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凉如水,夜冷如纱。

  当正院主人再次回来时,却已是掌灯时分。

  管家一身长袍,搓着手站立在月门外,他梗着脖子去瞧,待看到晦暗闪烁的灯火,一颗惴惴不安的心这才稍许放进了肚儿中。

  小厮提着灯笼,望着管家稍许安心的样子,好奇道,“徐管家,这夫人已经回来了,您说咱还用去营中寻将军么?”

  管家闻声回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抬起巴掌扇在了小厮的头上,“做好你分内大的事儿,不该问别问。”

  “小的这不是担心么,”小厮嬉皮笑脸的揉着脑袋,一脸的谄媚,“您说这一大早,东西两院的事儿还没安顿好,夫人就...”

  “闭上你的嘴吧,”管家正气不打一处来,他瞪了小厮一眼,“主子的事儿哪里容得你来置喙,今儿这事儿谁再乱嚼舌根子,打一顿板子再发卖出去。”

  小厮一听当即被吓破了胆儿,他咂了舌,接连摆手,“小的不敢,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这就去知会下府里伺候的,今儿这事儿定然不会乱讲。”

  管家这才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去吧,”彡彡訁凊

  小厮闻声忙放下灯笼,三两步跑开了,可还未待他跑过游廊,便听到身后管家又抻着个脖子,压低嗓子轻声喊道,“猴崽子去吩咐灶上,可夫人喜欢吃的,赶紧送上几样儿来。”

  小厮应声,三两步便绕过了游廊,直奔灶房而去。

  而月门外,管家望着正院中那隐隐绰绰的灯光,一张本已是不再年轻的脸上,皱纹似是又深了几分。

  今日这事,便也是他的疏忽。府里伺候的下人不多,今日又是几位御赐美人入府本就忙乱,这正院里伺候的虽被吩咐过,可谁知还是被漏了消息

  想到世子临走时的着意吩咐,管家唇下的长须,不禁又颤了颤。

  他是自小便瞧着世子长大的,世子是什么脾性,虽说不能完全知晓,他却也能试着猜上几分。这二十多年来,能得世子着意吩咐上几句的女子,大抵就只有正院里这一位。

  今早儿他得了夫人离府的信儿,正在东西院儿忙活的他,险些将手里端着的御赐名册跌了个干净。他急忙将手里的活儿吩咐给了旁人,可待他追到院子的时候,却只是见那坠儿丫头自己一个坐在月门槛儿上,抬着袖口抹着泪豆子。

  等他问清了事情缘由,真的是气的险些咬碎了后槽牙。自己是千叮咛万嘱咐,却一朝疏忽了这爱看热闹的小丫头。

  这事儿说大不大,他活了这把年纪看的也是通透,无非是内宅中妇人争风吃醋罢了。在这将军府中,之前只有夫人这一位女主子,可这一朝不仅来了四位,又还是皇上亲赐的。他瞧着夫人小小年纪,之前又过的是那般自在日子,这内宅中的事儿一时间接受不了也是有的。

  一朝入了这将军府,又跟了身世如此显赫的男人,即便是现在没有旁的,可自古以来,哪位富贵人家不是三妻四妾的?本想着让丫鬟规劝着,时间久了,循序渐进着来,待该学的规矩也学了,这也就想开了,好了。

  谁成想却委屈着跑出了府,这世子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倘若真出了什么事儿,世子又在军中忙着,他还真是没有办法交差。

  不过好在夫人在天黑前回了府,不然他真是不知该如何跑去军营同世子去请这个罪。

  夜风渐起,将游廊上散落的烛光吹起了片片涟漪,徐管家伫立在风中,望着月门,无声着叹了一口气,动静虽大,却好在没有出事,也就不必去军营中触那个霉头了。

  他理了理宽大的袖袍,转身消逝在了暮色里。

  而房中,

  鎏金的天青香炉正燃着沉水香,霜色的烟雾自蟠漓香口徐徐而出,萦绕于满室。沉水香气息沉静,让人闻之凝神静气。

  摇曳的橙红烛光下,无忧正美眸轻合,蹲跪在贵妃榻上。一袭天水色连枝锦裙,将本是欺霜赛雪的肌肤衬的更为较弱了几分,大抵是刚刚沐浴过,满头的青丝并未被发簪挽起,而是轻轻的披拂在了肩头。

  丫鬟正蹲在榻旁拿着锦帕轻手为她绞着发丝,三千发丝徐徐而坠,除去了银霜炭偶有发出的哔啵声,满室的静谧。

  在沉水香的安抚下,无忧本是杂乱的心绪也渐渐恢复了平静,也让她得以静下心来,好好思索这一切匪夷所思的事。

  今日在裘暖阁中,她见到了视为亲人的郎君,便不禁悲从伤中来,就像是饱经风雨的浮萍,终于寻到了静港,便肆无忌惮的宣泄出自己的伤痛。

  而郎君却只是沉着一双眸子一言未语,一边轻抚着她因哭泣而颤动的削肩,一边温柔的抬手为她拭去腮旁的泪珠。

  待她哭累了,他为她绞了帕子净过面,又递给她一盏温润的蜜水,这才为她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她隐有所感,却不敢想的身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