不是也是员猛将哦。”

  待陈庆紧赶到营门时,宋燎恩正立于马上。灰暗的天空,依旧抵挡不住他的英姿,只让着觉着郎君身量体长,一身霜衣,更是状似谪仙。

  好讲不讲,这大将军着实生了张好面皮。

  “大将军!大将军止步。”陈庆急步从营内赶了出来,三两瞬的功夫,便跑到了宋燎恩身前,他急喘着气,立正身影,抬首望向马上人,“大将军末将有事要同您讲。”

  宋燎恩收回举起的软鞭,垂首望向陈庆,抬唇笑道,“陈副尉有何事?”

  听到如此称呼自己,陈庆抿直了嘴角,心下更是难安了,“大将军…末将…末将”

  见着陈庆局促的样子,宋燎恩心下已是了然,他张口打断,“陈副尉无需多心,疆地多变,今冬又是个多雪之季,若不是你巡视中多次喝退突厥,怕是这个年整个边城也不能过得安分。”

  “除夕夜宴还要请副尉同颜将军共同主持,”宋燎恩眼身将手探到陈庆肩头,轻轻安了安,“有你做这后卫,我心安。。”

  陈庆咂咂唇舌,“将军,可这…末将属实愧不敢当。”

  宋燎恩勾勾唇角,“副尉而已,是你理应得的,”他顿了顿,又道,“待十五日同颜济一齐来府中吃宴,优娘也许久未见你了,前几日还总同我讲想念陈大哥。”

  讲起优娘,陈庆不住心下一软。既然话已至此,也就无需多言,在其位谋其职,日后多多效力便是。

  他一扫先前的不郁,抓了抓银冠,咧嘴一笑,“末将…,我也念优娘了。”

  陈庆提起优娘的口吻着实亲热,落在宋燎恩耳中不住心下一动,竟生出股子莫名的燥郁来,他勉强扯了扯唇角,“既然如此,我同优娘在家中备好宴席等你们来。”

  “家”字咬的着实重了些,然而陈庆却丝毫未曾察觉,他大咧咧点点头,“成!”

  一拳打在了软棉花上,最气的是软棉花却是个听不懂话的。

  宋燎恩只得暗暗颔首,忽而软鞭破空而响,发出“啪”的一声炸响。马儿吃痛,扬起四蹄,飞也似的窜出了营门,不一会,便同着郎君一齐消失在了茫茫戈壁。

  这一侧,遥望着转瞬便消失的宋燎恩,陈庆不禁惊大了眸子,“这大将军,果真不同凡响,事事皆快啊。”

  当宋燎恩回到府中的时候,无忧正爬了高高的梯子去贴桃符。

  “喜居宝地千年旺”

  “福照家门万事兴”

  而横幅,正是拿在小女人手中的四个大字“喜迎新春”

  宋燎恩停住脚步,抬首望着那赤红的大字桃符,眉角不住抽了抽,这桃符许是此生以来于府中贴的最为…直白简单的了。

  不似诗不似句,刚读时只觉着粗简到平易,不过细细瞧去,还算是不错,最起码不似舞文弄墨,倒还多了些寻常人家的温馨味道。

  扶着木梯的小厮回头间发现了立在不远处的宋燎恩,他心下一哆嗦,刚欲开口,“将…”

  话还未说完,便被宋燎恩轻轻摆手打断。他抬指放在唇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小厮得了示意,匆匆垂下头,佯装做没有见着人,只是手上扶梯的动作更为小心了些。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