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什么说的这般开心,不如也同本将军讲讲。”

  略显沉重的脚步声自红木嵌贝插屏环过,不多时卧房外的珠链便响作起了泠泠之声。只见男人一身霜色云纹曳撒,腰间束着同色织金玉带,乌黑的发自用那嵌碧玉冠束起,郎君面冠如玉,自房外徐徐走来。

  婢女见状忙送上圈椅,宋燎恩一撩衣袍,侧身坐在了椅上。他面上依旧是带着笑,自那一步之外,不远不近睨着春榻上的人儿。

  状如谪仙的郎君明明是笑着,却偏偏让善雅打了个寒噤。

  善雅忙一松手,从春榻上蹦了下来。她将长靴胡乱的套在了脚上,理了理身上的交领袍子。又掌做拳状捂在唇边微咳两声,才算是定住了心绪。

  “那个,我阿兄呢?”善雅说这话时暗暗撇过一眼春榻上的小姑娘,却见她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样子,甚至还抓起几上的一块桂花糕咬上一口,细细品着。

  男人似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双凤眸只睨着那将糕点嚼的一鼓一鼓的姑娘。

  “我阿兄呢?”善雅又抬声问了一句,那男人方才漫不经心的般将脸侧过来,寡白的一张脸薄唇带着抹深意,看的善雅又是不觉一颤,

  “单于自是在院外候着公主。”

  “只公主…”

  “我肚子疼,恐怕是要回去寻个大夫,好好瞧瞧。”善雅急忙接过了话。

  宋燎恩冷眼点点头,对着婢女吩咐到,“好生将公主送出府。”

  婢女委身应是,兀一抬手领路,对着善雅柔声说道,“公主,您请。”

  善雅一颗心这才落下了肚,却又不免在心下轻嗤了声,她歪着眸子又暗搓搓瞧了眼无忧,只见那立在宋燎恩背后的姑娘却对她挤弄着眉眼,无声轻笑着。

  她这才放下心,那男人对外着实狡诈,只瞧着对这玉人儿般的小姑娘怕是不同。

  便也没在耽搁,善雅扶拳对那座上的男人一礼,男人颔首,她便同那婢女一同退了出去。

  绕过插屏后,一双手又是在圆桌上又摸了一把糖果子塞进袖口,这才大摇大摆出了正院。

  粱上的珠帘微微作响,而卧房内仅余下隔空相望的二人。

  郎君伟岸,姑娘纤细,一位垂首浅酌着清茶,而另一位却是依旧在啃着那块儿桂花糕。

  姑娘将手中的糕用完,满是靥足的拍了拍纤手,只抬眸看过桌上的清茶时,却打了个小嗝儿。

  这桂花糕虽是好吃,却是太甜太噎人了。

  宋燎恩见状眉头轻挑,他向姑娘勾了勾手。许是太过白皙的缘故,那骨节分明的长指在微光下竟是成了玉状,似是微微泛着光。

  无忧垂下杏眸,婢女见状忙上来替她穿好秀鞋。还未走上两步,男人长臂一挥,将其捞进了怀里。速度虽快却也透着股子温柔劲,姑娘惊得眼都睁圆了。

  桃尻轻依在在他的腿上,她想着挪开,却被男人用下巴抵住了肩头。

  宋燎恩抬掌习惯性的覆上了无忧的小腹,低在她的耳畔轻声道,“暖暖要离了我去寻那谢小官人?”

  “还是…”另一只手却是摩挲着姑娘那圆而精巧的耳垂,呼出的热气,晕开了姑娘的面颊,“去寻那突厥粗汉?”

  这男人宛若癫狗,不知哪里又犯了差。

  无忧被他摩挲的笑出声,她转过身子,一双水杏眼亮晶晶的盯着宋燎恩棱角分明是面颊,“大将军仙人姿貌,自是别人不能比。”

  这话讲的熨帖,宋燎恩环着她的腰身,微眯起眸子听着,却见姑娘朱唇一碰,又柔声说道,

  “大将军姿容自是那旁人不能比的,这胸襟也是旁人不能比拟的。”

  “将军已答应忧娘出府,现下忧娘只想养好身子诞下孩儿,倒也不想因这无关的事儿分心。”

  无忧讲着话儿,忽觉腰间一紧,她呜出声,敛眉去看那男人。只见本是微阖着的凤眸不知何时竟闪过几许戾色。

  宋燎恩垂下眼睑去瞧那张小脸儿,“暖暖还是先养好身子吧。”

  _

  婢女领着善雅七拐八拐,穿过雕廊画栋的抄手游廊,又越过几尊亭台楼阁,大抵有一炷香的功夫,才算绕出了后宅。

  将军府的建筑甚是巍峨雄壮,婢女领着善雅跨过最后一方门槛气时,本是艳阳高照的天儿,她却手扶门槛忽儿打了几个喷嚏。

  那婢女忙上前替她推着背,善雅伸出手来不以为意的摇摇头,眼中满是疑惑,奇了怪了,进趟城还风寒了?

  她轻嗤了一声,抬袖擦了擦唇,便又将那糖果子一个个的丢进了嘴里,像嚼花生豆儿样咯咯作响,她背着双手,哼着小曲儿,大摇大摆的出了将军府的门。

  _

  飞过柳絮,落了玉兰,四月的天便如那天上的云,行的是又快又静。

  这些时日里无忧倒是还经常上街转转,那善雅公主也偶尔会一同相约,或是去尝尝梦仙楼的新样儿膳食,亦或去裁制些衣裳,买些胭脂水粉,倒也像是寻常女儿家,日子平淡也肆意。

  自谢子实入京后,无忧闲来也曾去裘暖阁看看。

  星辰皓月般的郎君不在了,这阁里倒只余下个只整日里嬉皮笑脸的猴子。

  起初她每次去那猴子不是在噼噼啪啪打着算盘,便是同那几个伙计热火朝天般做着生意。

  直至一日,无忧再去到裘暖阁时,却发现昔日里颇受贵女夫人们喜爱的裘暖阁却突然冷变得门可罗雀,就连门板都是将开未开的草草挂在铺子前。

  阁里的物件更是早就收拾妥当,往日宾客如云的铺子,如今倒只余下几个伙计还在那儿绑着箱子。

  几人刚一进门,猴子便了迎上来。两人交谈过后,才方知原是谢子实来了信。

  信上言,他这几日行过京机地带,越是朝南走越看到大批的流民结伴往边疆而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三七书屋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最新章节,敢问偏执将军悔悟了吗 趣读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