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透过薄雾,为雪后的边陲小城整个渡上一层灿色。虽已过了朝食,但是大抵上是因着天儿寒的缘故,街上的行人也并不算多。

  青石沾沾,远远瞧着一辆马车缓缓驶来,晨风卷起了一侧的车帘,露出了无忧那张未施粉黛却精致可人的面庞。

  可美人秀眉微蹙,让人忘之心优。

  晨间的风虽是萧瑟,拂到面上凉的透骨,可小姑娘似是并未察觉般,她歪在车厢一侧,透过小小的车窗望着愈渐熟悉的街道,美眸中是宛若湖水般的沉静。

  这一路,她想了很多。

  从那男人兀自出现到她的身边,再到今晨这般处境,这一切就宛若有张大手般,狠狠的攥住她的心脏,让她喘不过气来,甚至无发发出一丝求救的声响。

  无忧觉着自己应是喜欢宋燎恩的。这男人曾仿若神明般救她于沼泽之中,他风姿俊朗,温润有礼,与他同床榻而眠的日子中,日日的缠/绵更不是假的,她不是佛陀,更无法抵御这滚滚红尘。

  试想,于独身一人苦苦挣扎于世的孤女而言,忽而有那么一天,一个人,他恰是从天际而来,给了她似是灼热的温暖,若说不动容,那便是假的,

  只是

  想到这里,无忧不住轻咬住唇瓣,本是娇嫩的唇瓣,被这轻轻一咬,鲜艳的似是要滴出血来,而那双原本沉静的眸子中也透露出一股子哀伤。

  只是这灼人的温暖来的太过肆意,边疆的日子又过于单纯简单,让她沉浸其中,却不曾哪怕分出一丝一毫的心,去思考自己嫁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他有正妻,府中更是被皇帝亲赏赐了四位娇妾,堂堂亲王世子,御赐镇国从二品将军,京城脚下,皇亲贵胄,那是她踮起脚尖子都不曾触碰到的世界。

  无忧纤细的柔荑轻抚着手炉,丝丝缕缕的暖气中,一双美眸也随着思绪染上了层层雾气。

  她自是不愿与人为妾的,想起府中的四位娇妾,心中不免升起一股酸涩。

  或妻或妾,除去了那锦衣玉食与延续的家族荣耀,每天的日子,便只剩下了讨那一个人的欢心。

  她忽然记起了曾经见过的那只流浪狗,那只斑点小狗在街市上左右逢源,为的便是讨得那一口吃食。

  这也不尽相同,小狗为了生存,那是可怜无助。可她却有手有脚,她不愿同众人争夺一个男人的宠爱,可却是不舍这辈子含有的温暖。

  马车循循,行在青石板路上虽不会颠簸,小姑娘的心中却也乱做一团。她不知自己为何突然便想到了大宝,只是直觉她觉得大宝许是知道些什么。

  她太慌乱了,又太没有安全感,这突如其来的事,已是将这个如浮萍般的小姑娘炸做了一团。

  “夫人,”红柳眼眶红红的望着无忧,她也不知明明昨日将军才带夫人看过了花灯,郎情妾意,才短短一夜,怎却成了眼下这般光景,只能试着去安慰,“将军大抵也是有苦衷的,不如等今夜将军回府,您再试着去问问?”

  无忧摇摇头,事已至此,她也不想再去问什么了。

  红柳望着小姑娘倔强的样子,便是知晓此时不是规劝的时候,只好先闭了口,不再言语。

  马车行过朱雀大街,转个弯,又走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便到了裘暖阁的门前。

  此刻不过辰时,店中还没有什么人,柜上的伙计也正弓着个腰,将硕大的炭盆抬进了店中,以供稍后上门的客人的取暖用。

  伙计刚刚收拾好炭盆,却忽然听到了马车声,他匆忙抬头满脸笑容的迎了出去。

  见来的却不是别人,正是自家东家的贵客,便立即满目堆笑,对着无忧主仆二人弓了身,“小人请夫人的好。”

  “敢问夫人是来瞧瞧皮货,还是来寻掌柜的?”伙计面上笑容不减,点着头,哈着腰,一双眼却是悄悄打量起面前的小姑娘。

  他自是识得她,裘暖阁开阁那日,便是这位小姑娘协宋大将军前来捧的场,虽不知道这小姑娘何等出身,仅这贵为宋将军的贵妾,又与这边城新进的富商谢官人相识,那便是他万万得罪不起的主儿。

  “敢问小哥,你家大东家在吗?”

  “在的,在的,”伙计急忙回着话,“东家同客人正在楼上谈着事儿,请夫人稍后,容禀小人去通报一声儿。”

  无忧点点头,便不再言语。

  大抵半盏茶的功夫,等伙计再回来的时候,身后正是跟着一身玄衣的郎君。

  郎君一身玄色绣云纹曳撒,头束银冠,五官俊美,体量修长,不过短短半年的时光,通身的气度,却早已不是破庙中那人可比。

  他见到无忧自然是高兴的,本是俊郎的面庞,笑容更是肆意起来。

  这半年来他忙于经商走货,她又终日困在那深宅大院中,自是许久都未曾相见了。

  “优娘,”大宝快步走上前,满眼笑意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怎的今天来铺中寻我了?”

  “年前托人稍给你的小玩意儿你收到了没?”

  “这趟走商刚回来,本是想着忙完手头的事儿便去看你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