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的春季着实漫长,大抵是地势颇高的缘故,春日暖阳和皑皑落雪竟是接连交替。

  待用过早膳,不过半晌功夫,浓浓铅云自戈壁外而来,本是放晴的天却刮起了北风,大有落雪之意,今天已是春训最后一日。

  依着北疆军历来习俗,这最后一日便是鸣金收鼓,近十万疆军整装以待,直奔戈壁外打物狩猎,均其春训中战绩,以评出勇士进爵。

  当铅云低垂,天际边落最后一朵儿雪花时,众人早已是坐在战马上,整装待发。马儿垂首刨着地上的雪花儿,打起响鼻,数万人的队伍遥摇望去,只觉一片甲胄粼粼。

  宋燎恩身着着墨色云纹鹤氅,手握缰绳端身立在队伍最前。他微眯眸远眼远着戈壁滩外一片铅云压顶之势,遽然银枪一挥,数万兵士便如猛虎下山,直奔戈壁而去。

  队伍后的马副将更是势如破竹,只待他驭马从身后直奔而过时,却是不经意间一转头,恰巧与宋燎恩遥遥相对,马副将漠一点头,几不可闻的拍了拍背后的箭羽,继而长鞭一挥,直奔戈壁而去。

  大抵上是将要落重雪,戈壁上放眼瞧去也没有几只像样的猎物。宋燎恩一行人驭马穿过壁滩许远,才算猎到了几只野兔野鸡。

  他勒住缰绳,风雪愈大,使得他不得不微眯起眸,远眺着不远处的浅丘,许久方漠然出声,“陈副将,已你多年经验,这般天气若是想设伏,”宋燎恩抬起马鞭,点了点浅丘,“那处如何?”

  陈庆闻声望去,只见山峦起伏间似是有着点点煞气。他混迹于北疆,常年过着刀口添血的日子,对这浓重的气息,异常敏感,“将军之意是....”

  宋燎恩扬唇轻笑一声,他面上依旧温润,可在场之人俱已看出那双凤眸中隐含的嗜血之意。

  只见他手执马鞭,在队伍中轻点几人出列,又命陈庆同那几人走小路向浅丘包抄而去。

  待人走后,一直行于队末的颜济方才裹紧马腹,上前与宋燎恩并肩。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桃花儿眸中满是因激动而染上的几率血丝,“擎苍,不如你我打赌,这次你我到底谁能猎上突厥人,拔得头筹?”

  宋燎恩闻声亦是轻笑,他抖了抖身侧的银枪,在一片风雪中,一队人马如入了山林的雄虎,呼喝而去。

  而在浅丘的另一侧,关慈早已是寻了个避雪的山坳,此刻他正端身坐在马上,目不斜视的听着山坳外的动静,面色也是一阵的泛白。

  此番伏击算的上是天时地利人和,那宋燎恩师出江浙,本不善于风雪中作战,而今日又不曾带上重兵守卫。倘或突厥人能将宋燎恩斩杀于此,受益最大的莫过于他关慈。

  这半年多来,自他和陛下的书信中,他便知这宋燎恩早已是失了圣心,此番若是能夺了他的命,那他关慈夺回了北疆军权不说,更是能替陛下斩断一根心中利刺。

  他关慈苦于北疆半生,只待宋燎恩一死,莫说皇权富贵,加官进爵,便是那京城,他也是去的。

  关慈越想越激动,就连那紧握弯刀的手也似不住颤抖起来。一旁的士兵瞧着他那状似癫狂的脸,不住将脖颈缩了缩。

  此番前来的莫不过都是关大将军的心腹,这猎杀一军守将之事,说白了便是将脑袋挂在了裤腰上,若成便是富贵滔天,若不成,那便是连坐九族。

  倘若不是这天煞的年景,一家老小均是吃不饱饭,谁又真敢去做这大逆不道的事儿?神仙打架殃及鱼池,君不作为,那更是受累无辜百姓。

  山坳外风雪愈重,近乎几米之外便看不清人影,天地间只模糊朦胧一团。

  距那人进了浅丘也过了近一个时辰,关慈早已是坐立不住,他爬下马,在山坳入口急得是团团转。

  就在他险些将地皮磨出个洞时,忽然间一骑从风雪中行来。待他入了山坳,一把擦掉脸上的落雪,才激动的道,“关将军!成了!属下瞧着远远一队人正从浅丘那往这面行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