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摇曳,入了夜的将军府,到处皆是一片暖白,触目间,明亮的好似白昼。

  因着是除夕夜,在下人们伺候完团圆饭后,管家便早早的分完了赏钱,阖家团圆的日子,便也就没了太多的讲究。大家伙儿吃酒的吃酒,耍牌的耍牌,仅余了几个小丫头在主房外围成一团吃着糕点,以备着主人家不时的派遣。

  院外红灯高挂,爆竹不断,一派热闹的景儿,而屋里,倒也是不曾闲着。

  今儿晚上的团圆饭滋味做的着实不错,又是头一回有这样多的人陪无忧过节,因着高兴,也就多吃上了两杯酒。

  此时她正歪在圈椅上,单手撑额,暖烛摇曳下,一双幼鹿似的眸子笑眯眯望向对桌而坐的郎君。

  许是那目光过于炽热,惹的宋燎恩不住将手中的兵书一置,随口问道,“在笑什么?”语气里竟是难得的温柔。

  无忧脸颊染上几分酡红,咧嘴一笑,“夫君这面皮着实不差,怕是整个边城均寻不出第二张来。”夸人的话儿均是爱听的,宋燎恩也不能免其旧。他手握成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暗暗遮住渐弯的唇角,刚预讲话,却又听无忧兀自说到,

  “夫君这面皮怕是比师父讲的京城里的小倌还要俊俏些,”说着,她跳下圈椅来到宋燎恩身侧,微蹲下身子,眯起眼睛来仔细将郎君瞧看了一遍,“未嫁夫君前,优娘便想着买上个俊俏相公再生一个漂亮娃娃,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如今俊俏相公是有了,”嗝,无忧微蹙起小眉头,抬手抚了抚胸口,又说道,“长夜漫漫,守岁终归是无趣,不若夫君同优娘生个娃娃如何?”

  小女人面色微红,言语间皆是淡淡的甜梅酒香,显然是醉了的。宋燎恩听着姑娘这孟浪的话,喉结滚了滚,“优娘想同夫君做什么?”

  烛光下,无忧的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她轻轻说到,“想同夫君生个娃娃,想同夫君有个家。”

  听着姑娘略显娇憨的声音,宋燎恩觉着口中愈发干渴起来,他端起茶盏猛灌了几口水,眸色幽深的望向无忧,“可后悔?”

  无忧眉眼弯弯,摇摇头,“不。”怎会后悔?这样俊俏的面皮,生出的孩儿恐怕是更俊俏。

  宋燎恩伸手抚上无忧的面颊,只见小女人眉如远山,眸含秋波,一身大红遍地金的长裙披覆于身,愈加显得小脸可人起来。暖烛轻晃,为眼前人渡上层似水的柔光,直直躺进了宋燎恩的心底,那么一瞬,他恍然觉着若同这小女人所讲,一日两人三餐四季,或许也是个新活法儿。

  他轻柔的抚过姑娘娇嫩的唇瓣,深邃的凤眸中皆是姑娘的一片澄澈。

  宋燎恩附身抵住无忧的额头,略显苍白的薄唇在她的唇瓣上落下细细密密的一吻,极尽柔情,幽远而绵长。

  “呀,落雪啦。”

  “瑞雪兆丰年,这雪该是个好兆头。”

  院中守夜的小丫鬟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却又格外开心的说着话。

  而房内的无忧,却觉着小丫鬟的话儿似是越飘越远。她躺在床榻上,素手轻抚住宋燎恩遒劲有力的脊背,似是徜徉于深海的一叶扁舟,随着波浪起起伏伏,愈飘愈远,愈飘愈远。

  红浪翻滚,烛火氤氲,满室春色,言不绝,道不尽。

  待到第二日,天已破晓,初一的饺子都下了锅,可暖帐中的人还均是未起身。

  这一夜,大抵是不曾有过的痴狂。

  无忧是在宋燎恩怀中醒来的,她刚睁开眼时,才发现自己是依偎在宋燎恩胸膛上睡足了一夜。瞧着那略布瘢痕的胸膛,起初时,无忧还是略微一怔,待想起昨夜的荒唐,本是莹白的小脸却羞的通红。

  许久来,还是第一次如此窘迫,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

  她悄悄抬起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动静,唯恐惊醒了熟睡中的郎君。倒不是怕,只是有些尴尬罢了。

  无忧歪过头,悄悄打量着宋燎恩的侧脸。初春里第一缕晨光洒进内室,透过烟纱罗帷影影绰绰的落在宋燎恩的面颊上。他本就生的俊俏,不笑时,宛似九天开外的谪仙,满身的冷落疏离,不食人间烟火气。笑时,又好似…

  无忧轻轻抿住唇瓣,她也讲不出郎君笑时像什么,她只是觉着,他笑时,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好看的。

  就像是昨夜梦里一般,她梦到自己同郎君驰马戈壁,幽幽的月光宛若银河,将戈壁上每一处照的皆是明亮。

  她于郎君依坐相依,郎君一身霜色锦袍,面容中也是少有的安逸。

  “优娘,”宋燎恩垂首吻了吻怀中女人的眼婕,他指向苍穹中的皓月,声色温润道,“夫君将这明月射下来给你可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